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始前的注意事項:
.以下題目所說的「節錄」字數請控制在三百字上下,不過沒有下限(可以是簡單的句子),上限約三百字左右,沒有太硬性規定請作者照斷句自行斟酌。
.節錄請附上文章標題,同人的話請加上作品及配對。
.以下題目所設定的時間間隔是為了讓比較不容易看出變化的文字作品有所差異,請作者們自行斟酌節錄作品的時間差(如果該時期沒有作品的話)。
.節錄時也歡迎加上原文連結讓讀者回味!
.如果遇到題目真的沒寫過的話就請跳過去XD
.原出處:http://easter207.o-oi.net/Entry/17/ 轉載使用隨意,報備不必,不要把這行刪掉就好XD

 
 
 
那麼以下問題開始囉(σ゚∀゚)σ
 





 
.請節錄三個月內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エルシャダイ】存在理論

<開頭>

「真是不可思議。」

「嗯?」結束和神的”例行報告”,路西菲爾抬起眼看向聲音來源,「你說什麼?」
「啊……」或許是對自己不禁意脫口說出的話感到不好意思,伊諾克尷尬的抓著自己的頭髮,「該怎麼說呢…呃…」向來有話直說的金髮青年突然陷入詞窮的窘境。
「……」覺得情況難得的天使只是帶著飽含興致的微笑,靜靜的等著他回答。
 
+++++++

<結尾>

「……」路西菲爾不語,豔紅的眸子像是在探視伊諾克話裡到底有幾分真意,但是天藍色的雙眼直率著回視他,「唉……」
「為什麼要嘆氣?」完全不覺得自己的理論有什麼不對,青年疑惑的歪著頭,「你很美麗,這就是我所見的事實……」
「我、我知道了。」顧不得精神體的型態碰觸不到對方,路西菲爾連忙抽出左手壓住伊諾克還有話想說的唇,「謝謝你,我知道了……拜託,不要再說了……」態度總是相當從容的天使,被青年簡單的幾句話就動搖了心。
 

(*沒想到我3個月來只有這篇沒寫完的作品orz)





.請節錄約半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C.D./H.W】急電

<開頭>

“咔喳、咔喳、咔喳”

我看了一下懷錶顯示的時間,大致推算出早上發出的急電送到華生家會多久,一邊習慣性的在起居室來回跺步著。
很適時的,赫森太太的驚呼聲隨著一串急促但有點拖拍的腳步聲響起。
我等的人來了。

+++++++

<結尾>

「華生,要是能這麼簡單就找出原因,就不會產生心病了。」我對他耿直的問題感到些許無奈,「不過我想現在這樣短暫的診療,應該有助於我短時間的精神健康。」
「這種方式就可以了?」無自覺的把頭枕在我的胸口,「老實說,我對所謂的”精神療法”並不是很懂。」
「嗯,這樣就可以了,雖然只有短時間的療效。」
「那麼永久根治或抑制呢?」
「你想知道?」
「站在研究與關心朋友的立場,我很想知道。」

──那麼我只好永遠把你留在我身邊了,我親愛的醫生。

+++++++

<最喜歡的部份>

正好是結局那段,特別是「那麼我只好永遠把你留在我身邊了,我親愛的醫生。」這句XDDD



 

.請節錄約一年前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APH/德奧】Waltzer

<開頭>

「唉…真傷腦筋…」拿著從上司那拿到的邀請函,德.意.志苦惱的走在回家的路上。

明天是上司女兒的19歲生日,為了慶祝,上司準備為她籌辦舞會。
只是跳舞或與別人應對招呼,德.意.志本來就不是那麼擅長,因此他向來很討厭這樣的社交場合。
不過上司幾乎是以命令的方式要他參加舞會,讓他相當頭痛。
不參加也是可以,但不曉得在事後會怎樣增加他的工作量──德.意.志實在不敢想像。

+++++++

<結尾>

窗外的天色已經步向黃昏,臨時惡補的華爾滋課程也差不多該結束了。
奧.地.利主動停下舞步,想把手給抽回來,卻被對方緊緊握著。

「德.意.志?」
「…派對…我不去了。」
「耶?」
「再稍微陪我一下吧,反正晚餐總有人準備的。」
「可是…」困惑的看著德.意.志,只見他嘴角揚起一個溫柔的微笑,貴族想說的話又全吞回肚子裡,「…この御馬鹿さんが。」下意識的說出自己的口頭禪,但也不是拒絕的意思。

隨著樂音躍動的3拍子舞蹈,旋轉、跨步。
就像這樣,一直一直握著手,永遠都不放開。

+++++++

<最喜歡的部份>

不過.奧.地利很有耐心,德.意.志也學的很認真。
3個小時過去後,先前發生的狀況已經不再出現。
戰戰兢兢的心情總算可以放下大半,舞步隨之轉變得更為輕快。

「很好喔。」或許是這樣輕鬆的感覺透露了出來,一直素著臉嚴格教導的奧.地.利對著德.意.志露出愉快的微笑。
「……」『…啊啊我在想什麼啊…』甩甩頭,想把漸漸湧上心頭的奇怪想法全部拋離。

