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About This Site

‧內含「同人二次創作、BL、腐女子向」,若無法接受者,請速離
‧第一次來訪者,請參照Menu的「關於這個BLOG」部份
‧站內文章皆為本人所有,如有需引用轉載,請先行通知
‧連結自由,logo在Link集內
‧文章雜多,請愛用站內檢索

‧主要推廣:
【Nico動畫】歌手、實況玩家視聽心得
【其他作品】雜食中,基本冷門(哀)

‧更新紀錄(9月)

─關於同人創作─
‧二次創作文章,若涉及歷史,難免有錯誤的情況,對此還請見諒。
‧沒用到歷史資料的二次創作文章,則以原作為概念衍生。

‧站內A.P.H相關鎖碼提示:我國的誕生日?(4羅馬數字,俗稱雙○節XD)
‧站內Jikkyo同人創作規定請見右側連結(含密碼提示)


星期二的時候曾在噗浪上有說過「撞到頭」的這件事,其實並沒有很嚴重啦XDDDD
今天就來稍微說一下那天的的情況XDDDD





我星期二的課表是早上12節詞選、下午89節體育,也就是一整天只有頭尾有課的爛課表狀態(?)。
但中間不曉得該補選什麼課,就直接放空用空堂的時間讀書,等到89節再去上課這樣。

不過這學期的體育選了射箭全被踢掉,最後上了「五人足球」。
這也是我星期二悲劇的開端(?)

老師的上課方式是一節基本練習、一節實戰訓練。
將上課的學生分組(這次是6組)對戰,由贏的一方決定去留,再由留下來的組別繼續和下一組對戰,每組最多踢2場。
雖然是這樣說,不過每一組踢的時間長短不同,我和朋友因為分組的時間晚了點,所以是最後一組。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原以為可能沒辦法上場了,但最後大概還可以踢個10分鐘。

和我一起上課的朋友大多都是已經上過課的經驗者(已經不是第一次選課的意思),再踢球上也有大致上的攻守分配。
我個人是不太想往前衝和別人衝撞,特別挑了後衛的位子。
沒想到在一群混戰中,我還是被別人撞倒了^q^

為了要把攻進得分範圍的球給踢回去,我和帶球的人正面對峙。
在我要把腳伸出去踢球的動作下,對上帶球向前進的人...只用單腳平衡身體的我怎麼說都是不平穩的姿勢。
然後在作用力之下,我感覺身體突然向後仰──


 "碰───"(*整個體育館的迴響的超大音量)


等我意識到的時候,自己已經整個躺倒在地上了。
那一聲清脆(?)的碰撞聲,當然是我空空的腦袋45度直擊地面的聲音。
雖然我的意識清楚,還對自己竟然發生這種烏龍感到好笑(喂),但是這情景顯然嚇壞了不少人。(特別是撞到我的那位我想)

勉強半坐起身來摸摸頭,右後腦的部份因為剛剛的撞擊出現了一個不算小的腫包。
動作很快的朋友馬上拿來了冰塊冰敷,並且找了醫護室的人幫我檢查。 
不過說真的,除了撞到地方有點痛之外,我真的一點問題都沒有,非常ok。
我一直和擔心我的朋友們說我沒有問題,可是他們擔心我可能會有後遺症之類的問題,還是強烈建議我到醫院去做檢查看看。
坳不過大家的勸說,我只好打電話先通知媽媽自己發生的蠢事、以及要去醫院一趟的事。
嘛,當然是免不了先被罵了一頓orz 

是說大家會這麼擔心我會不會有後遺症,那是因為之前班上有個小笨蛋,穿著沒有止滑力的鞋子在雨天的走廊上全力狂奔(?),結果跌了一大跤之後撞到頭暈過去,被檢查出有輕微腦震盪。
大家應該是怕那種慘事再現,才會極力勸我去的吧XDDD


※ 


所以我就和酥酥一起上了學校的救護專車到萬芳醫院去了。
路途中連主任(其實是隆升老師)都打電話來了,消息也傳的太快了吧(噴)
大概是問我現在的狀況,基本上是沒什麼問題,我對老師說不用擔心。
但老師問了我一個奇妙的問題...

師:「撞到頭的時候覺得一片白一片黑還是意識不清?」
翌日:「......這個...我很難回答耶...
(;´`)
師:「嗯...是這樣嗎?」


老師我不太懂你問這個要做什麼,不管是什麼感覺不都沒差嗎XDDDD
也許老師是想從中判斷我受傷的嚴重度吧(?)





掛號是先在入口處做驗傷分類,所以一些基本問題是難免的。
譬如說...

