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About This Site

‧內含「同人二次創作、BL、腐女子向」,若無法接受者,請速離
‧第一次來訪者,請參照Menu的「關於這個BLOG」部份
‧站內文章皆為本人所有,如有需引用轉載,請先行通知
‧連結自由,logo在Link集內
‧文章雜多,請愛用站內檢索

‧主要推廣:
【Nico動畫】歌手、實況玩家視聽心得
【其他作品】雜食中,基本冷門(哀)

‧更新紀錄(9月)

─關於同人創作─
‧二次創作文章,若涉及歷史,難免有錯誤的情況,對此還請見諒。
‧沒用到歷史資料的二次創作文章,則以原作為概念衍生。

‧站內A.P.H相關鎖碼提示:我國的誕生日?(4羅馬數字,俗稱雙○節XD)
‧站內Jikkyo同人創作規定請見右側連結(含密碼提示)


(1)融合「刀劍亂舞」&「戰國BASARA」的衍生同人
(2)很短,真的只是為了想寫而寫
(3)BL要素大概沒有,但寫的人很喜歡光忠( ˘ω˘ )
(4)非官方的獨自個人設定滿載,語調、性格崩壞可能,請注意



動亂的時代,未知的世界,仍有許多不可解的事情。

「政宗殿下!」
「啊~大將,等一下!就算是同盟也不能如此無禮啊!都說過幾次了!」

從甲斐千里迢迢到奧州當傳令特使,一想到可以見到自己的好敵手,聽不見佐助的顧慮,幸村撇下接見的臣子們,逕自往城內走去。
不過在途中就看到穿著一身輕裝的政宗站在庭院內,相當風雅的抬頭望著枝頭的鳥雀啼叫。

「喔!找到了找到了,政宗殿下!」幸村拉開嗓門打了招呼,「實在是好久不見了!」
「?!」

或許是被他的聲音給嚇了一跳,轉頭回來的政宗瞪大了眼睛。
似乎是想說些什麼,雙唇微啟,卻旋即困擾的垂眉,露出一副不知該如何是好的表情。
和平常凜然的模樣簡直是判若兩人,就算幸村直接站到自己面前,也沒有和他對視的意思。
只是不安的左顧右盼,像是在尋求誰的援助。

「大將,不覺得奇怪嗎?」聽佐助這麼一說,政宗的肩膀明顯的抖了一下,「這個樣子怎麼看都是影武者吧?」
「怎麼會?政宗殿下就是政宗殿下啊?」
「啊……算我不對,這個問題不應該問你的…」再次體會到自家大將的腦內到底有多天然,佐助無奈的嘆口氣,然後擺起認真的聲色,「好了,現在來看看他的廬山真面目吧…」

「你在這裡幹什麼?」

突然插入的男聲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現身的男人有著這個國家沒有的黝黑膚色,露出的左手臂有著像是龍鱗般的紋路,身穿構造特別又少見的南蠻風服裝,一眼就看得出來並非泛泛之輩。

「這是什麼打扮?」但他似乎無視幸村主從的存在,大剌剌的走到政宗面前,毫不客氣抓著他的手腕道。
「……」舉動雖然粗魯,政宗卻泛起了苦笑,搖搖頭依然什麼都沒說。之後抬眼看了一下呆愣住的幸村主從,提醒男人還有第三者的存在。
「傳令的?」男人這時才正眼看向他們,不遜的口吻、高傲的態度,不禁讓人聯想到這座城主平時在戰場上洋溢自信的模樣,佐助反射性不悅的皺起眉頭。
「是、是的,在下是武田的使者,名為真田幸村。」
「…跟我來。」丟下這麼一句話後,男人轉身拉走政宗,直接往事務間的方向走去。
「「??」」不明就理的主從兩人互看對方一眼,隨即慌慌張張地跟了上去。



「跟您說過多少次了……為何您就沒有身為一城之主的自覺呢……」
「真是的…您老是這樣擅自離開工作岡位……臣下們都十分為您擔心啊…」

隔著紙門,可以零零碎碎的聽到小十郎的說教聲。
聽得出來他叨念的對象正是自己的主君,但奇妙的是政宗仍站在剛剛出現的男人身旁。
遲鈍的幸村似乎終於察覺出好像有哪裡不對勁,對眼前的”政宗”投以不可思議的眼神。
男人則像是要打破這尷尬的氣氛,拉開紙門──

