最近除了懶之外,還很忙orz
短時間都不會有更新啦!
期末該死的報告全忙完之後再說啦^q^

以下都是看完書之後在噗浪上的碎碎唸心得XDDD
因為量還不少,所以就整理整理放上來了。
內容大多都是自己的獨段感想與觀點。





[04/02]→原討論頁面

看完御手洗和石岡君互動的分析,老實說,好沉重,為什麼這麼沉重呢OTZ

其實在看原作的時候,我就已經知道對御手洗而言,石岡君是個「相當重要的人」。
而看到其他大人的分析的時候,更能了解御手洗對石岡君的情感有多深,那實在是很難去形容的情份。
    
那種情感絕對是超過了「友情」,卻又和「愛情」有種微妙的不同,島田老師對這樣的感情描寫實在讓我太佩服了。
所以這份「愛」,真的很沉重。
難怪會讓石岡君漸漸養成這種缺乏自信的個性www
因為御手洗的關愛實在是太彆扭卻又積極了wwww
    
真沒想到島田老師會在原作讓御手洗做這樣對石岡君的告白,看了真的讓我相當感動。
啊,希望這本書能快點在台灣出版。雖然能看到阿素大人的翻譯,不過我還是想看到實體書orz
阿素大人的翻譯:一生一次的告白(節錄)

是說,這邊還有個敘述視點的陷阱分析,我覺得實在太有道理了!
只是最後導出的結論是:「石岡君漸漸討厭御手洗」的這點讓我有些小難過OTZ
我只能說,御手洗,人的努力要努力對方向,而且得表現的直接點,對方才會懂啊(爆)

+++++++

[04/14]→原討論頁面


剛把《龍臥亭殺人事件》看完,雖然有很多地方很想吐嘈...
不過算了,畢竟本格派推理就是那樣嘛...兇手得出人意表這樣。

但重點是,我又回去重讀了敘述視角的陷阱這篇文章,下面有原作者的回覆,作者是這樣說的:

「在短篇集《御手洗潔的旋律》裡,有一篇<再見吧遙遠的光輝>,
御手洗向在北歐認識的朋友(也是他在北歐時代的助手)海因里希先生自我表白(原文是「一生一次的告白」),
告知他第一次見到石岡君的衝擊和對石岡君的感情。    
且從御手洗的人生經歷、對待石岡君的方式,都可以確定他是同性戀者。(雖然他這一生可能只愛過石岡君而已)    
石岡君對御手洗的感情還是友誼居多。
不過御手洗對石岡君的話,說是愛情應該比較準確。」     

這...這讓我很震驚啊(爆)
這推論雖然我也是心裡有數,不過直接點出來還是有點嚇到orz    
雖然我覺得御手洗是為了要讓石岡君從自卑裡走出來,才刻意的表現出某種距離感。
可是對於已經依賴他很久並且習慣他的石岡君而言,應該是難以言喻的重擊吧?     

在看《龍臥亭殺人事件》的時候,看得出來石岡雖然已經習慣沒有御手洗的生活,但被捲入事件的時候卻顯得極度膽小沒自信,並且時時刻刻的思考起「如果是御手洗會怎麼辦」的問題。    
等到他寄信給御手洗,收到回信卻只要他想辦法自己破案、「手邊工作很忙走不開」、「你死了我會幫你舉辦喪禮」之類的話,根本就是把石岡君打進深淵裡。    
可是信的後半部,相當明確的肯定了石岡君的能力,非常相信他一定能辦到。
就我看來,平常幾乎不太稱讚人的御手洗竟然說了這些話,真的是相當難得的事。
由此可知,他對石岡君是多麼的信任。    

我想可能是因為20幾歲時失去記憶那件事的影響,石岡君對人的感知能力相當的低落,對人只有簡單二分法。
喜歡的人就全力相信他,討厭的人就非常害怕他。    
對於人與人之間的感情察覺自然也非常差,除非是直接不保留且近距離的善意,要不然他是感覺不到的,因為被磨鈍了。    

這是我目前看的系列作品下來之後,對石岡君的個性見解。
御手洗的話,我得繼續看下去才能思考分析XDDD     
但我可以確定一件事,也是所有讀者都能肯定的事,那就是:「御手洗真的非常重視也很喜歡石岡君。」

+++++++

[04/14]

雖然很對不起島田老師,不過我每次看書的重點都在思考御石之間的感情問題⊂彡☆))Д′)
就是因為這樣,我才沒辦法準確回答書到底好不好看,和我每次看京極老師的書一樣糾結OTZ
所以我們來稍微討論一下書的內容。

說真的,是很喜歡看推理小說沒錯,但很討厭本格派。
偏偏島田老師又是新本格的代表,在犯罪手法上,如果真的要用「常理」分析的話,保證會看的很辛苦(這邊就有一個)
事實上我曾一邊看一邊想:「老師,你哪本作品不分屍的啦?」
每篇都是獵奇殺人,難到這年頭(?)瘋子怪人總是比較多嗎?

這本書的主軸是連續殺人事件,通常連續殺人事件都是因為這些人有構成被兇手怨恨的理由而被殺。
不過結果看到最後竟然都只是「意外」、「誤殺」...老師,請把期待這中間有更複雜原因的心情還給我啊啊啊!!OTZ

雖然中間犯案的關連性我是有推理出來,但原因竟然比我想的還要簡單...
讓我真的很難接受,特別是最後的兇手...看了我好想砸書OTZ
總歸一句:「只是小說情節。」

島田老師的書我還是會繼續看的,帶著愛與吐嘈(喂)





然後今天去國圖做報告的時候,在等書調閱的時間,我跑去中文書櫃區看了一下。
有我很想看的《水晶金字塔》和《馬來鐵道之謎》啊!!
但是國圖的書不能外借,整個就很殘念...搥

不過還是有稍微翻一下,特別是前者。
因為我很在意玲王奈對御手洗及石岡君的:「你是同性戀嗎?」以及「你們兩個是那種關係嗎?」
還有:「如果是你的話我就認了,拜託你快告訴我!」的爆炸性發言XDDD

我會在意的原因,就是沒有人否認同性戀這件事(爆)
石岡君是被玲王奈給嚇傻了,所以沒有反應。
而御手洗只是對玲王奈在這種緊張的時間點(見原作),竟然還只想著這個問題感到生氣,卻沒有正面回答。
怎樣,很妙吧?(啥)

但我覺得在這本書,玲王奈是真的對石岡君抱有面對「情敵」時的那般敵意wwww
女人的直覺實在太了不起了wwww
譬如說在潛入海底證明推理的正確性時,御手洗強烈的表示不希望玲王奈跟來,但玲王奈完全不理會他。
然後在入水前,御手洗還特別叮嚀石岡君:「不要離開我身邊。」
惹的玲王奈酸酸的補上一句:「難到我就不用嗎?」
御手洗才不耐煩的說:「好啦,你也是。」

喔,我整個就炸了(?)
永春圖書館不曉得找不找得到啊...(每次都在挖書)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