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題,最近在看福爾摩斯。
多虧島田老師筆下瘋子御手洗的洗禮,福爾摩斯一些毛躁的行為我大多都很習慣XDDD
嘛,畢竟御手洗是以福爾摩斯為原形打造出來的,會有相似的地方也不奇怪www
不過御手洗的瘋狂程度還是更勝一籌,福爾摩斯礙於是早時候的人、還是英國紳士(?)。
雖然有脫序的部份,還是被他忠心的華生醫生補救的很好
彡☆))Д)

話說回來,華生醫生真的可說是所有偵探助手的好榜樣。
任勞任怨,偶爾會抱怨一下福爾摩斯,但對他仍舊佩服且極為崇拜。
這麼用心至極、廢話又不多的助手要上哪找啊?wwww

難怪福爾摩斯會說:「我的朋友只有你(華生)一個。」
老實說福爾摩斯的個性也有點高傲啦...
全世界可能只有粗神經的華生醫生不在意他這點而已(爆)






說是閱讀筆記,老樣子還是不怎麼正經的東西(喂)

開始讀本文之後,完全能理解朋友為什麼會對福爾摩斯與華生的互動開小花
福爾摩斯出奇不意的主動出擊(?)老是看的我當場炸裂啊wwww(萌的意思)
頭一次看到對助手這麼執著、老是喜歡強調自己與助手是一體的偵探wwww(萌到拍桌)
島田老師,你讓御手洗這麼喜歡石岡君的原因我終於懂ㄌ(ry
彡☆))Д)(並不是)

以下是自己的萌與愛的筆記





《福爾摩斯辦案記》

‧〈波宮秘聞〉


我站身來要走,但福爾摩斯抓住了我的腰部,將我推回椅中。
「要就兩個,要不拉倒。」他說,「任何你要對我說的話,都可以在這位先生面前說。」


有時候來找福爾摩斯的人,他本身的案子可能牽涉很多私密問題,而不願讓太多人知道。
華生也通常會迴避這點,想先離開(那時他已經和瑪莉結婚)。
不過福爾摩斯大部份都會把華生再抓回來,再三強調對方可以信任他可愛的助手www

+++++++

‧〈紅髮俱樂部〉

去年一個秋日,我去拜訪了老友福爾摩斯先生,發現他正與一個非常肥胖、面色紅潤且有一頭火紅頭髮的老人深談。
我對我的突然闖入道了歉,正準備退出時,福爾摩斯一把將我拉入房裡,並將我身後的門關了起來。
「你來再好不過了,親愛的華生。」他熱切的說。
「我怕你正忙著。」
「的確不錯,我是在忙著。」
「那我可以在隔壁房等一等。」
「完全沒必要。~(略)」


華生被福爾摩斯拉進房裡那段整個就把我擊沉了!\(^q^)/
福爾摩斯你是多希望華生陪在你身邊啊wwww
還很順手的再把門關起來,讓華生沒有路可退wwww
太了不起了wwww

+++++++

‧〈五枚橘籽〉

「咦,」我說,抬頭望著我的同伴,「是門鈴聲吧。誰會今晚來呢?是你的朋友嗎?」
「除了你,我沒有朋友。」他回答,「我並不常有訪客。」


老實說,看到這邊我是「想笑的感覺>萌點」XDDD
突然覺得福爾摩斯真的是個寂寞的人
ω`)
但還是請讓我把這段當成變相告白彡☆))Д)(慢著)

+++++++

‧〈花斑帶探案〉

那是在一八八三年四月初的某個早晨,我想來,發現福爾摩斯衣著整齊的站在我床邊。
通常,他是一個晏起的人,架上的鐘告訴我才七點一刻,因此,我眨著眼略帶驚訝的望著他,也許還帶點不高興,因為我自己的生活頗有規律。


友人曰:「要是衣著不整的站在床邊才糟糕吧?」
這句話讓我笑很久XDDDD
另外,福爾摩斯並不是第一次這樣站在華生床邊。
也有不少次是直接把華生從床上搖醒wwww





《福爾摩斯歸來記》


‧〈空屋探案〉

我轉頭看了一下身後的書櫃。
當我再轉回來時,福爾摩斯正隔著書桌站著對我微笑。
我跳起身來,完全不敢相信的對他凝視了好幾秒鐘,然後我必定是暈倒了,這是我生平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暈倒。
我眼前的確是旋繞起一陣灰霧,然後,當我清醒時,我的領口解開了,唇上有著白蘭地留下的辛辣餘味。
福爾摩斯俯身在我的椅上,手中握著他的細頸酒瓶。

