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C.D.=Conan Doyle=柯南‧道爾
(2)「福爾摩斯系列」作品衍生
(3)原作衍生,非電影
(4)福爾摩斯視點





“咔喳、咔喳、咔喳”

我看了一下懷錶顯示的時間,大致推算出早上發出的急電送到華生家會多久,一邊習慣性的在起居室來回跺步著。
很適時的,赫森太太的驚呼聲隨著一串急促但有點拖拍的腳步聲響起。
我等的人來了。

「福爾摩斯!」
「沒和赫森太太打聲招呼就跑上來會嚇到她的喔,華生。」
「呃…」突然意識到自己有點失態,華生稍微僵直了身體,再無奈的嘆口氣,「你要我怎麼冷靜呢?在一大早就收到那種電報,我慌慌張張的拿了手提箱就出來了。」
「嗯,而且沒坐馬車,是一路從家裡直奔而來的對吧?」我從頭到腳看了他一眼,如此回答。
「是的。」他點點頭,對我的答案沒有表現出太大驚訝,而是直接走到我面前,伸出手抬起我的臉,很仔細的觸摸、端詳著。

在這麼近的距離下,我能清楚的透過華生的眼鏡,看到他藏青色的眼瞳裡倒映著自己的模樣,心中不禁起了一股滿足感。
但是憑藉著身為醫生對專業的注意力,他並沒特別感受到我的眼神。
過了許久,他稍微退開我身邊,用有點惱怒的聲音說:「福爾摩斯,你很好。」

「沒錯,我很好。」我的醫生皺起眉,圓潤的臉蛋泛起一陣憤怒的紅,顯然我的回答觸動他的情緒,讓他更生氣了。
「我指的是你的身體狀況。」華生不滿的再退離了幾步,「非常好,除了有點過勞之外,相當健康。」
「我從不懷疑你的診斷,親愛的華生。」我試著以自己最溫柔的聲音安撫他,「但我的確是病了。」為了表示自己是真的不舒服,我抬起手壓在胸口,無意的放鬆力量癱坐在沙發椅上。
「可是…」我的反應似乎動搖了醫生的心,他又再度靠近我,輕輕的執起胸口上的手,探量脈搏,「有點疲弱,可是…沒有問題,我確信。」
「那是因為你診斷的方式不對。」
「…是嗎?」華生順著我的動作緩緩站到我面前,然後…「福爾摩斯?!」

順手一拉,重心不穩的醫生就順勢跌進我的懷裡。

「?!」他把被撞歪的眼鏡推回位,驚訝的瞪大眼睛望著我,「你到底想做什麼,福爾摩斯?」語氣後來有稍微平穩下來,但依舊不解。
「診療。」
「什麼?」
「診療。」我把手環上華生的背,像是要說服他般的拍了幾下,「我專屬的診療,醫生。」
「那麼可以告訴我,你到底是哪裡病了?醫生有權知道患者的病況。」
「這個嗎…你就說這是心病好了。」
「如果是心病,那的確不是我觸診就能診斷出來的狀況。」華生很認真的聽著我說的話,「那麼原因呢?要治療心病的話,不找出原因是無法根治的。」
「華生,要是能這麼簡單就找出原因,就不會產生心病了。」我對他耿直的問題感到些許無奈,「不過我想現在這樣短暫的診療,應該有助於我短時間的精神健康。」
「這種方式就可以了?」無自覺的把頭枕在我的胸口,「老實說,我對所謂的”精神療法”並不是很懂。」
「嗯,這樣就可以了,雖然只有短時間的療效。」
「那麼永久根治或抑制呢?」
「你想知道?」
「站在研究與關心朋友的立場,我很想知道。」

──那麼我只好永遠把你留在我身邊了,我親愛的醫生。





Fin.





後記:
裡面的「心病」和「精神療法」什麼的,全都是我在鬼扯耶嘿☆
我覺得挑戰福爾摩斯視點的舉動好像很失敗…
我們的大偵探怎麼看,都是在向我們粗神經的醫生胡扯亂說XDDDDD(喂)
不過我很努力揣摩了,希望沒有把原作的感覺偏掉…(有這種東西嗎)

但是原作裡,在瑪莉死後就勸華生回來同住的福爾摩斯…動作很快的讓華生把他的小診所賣了。
而且買診所的人還是福爾摩斯的遠房,錢也是福爾摩斯出的…看看,他是多希望他的醫生快點回來和他一起住XDDDD
所以我就以這為靈感寫了這篇文章wwww

至於福爾摩斯有沒有生病…
當然只是一種理由與藉口囉wwwww
(ps:急電─特急電報)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