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排球少年」的衍生同人
(2) BL要素有,黑尾鐵朗×澤村大地(未滿)
(3)超冷門的關係,請務必再三確認上述配對是否為地雷(強調)
(4)無視於季節現況的突發文,R-15左右?
(5)重度的性格崩壞,マジごめん、でも後悔しない(`・ω・´)ギリ



「休息!」

一聲令下,結束處罰路跑的烏野成員分別或坐或躺的倒在斜坡的草地上。

「你們幾個!先讓身體靜下休息!聽到沒?」
「「…知道了!!」」

聽說休息時間的點心是家長會送來的冰品,在這酷熱的天氣下,對幾個精力旺盛的體力笨蛋來說,有不可抗拒的強大吸引力。
看他們騷動不安的樣子,身為隊長的澤村立刻出聲提醒,使他們安分下來。

「武田老師和烏養教練已經先確保我們可以吃的數量了,先休息完的人再去清水或谷地那邊領。」
「「好!!」」

語畢,豬突猛進組和怪人拍檔立刻搶先離開。
遠遠的還能聽到他們幾個爭相競走時的大叫聲。

「他們幾個到底有沒有在聽我說話啊……」澤村連生氣的力氣都沒有,只是掩著臉無奈地嘆氣。
「哈哈哈~有精神是好事嘛!」用毛巾拭去不斷冒出的斗大汗珠,菅原在一旁笑道。
「這種活力用在比賽上就夠啦。」

「大地!菅!」東峰在遠處呼叫他們,不知不覺中除了他們之外,大家都走得差不多了。

「回去吧!」
「嗯。」



「呦。」

回到體育館後,先前剛結束練習賽的音駒排球社的各位也聚集在此。
看見迎面走來的澤村等人,拿著冰棒的黑尾反射性的露出”社交用微笑”打了聲招呼。
像是與之對抗般,澤村也反射性地露出相同的表情,怕被捲進麻煩事裡,菅原連忙推著東峰一同退散。

「呦,吃冰棒的樣子還真不適合你啊。」
「哎呀,總比選了香草冰淇淋吃的烏野隊長要好看多了嘛。」
「哈哈哈…」
「呵呵呵…」

『『這兩個人又開始了…』』
在場的社員們不約而同的表現出一樣的反應。
反正雙方一見面就得相互較勁也不是一次兩次的事了,除了被散發出來的低氣壓給嚇到的一年級外,基本上烏野和音駒的其他社員都很開心的在旁各聊各的,沒人想介入那陰險的氛圍中。

「不過說真的,冰淇淋真的很不適合你。」收起笑容,黑尾道。
「嗯?我也是真心覺得冰棒很不適合你喔。」
「喂。」
「……好啦,不開你玩笑了。」澤村搔搔頭,「我只是嫌這麼熱的天氣還要花力氣咬冰棒很麻煩,再加上剩下來的大部分都是冰淇淋,我就隨便選了。」
「這樣啊……」

聽了澤村的回答,黑尾突然揚起微笑,向他伸出自己手上的冰棒。

「來,啊~~」
「哈?……等、唔嗯!!」

意會不過來的澤村,開口發聲的同時就被黑尾手上的冰棒給突襲。
為了不讓他反抗,黑尾空出的另一隻手立刻緊緊的掐住了澤村的下顎。
然後抓著冰棒棍在對方的口內來回抽動……從三者的眼光來看,完全就是擬似口交的模樣。

融化的液體因無法嚥下而從嘴角溢出(好死不死正是乳白的乳酸口味)。
順著臉頰的稜線滑下,弄濕了黑尾抓著冰棍的右手,黏稠的緩緩滴落至地面。
被迫得強制維持仰著臉的姿勢、冰棒攪動蹂躪感受到的壓迫感、冷到快沒有知覺的口腔,都削減了澤村抵抗的力氣。
雙手雖抓著黑尾的手腕,也只是努力撐起自己的身體勉強站直而已。

「如何?由我餵食的冰棒好吃嗎?」
「哈啊…哈啊……」

大概是達成目的了,黑尾滿足的從澤村嘴內抽出小了一圈的冰棒。
缺氧而泛紅的雙頰、忙著呼吸而上下起伏的胸膛、吸入空氣後瞇眼滾落眼眶的淚水、唾液和冰液牽出的細長的絲線,怎麼看都會讓人連想到”事後”兩字。