櫃台人員:「最後一次月經是什麼時候。」
翌日:「...現在。」
櫃台人員:「......好。」


為什麼要一瞬間頓了一下?!這樣我很尷尬耶!!д`)
我也不願意在這種身體狀態下發生這種事啊orz

櫃台人員:「有沒有過敏體質?」
翌日:「有,等一下...」(請酥酥幫我把過敏藥單拿出來)
櫃台人員:「......不能吃的藥很多呢。」
翌日:「嗯。」(←被說習慣了)


嘛,大概就是這樣,順利(?)的完成掛號了。





我的傷勢類別被分在頭部,幫我看診的是個40幾歲約50的男醫生。

醫生:「初診啊?」
翌日:「嗯。」
醫生:「有這麼多藥不能吃,而且都是止痛藥呢。」
翌日:「是嗎?」(其實不太清楚)
醫生:「特別是第二個,這種藥其實不太常會用到咧...是什麼時候醫生會特別跟你說?」
翌日:「耶?...呃...感冒藥?
(;・ω)(之前感冒的時候醫生有特别和我聊過)
醫生:「感冒藥?(音調上揚)...嗯,有可能,因為如果你不特別說的話,醫生也許會把感冒藥的成份通通開給你,到時候吃到就不好了。」


不曉得為什麼一開始就笑容滿面和我聊藥類知識的醫生。
稍為檢查完之後,大概是沒什麼問題。
但為了安全起見,醫生要我去做X光檢察。

醫生:「不過怎麼會受傷?」
翌日:「踢足球。」
醫生:「齁齁...踢足球啊?(大概了解的表情) 是在哪踢?」
翌日:「體育館。」
醫生:「體育館?一般來說應該在草地不是嗎?人數很不多嗎?」
翌日:「呃...我們上的是五人足球,所以不在草地踢也沒關係,在體育館踢就可以了。」(?)
醫生:「體育館的地板是怎樣的地板?打籃球的場地?」
翌日:「嗯...嗯...大概就是那種的吧?
(;´`)
醫生:「喔...」


或許是參考所需,醫生問了我這些問題。
可是我怎麼想都只是醫生自己單純想問這些問題而已吧XDDDD





人生第一次照X光,有點緊張,但比我想的還要簡單,一下子就結束了XDDD
是說在那之前我和酥酥還找不到X光室...X光室竟然還要按鈴才會開門耶XDDDD(這不重要) 
總之照完X光之後我又回去找剛剛那位醫生。

醫生:「嗯,從X光上來看,後腦的部份骨頭沒有裂開,其他部份好像也沒什麼問題。」
翌日:「嗯。」(O.S.:要是裂開我就麻煩了
(;´Д`))
醫生:「不過X光只是暫時用來診斷現在的狀況,之後2、3天都還是觀察期。」
翌日:「嗯。」
醫生:「我建議是明天還要來復診啦?哪個時間比較方便?」(動作很快的開起醫院網頁)
翌日:「耶?!
Σ(;゚д) 這個...我不是很方便耶...
醫生:「為什麼?」
翌日:「因為我家不是住這邊,而且過來這裡也很麻煩...」
醫生:「哪你是住哪裡?」
翌日:「汐止。」
醫生:「喔,那也沒關係,那邊應該也有大醫院,我還是建議去看一下比較好。」
翌日:「嗯。」(只好點頭)
醫生:「人傷到頭的時候,一開始的檢查資料只能先觀查看看,真正比較危險的是後來發生的症狀。」(邊說邊吧印有注意事項的紙拿出來,圈了幾個重點起來,再把紙翻到後面)
醫生:「(繼續說)人的頭啊(畫了一個圈,再把頭分成左右邊,各3部份),譬如說傷到這裡是視力問題...這裡是記憶問題...這裡是語言問題等等。」
醫生:「(再繼續說)所以後面的觀察期很重要懂嗎?」
翌日:「...嗯..
ω`)(しょぼん狀態)
醫生:「那就這樣,不過我怕之後可能會有暈眩的問題,所以還是開藥給你吃知道嗎?」
翌日:「好。」

再次對我上起腦科學問的醫生。
說真的這個醫生人很好是沒錯但話真的好多啊orz


※ 


總算檢查完畢,花了約2個小時左右。
謝謝酥酥陪我這段時間,沒有你在我身邊我可能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啊・゚・(Д`)・゚・
後來擔心我的爸爸來接我回家 ,就這樣結束這一天的慘劇^q^

現在的傷已經好的差不多了,對我而言最大的問題就是體育課了。
發生這種大慘事,我心理除了有陰影之外,真不曉得該用什麼樣的心情去上課啊orz
唉...orz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酥
  • (抱)不會啦~ 你沒事最重要QAQ 下次跟男生踢 能避就避(拍拍)反正我們還有阿德(喂~
  • (抱抱)
    我會記取教訓的^q^
    酥酥你這樣說是要阿德去當肉盾嗎?wwww

    翌日 於 2010/10/02 18:04 回覆

  • 宓玥姬
  • 我是白喔!
    醫生人真好阿^^
    不過酥酥跟我說很像阿德XD?
    是說~
    穿著沒有止滑力的鞋子在雨天的走廊上全力狂奔的小笨蛋是?
  • 真的還滿像阿德的www
    變瘦的阿德...⊂彡☆))Д′)

    某個小笨蛋當然就是「口卡口卡」囉...
    把那看起來是4個字的詞當2個字看你就會懂了(目遠)

    翌日 於 2010/10/03 00:22 回覆

  • 宓玥姬
  • 了解了解~
    其實那個字打得出來阿^^
    打ㄌㄨㄥˋ就可以囉~
    咔咔!
  • 我是故意的啦wwww
    不過說真的聽到那小笨蛋發生這種慘事還真嚇人(爆)

    翌日 於 2010/10/03 01:35 回覆

  • 小魯
  • 呵呵
    原來小笨蛋是咔咔啊

    現在一切都OK了吧?
    上體育課的時候
    小心一點就好囉
  • 現在都好的差不多了!
    但我唯一擔心的是自己對球可能會有點陰影在(死)

    翌日 於 2010/10/17 23: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