可是人一旦開始在意,只會使意識變得更加清晰,收也收不回來。
和自己相握的手,和主人一樣生得纖細而美麗。
紫瞳隨著陽光折射,似乎透出如同紫水晶般漂亮的光彩。
平時製作甜點的淡淡香氣依附在奧.地.利身上,不時散發出柔軟的味道,再再刺激德.意.志敏感的感情神經。




 
.請節錄約兩年前(或以上)所寫的作品之開頭、結尾以及自己最喜歡的部份。

【涼宮/古虛】相牽的心意

<開頭>

就像這樣,5個人一起放學回家,在夕陽西下時分。 
跟一般照鐘聲準時下課的社團不同,一切都依照春日的心情決定回家的時間。 
今天的時間比較晚呢,或許她心情不錯吧。明明沒有任何建設性的提案也能弄的這麼晚,真佩服那傢伙的點子與耐性。 
在回家路上,唯一不習慣的,就是古泉投射過來的視線。 
偶爾也會和他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著,但大部分都是和春日心情異變有關的事,除此之外,我們沉默的時間遠比聊天的時間要多得多。 
我並不是什麼有話就非說不可、聒噪不休的人,可是與其被當成觀賞動物瞧個仔細,我倒還寧願聽他說他的那些長篇大論。 

+++++++

<結尾>

「不過,現在的情況卻讓我感的很滿足。」古泉突然拉起我的手,在手背上印下一吻。 
「你…!!」 
「和你相遇,是我最高興的事。」沒有戲謔的意思,每一字每一句都是真心。 
「……」我的腦袋已經沒法繼續運轉,只能愣愣的看著他伸出另一隻手抱住我。 
「今晚,請讓我擁抱著美夢入眠。」 

又是微笑,但那卻是最真實的表情。 

+++++++

<最喜歡的部份>

「隨便你。」 

會說出這句話,連自己都覺得驚訝,是已經習慣他這種行為模式了嗎? 
不能理解。不能理解。 
不過只有一次,就這麼一次,隨便他了。 

古泉的手比我稍微大上一點,溫暖了體質偏冷的我的手。 
十指交扣的感覺應該會讓我覺得噁心才對,現在的我卻認為沒什麼不好,反而覺得很窩心。 
真正腦袋不正常的是我吧?不管是什麼情況,對我而言似乎已經無所謂了。 


(*嚴格說起來這是3年前的文章了^q^)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寫景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
 
 【A.P.H/義奧】所謂義.大.利男人的本事Act.2(2009/08/13)

拍拍身上的外衣,有點濕,不過雨水並沒有完全滲透,所以內層還是乾的。
裝著採買用品的牛皮紙袋也有些水漬,暫時還不會有破掉的危險。
唯一覺得困擾的只有身體被水弄濕的黏膩感,讓他很想快點回去洗澡換上乾爽舒適的衣物。

街上沒帶傘的行人紛紛奔跑走避,原本喧囂的街道突然有種被洗滌的感覺。
滂沱大雨和不時傳來的悶雷,典型的陣雨氣候。
雨下的時間不長,可是短時間內也不太會停雨。

+++++++

【A.P.H/法奧】愛情信仰(2009/02/06)

所以偷偷的,從窗戶輕巧的翻了進去。
立式鋼琴的琴蓋剛好擋住視線,奧.地.利是不會注意到的。
入侵成功,他自然的坐在離鋼琴不遠的沙發上。
就近聆聽和彈奏者相同高雅的美麗琴聲,邊細細品味著對方漂亮的側臉。

琴架上雖擺著樂譜,不過奧地利早已把內容全記在腦裡。
長長的睫毛在輕閉的眼瞼上印上了影子。雙唇微啟,似乎隨著樂音柔柔輕唱著譜面。
最後,纖長的手指停在琴鍵上,今天的練習就到此為止。


(*寫景?那是什麼好吃ㄇ(ry⊂彡☆))Д′))





.請節錄兩篇文章之H段落,兩篇完成時間須隔半年以上。(如果沒寫過的話請跳過,或著放放前戲或接吻也行←喂)

請讓我跳過這羞恥play orz
是說我的文章好像都清水到連接吻都沒有(爆)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甜/歡樂的文章。
 
 【涼宮/全員】涼宮ハルヒの放送

「感謝各位長久以來的支持與愛戴!” 涼宮ハルヒの憂鬱”總算要推出第二期啦!!」涼宮拿著官方文案,比平常更賣力的大聲喝采。 
「耶~…」 
「你的聲音要再大一點才行啊!阿虛,你可是男主角耶!」用力拍拍他的背,要他振作點。 
「是啊是啊…」隨口敷衍幾句,「我的苦難又要開始了…唉…」進入悲觀模式,獨自一人碎碎唸。 