黑尾的舉動真要說,都只是高中生在這個年紀不定期發作、一時心血來潮的惡作劇。
就視覺上來看,的確會讓思春期的男孩做多餘的想像,但開開黃腔、做些低級動作本來就是大家閒來無事的消遣活動之一……如果兩個人的身分不是管理整個隊伍的隊長的話。
特別是平常給與大家樸實沉穩印象的澤村,和現在模樣的反差給與了烏野成員們極大的衝擊。



正當現場瀰漫著一股笑不出來的尷尬氣氛時,單方面被黑尾欺壓的澤村終於復活。
用力的拭去嘴唇上黏膩的感覺,瞪視著黑尾的眼神彷彿想殺了他似的。
感覺到澤村反應不對勁的菅原想上前阻止,卻已經太遲了:「啊呀……」

真的是已經氣到顧不得週遭的情況,只想著要反將黑尾一軍。
澤村雙手握住他的手腕,再次將冰棒含入嘴內。
前後緩緩移動頭部吸吮,赤紅肉厚的舌頭來回舔食冰面的樣子非常引人奪目。
本人大概也不是故意要繼續剛剛擬似口交的行為,但破壞力確實比先前要提升了好幾倍。

無視於不知何時開始悄然無聲的眾人,澤村只是一心凝視著黑尾。
不同於球場上好勝的眼光、或平常談笑毫無心機的模樣,抬頭的視線帶著十足的挑釁意味,配上仍飽含水氣的濕潤黑瞳,意外有股說不出的魅力。

『唔!這傢伙……!!』
受到他的眼神刺激,及大膽的動作影響,黑尾不自覺的感到些許興奮。
澤村舔食的物體已經在腦內從冰棒被替換成”別的東西”,而這樣的想像讓體內的熱度更加高漲。

但似乎是看穿了他的想法,突然”喀嚓”一聲,澤村猛然的把冰棒給咬斷了半截。

「嗚…!」在場不曉得誰和黑尾一樣漏出了疼痛的聲音。
「哼,多謝你的款待。」看著他扭曲的表情,澤村得意的把剩下一半的冰棒推了回去,留下石化的眾人颯爽離開。

「大、大地!!」
率先解開固定狀態的是和澤村相處最久的烏野三年生,一邊喊著他的名字連忙追了上去。
受到連續打擊的一、二年生則是轉換到恐慌狀態,不過好在緣下還能保持冷靜收持殘局,只是得先想個藉口搪塞令他十分頭疼。

「你在幹什麼啊啊啊啊啊啊──!!」
另一方面,夜久的飛踢立刻從黑尾的後背招呼過去,隨後是海的2小時正座說教時間及孤爪白眼對待的三連擊。
接連受到物理和精神折磨上的責罰,黑尾也覺得自己實在是做的有些過頭了。
但這次的結果,倒也不怎麼讓他後悔自己的行動,不如說還因此有了意料外的新發現。



「大地……」
「……」
「大地…我說你啊……」
「嗚嗚……」

果不其然,在恢復理智後澤村陷入重度的自我嫌惡中。
菅原和東峰互看對方一眼,紛紛嘆了口氣。

「我們都懂你的心情,不要再難過了。」溫柔的東峰貼心的拍拍澤村的背。
「你有在反省就好,等等記得要和被嚇到的後輩們道歉喔。」菅原也適時的從旁搭話,示意他不要想太多。
「嗯…抱歉…害你們擔心了…」澤村抱頭,將臉埋進蹲坐的雙膝內,「我真的是一時氣昏頭就……」
『『真的氣昏頭的人,會做出那種事反擊嗎……』』兩人雖然想吐槽,不過還是把話給忍在心裡。

「對了,大地。」
「?」
「被挑起興致和狩獵本能的貓,要是沒有達成目的可是很難纏的,接下來你得小心自身安全啊。」
菅原突然說出意味深刻的一番話,讓澤村一頭霧水:「嘛,不過這邊也會做好擊退策略就是了。」

「嗯、嗯?還有勞你囉?」

 

 

Fin.



後記:
やっちゃた☆
內容其實有很多地方自己都覺得很亂七八糟,但我寫啦!來不及後悔啦!也沒得後悔啦!/(^q^)\
其實整篇文章的重點只有用冰棒性騷擾的部分(淦
補足前後時空背景(?)的結果就突然爆字數到2000多字去了,我到底在幹什嘛呢…orz

在我心裡這兩個人身為主將、又是深謀遠略的性格,因此很多地方都不自覺的會相互較勁、彼此武裝,試探對方底線在何處。
不同的是黑尾的思謀是本性,澤村的是後天環境使然。
所以在被逼急的時候會突然往不能控制的方向暴走,再盛大的後悔反省。
於是這篇文就以這樣的概念誕生了……但為何是走黃梗路線?我也不知道(喂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