「呦,好久不見啦,真田幸村。」

房間內,小十郎面前的“政宗本人”,露出和平常一樣凜然的表情微笑著。



「啊?耶?政宗殿下?有兩個人?」
「冷靜點,大將,想也知道不可能有這種事。」
「呵呵…如何?這份迎賓禮夠surprise吧?」
「政宗大人!您忘記我剛剛是如何和您勸告的嗎?!」

事出突然,幸村單純的思考迴路整個秀斗,心裡早有個底的佐助則冷靜的在旁邊吐槽。
政宗對他的反應十分滿意,臉上的笑意變得更深了。

「真的是非常抱歉…」聽見小十郎的不滿,不安的反倒是另外一個眼帶青年,宛如政宗分身的樣貌露出愧疚的表情,害得他也不忍加以苛責。
「唉…你也只是聽從政宗大人的命令而已,我不怪你。」
「……」青年身旁的黝黑男人也像是為他打氣般,無言用力的拍直青年駝背的坐姿,示意他別想太多。
「是、是的!」

「話說回來,龍的老大啊?可以和我們解釋一下這兩個人是誰了嗎?」
「喏?就來自我介紹吧,你們兩個。」

摒除眼前不斷上演的無聊短劇,佐助安撫過幸村後,直接切入了話題的中心。
像是終於等到了這個問題,政宗得意的把疑問轉交給他們,由兩人親自說明。

「我是燭台切光忠,可以一把斬斷青銅製的燭台喔。……唔嗯,果然帥不起來啊。」由眼帶青年率先開口,雖然有著和政宗十分相似的容貌,但溫柔的聲音與柔軟的態度,卻是完全相反。
「…大俱利伽羅。多說無益,我也沒和你們交流的意思。」倒是這邊這位孤高不遜的個性和政宗有幾分雷同,表明自己的身分後就隨即撇過頭露出不感興趣的樣子。
「……嘿~不愧是大名鼎鼎的伊達家,新人的名字都如此奇特啊。」

聽完介紹後,佐助上揚的嘴角有些抽搐,因為這兩個名字──

「我們兩個,都是政宗公所有的”愛刀”,還請您多多指教。」

 


Fin.



後記:
沒了,也不會有後續。\(^q^)/
只是單純想寫寫這個畫面而已,如果「伊達組的兩人可以和BASARA的其他武將見面一定很有趣啊~」,於是就靠著深夜tension寫了這樣的短文XDDD
雖然文章內沒寫到,光忠和政宗一樣穿著一身輕裝,是因為處理政務累了,想溜去城下走走,所以才叫他去當替身。
光忠沒有那個自信可以做好影武者的角色,但還是聽令換上了衣服。
(在我心裡兩個人的體型差不多,不過光忠的身高比政宗要高一些)

只要不開口的話,光忠發現似乎其他臣下們沒有人識破他的偽裝。
所以就乖乖的待在庭院裡,等去溜搭的政宗回來。
不過政宗本人其實在城門口就被剛回來的小十郎堵到,結果逃跑失敗,被人給拎了回來說教。
而知道這件事的大俱利,不耐的嘖舌一聲,走到庭院去找光忠的時候,剛好就碰上了和光忠對峙的幸村主從。

全貌大概就是這樣。
哎呀~寫起來其實還頗有趣的,這種作品交流梗要是可以再多就更好啦!XDDD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Dawn
  • 喜歡這一篇!刀亂最喜歡的就是伊達組和戰國BASARA的組合!後記的補充說明也很讚!政宗不拘小節的態度真的很瀟灑呢!(但是造成了臣下的困擾哈哈
  • 謝謝!(*つω⊂)
    看多了角色當審神者的文章,覺得反過來的設定比較有趣,所以就試著寫寫了XDDD
    但沒有架構力短短就結束了有些可惜X

    翌日 於 2016/04/11 01:32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