「好,根據官方的情報看來,是以”消失”為故事主軸,一直到最近的”分裂”為止喔。」涼宮突然看向朝比奈,「對了,說到這個…」 
「嗯?」 
「實玖瑠,”雪山”的那個”妳”到哪去了?」 
「…那根本就是不同人吧?!不要隨便誤導讀者啦!」從悲觀模式復活之後,阿虛馬上舉正涼宮的錯誤行為。 
「隨便啦!」嘟著嘴,無所謂的揮揮手,「反正現在是賣萌的時間啊!☆」 
「別在語尾加星星!什麼時候變成這種時間了?!」 
「寫這篇文章的作者剛剛決定的。」認真的指著鏡頭。
「……」無言。 


(*雖然是高中時寫的,但中二乙m9(^д^))




 
.請節錄一篇自認為寫作生涯裡寫過最痛/悲傷的文章。
 
【A.P.H/德中心】空白

所謂地獄,大概就是這般景象吧。


建築物殘破不堪,人們在恐慌中失聲尖叫吶喊。
逃跑、掙扎、懇求、射殺。
沒有情感,也不需要。
全部的全部只為唯一 ──”Ein Volk, ein Reich, ein Führer”








「帶走。」


德.意.志命令下屬,將剛剛查緝到的猶.太.人家族集中到囚車上看管。
其中有個小孩回頭看了他幾眼,但德.意.志選擇拉低帽簷忽視。
那眼神中充滿了驚恐、悲哀……以及極度深沉的怨恨。


這些日子以來,他已經看過太多太多這樣的眼神。
照理說,早該習慣才對──德.意.志一直說服自己。
但胃部翻騰的嘔吐感卻在眼神投射在身上時不斷復甦。


是良心?還是罪惡感作祟?


「呵。」不屑的扯開嘴角,壓著腹部,德.意.志搖搖頭。


在上司宣布政策的那天開始,他就決定將一切捨棄。
人倫、道理、法規。
崩毀的社會融不下這些東西。


「那麼就推翻它吧!」上司堅篤的說著。


為了讓德意志變得更強──讓”自己”變得更強!
全部只要專一,沒有雜質,絕對純淨。








「殺光他們。」水藍的雙眼,染上嗜血的紅。










不斷的前進。
前進。
朝”正確”的方向,前進。




 
.請節錄一段動作戲。(EX:打鬥、追逐……)
 
 【Jikkyo/BRZI】青鬼之後

慘白的燈光照在寂鏡的長廊上,只有一人的足音。
急促的、不安的、全力奔走。
不能停下來,要不然──


「?!」突然襲來一股壓迫感,令人恐懼。


快!一定要找地方躲起來!
望向手邊離自己最近的門,拼命的想打開它,卻聞風不動。


心跳不斷加速。


再不逃的話…
再不逃的話…




轉身,怪異的青色身影正微笑著。





.請節錄一段自認為最芭樂/肥皂的劇情/對話。
 
【鋼鍊/兄弟】向星星許願

「那們,我們來許願,好嗎?」阿爾微笑著,語氣已透露出肯定。 
「要許什麼願呢?我們該做的事不是都做完了嗎?」愛德華被問的滿頭問號。 
「笨哥哥。」敲了對方一記,只見阿爾認真的閉上眼,祈禱著:「我希望…能和哥哥…永遠永遠的在一起…」 
「噗!」聽了這段本來應該要很感動的話,愛德華反而很不客氣的偷笑出聲。 
「笑、笑什麼啦!我可是很認真的!!」阿爾悶紅臉,看不出是因為害羞還是生氣。 
「傻瓜,這種是不需要向星星許願…」緩緩的湊近對方,在額上輕輕印下一吻,「我們也一定會在一起,直到永遠…」 
「絕對不會再分開?」對上了一樣的金眸,裡頭含著滿滿的關愛及疼惜。 
「絕對!」笑的好開心。 
「嗯!」緊緊的倚靠著,且握著手,就像這樣,直到永遠…永遠…  


悄悄滑落的流星在夜空畫出一抹完美的弧度,婉如母親溫柔的微笑。  
看到了嗎?媽媽。我們現在…過的很幸福喔!  


(*這是5年前的文章,國中寫的,鋼鍊還未完結,但設定已經飛到阿爾恢復人身了^q^)





.追溯黑歷史羞恥PLAY完後請說下感想吧!

我好想把自己的文章砍掉卻又不知從何砍起啊啊啊啊!!(抱頭)
不過我的文章產量真的少到沒有資格說是小說寫手,頂多是寫爽的而已orz

創作者介紹

Voyage─雲想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