「親愛的華生,」他以我極熟悉的記憶中的聲音說,「我要向你致十二萬分的歉意。我沒想到你會如此激動。」
我緊抓著他的雙臂。
「福爾摩斯!」我叫道。「真的是你?你真的還活著?你成功的爬出那恐怖的深淵,可能嗎?」
「等一等,」他說道。「你確定你身體吃得消談這些事嗎?我沒有必要的戲劇行出現給了你嚴重的刺激。」


我和友人一至認為,福爾摩斯是直接用嘴餵華生喝白蘭地的。
要不然怎麼會說是「唇上」,而不是「嘴內」呢?
彡☆))Д)
然後既然知道這樣會對華生造成刺激,當初就不該這樣嚇人啊大偵探wwww

+++++++

‧〈空屋探案〉

這地方完全漆黑,但我很明顯可以知道這是一所空屋。(略~)
福爾摩斯冷瘦的手指握住我的手腕,帶領我走過一條長廊,直到我模糊看到一扇門上隱約的氣窗。
(略~)
街燈離房子有段距離,而窗上又有很厚的灰塵,因此我們只能勉強辨識彼此的身形。
我的同伴將手放在我的肩上,嘴貼近我的耳朵。


很喜歡近距離互動的福爾摩斯(不對)
等等下面還有一段www

我彎身緩緩向前靠去,向那熟悉的窗口望去。
視線落到那上面時,我倒抽了一口氣,發出了一聲驚呼。
(略~)那完完全全是福爾摩斯的複製像。
那形象真確到令我驚訝得不得不伸出手確立他本人真的就站在我身旁。
他無聲的笑得身子不停顫動。


喜歡製造驚喜給華生訝異的福爾摩斯www

頃刻之後,他把我拖回房子最暗的角落,我可以感覺他手按在我唇上的警告,他抓著我的手指在顫抖。
我從沒有看見他如此激動過,而那黑暗的街道仍孤寂靜止的橫在我們面前。


這段我炸了
華生醫生過於詳細的描述有時對我的心臟真的不太好XDDDD(喂)

+++++++

‧〈營造商探案〉

我現在題到這個的時候,福爾摩斯已經回來了好幾個月,我也應他的要求,賣掉了我的診所,又回來與他共租貝克街的舊居。
一個叫文納的年輕醫生買了我肯辛頓的小診所,對我所冒險提出的高價,很令人驚異的他毫不遲疑──這件事在幾年以後才真相大白。
我後來才發現文納是福爾摩斯的遠親,而當時的金錢實際上是我朋友提供的。


簡單的說,福爾摩斯非常希望華生快點搬回來和他一起住。
所以才出了這筆錢讓華生快點賣掉診所,我個人是這麼推測的啦wwww

+++++++

‧〈查爾斯‧奧卡斯塔‧麥維頓探案〉

(前略。)
(總之就是行動失風差點被發現,福爾摩斯和華生一起躲在大窗簾下。)

我感覺到福爾摩斯的手偷偷的塞到我手中,給了我定心的一握,就像是告訴我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他很放心。


這就是傳說中的「以心傳心」吧?wwww
福爾摩斯這個握手舉動讓我很意外,不過說真的,那時候要是真的被抓,是會一起進牢房的XDDD





目前大概是看到第六冊(臉譜出版),還有3冊等著我看。
但每回都看的心滿意足,我真的很喜歡福爾摩斯和華生的互動啊~
`(*Д`)'`(自重)

老是談萌點也不對,稍微說一下謎題的內容吧。
謎題的部份和現在的推理小說相比,算是簡單不少。
有幾回我也能簡單的推敲出犯人是用什麼手法製造案件的。

我個人是覺得柯南‧道爾當初在寫的時候,目的只是單純的想塑造一個「名神探」罷了。
對於福爾摩斯的個人特質與辦案技巧,比案件本身要更多詳細的描述。
所以我想才會這麼多人對福爾摩斯這個「人」感到好奇,並相信他是真的存在的吧?

要還書之前在敢緊打了這篇文把自己搞的好累(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翌日 的頭像
翌日

Voyage─雲想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