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刀劍亂舞」的衍生同人
(2)BL要素大概皆無,日常向
(3)稱呼捏造,性格崩壞可能
(4)土佐腔遺憾的消失
(5)個人設定滿載^q^
(6)沒有主旨、沒有結尾,純粹把想寫的東西串成一篇
(7)後半純粹是個人設定說明



「之定……」
「哎呀哎呀,怎麼了?」

陸奧守帶著哭腔,來到了歌仙的房間。
正在處理今天近侍工作的歌仙,其實遠遠的就聽到了啪沙啪沙沉重的足音。
原本以為是穿著沉重服裝的太刀或大太刀,結果來了意料外的訪客。
現身在門口的陸奧守,背後的山姥切雙手環住他的脖子,整個人像背後靈似的攀在左肩。
而陸奧守的腰上也環著一雙手臂,往下一看竟然是加州,啪沙啪沙聲大概就是下半身在地板上被拖行的聲音。

「不知道…一早起床咱被他們兩個抓住……」

昨天因為遠征疲勞的關係,陸奧守比平常還要晚些時間起床。
整頓完畢準備跨出房間門口的時候──

“砰─!!”

『怎、怎麼了?!是敵襲嗎?』
『『陸奧!!』』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門被粗魯的拉開,接著一黑一白的人影迅速突入。
還來不及反應,就被左右包夾。

「──實在是掙脫不開,結果就變成這樣……」
「真是辛苦你了。」歌仙聽了他的敘述後不禁苦笑,「那後面的兩位,可以稍微解釋一下現在是怎麼回事嗎?」
「兄弟……」
「梅雨……」
「啊~這麼說來國廣和山伏今天都去遠征所以不在。」聽了山姥切的回答後,陸奧守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往後伸手拍拍了對方的頭,「但清光咱就真的不懂了。」
「呵呵,大概是陸奧身上泥土和青草的味道,讓清光聯想到了陽光的感覺吧。」歌仙笑著替他解答,「這到挺雅致的。」
「唔唔……」對歌仙的雅趣表現感到困擾的陸奧守苦著臉,「這算是誇獎嗎?」
「當然囉。」



「不過清光啊,一直維持這個姿勢你不難過嗎?」

歌仙這麼一說,幾乎趴在地上的加州終於站了起來。
雙手還是環在陸奧守的腰上,結果和山姥切一樣攀在他的右肩,只是多了個背後靈2號,情況仍沒有好轉。

「啊啊!!都站起來了為什麼不離開啦!!」就算使出全力也沒辦法掙脫兩個人的束縛,陸奧守不禁氣的跺腳。
「只好認命的忍耐到他們兩個滿意為止吧。」歌仙完全沒有出手幫忙的意思,了解事情的來龍去脈後,就打算回去繼續自己的工作了。
「之定~~」
「自己的事自己解決!」

這下換陸奧守死死的拉住歌仙的衣袖不放,而他也無情的一刀兩斷了對方的哀求。
正當事情陷入僵局時,蜂須賀端著茶走了過來。

「哇!現在是怎麼了?」原本打算來送茶點給歌仙的他,看到這混亂的情況也嚇了一跳。
「清光和切國纏住了陸奧,然後我被陸奧給纏住了。」大概是懶得說明現狀,歌仙回了個一點文系打刀感都沒有的答案。
「看得出來。」
「蜂,你有什麼好對策嗎?」
「嗯……等我一下。」

總之蜂須賀先把茶點放在桌上,接著轉身離開。
再回來的時候,手上拿著幾冊像是雜誌類的書籍,一看到封面清光就立刻有了反應。

「新的春裝型錄!」
「給你,主人說這是今天剛寄到的。」
「終於~~我等好久了!」喜歡裝扮的他,對現世的流行一直都很感興趣,有了新東西可以打發時間,對梅雨的抑鬱感瞬間一掃而空,馬上就開開心心的在歌仙的房間看了起來。
『『這麼簡單就被打發了…』』陸奧和歌仙不約而同的想。
「切國,剛剛有接到通知,因為下大雨的關係,現場的狀況不佳,遠征部隊會提早回來。」
「嗯……」山姥切的頭還是窩在陸奧守的頸間,但聽到蜂須賀的話還是乖乖的點點頭。
「欸?!那咱還得忍到遠征部隊回來才行嗎?!」
「幾個小時候就可以解放了,忍一下。」蜂須賀拍拍陸奧守的背,「好了,問題都解決了就來喝茶吧。」
「慢著慢著,主人交代的工作我還沒做完啊。」
「先休息也無妨,我送茶點過來本來就是這個意思。」
「蜂~茶還沒好嗎?」已經開始吃起點心的清光催促道。
「來了來了。」
「唉…」在場的都是性格相當隨意自在的人,知道自己無法控制場面的歌仙,嘆了口氣,也來到桌邊,接過蜂須賀遞出的熱茶。



「呦!」路過歌仙房間的獅子王看到大家都聚在一起,探出頭打了個招呼。
「辛苦了,下雨天還得去田裡巡視很麻煩吧。」
「還好啦,這種天氣也作不了什麼事,只是去看一下狀況而已。」向歌仙揮揮手表示沒什麼,獅子王笑著說,「對了對了,陸奧、切國,我之前拜託主人幫忙買的新遊戲也送到了。怎樣?要不要來試個身手啊?」
「真的嗎!!」
「!!」

扣除掉本來就對現世的任何事物都充滿好奇心的陸奧守。
山姥切先前受到遊戲機的洗禮,短短幾個星期,就變成爭霸所有遊戲主機的本丸第一遊戲廢人。
對獅子王的話當然沒有不心動的道理,他立刻抬起頭迫切的詢問。

「有哪些類型的遊戲?」
「嗯…一般的派對遊戲外、格鬥類、RPG、養成類,還有FPS。」
「陸奧,走了。」聽到最後一個關鍵字,山姥切毫不猶豫的立刻起身。
「嗚哇……」雖然背後靈總算從身後離開,但馬上又陷入了另一種地獄,陸奧守實在是開心不起來。
「哎呀~又可以看到切國俐落的射擊手腕,真讓人期待啊~」看著山姥切作出預想內的反應,獅子王滿足的大笑,「我還要去找大俱利伽羅,你們兩個就先去遊戲間吧。」

 




 



後記:
原本預定打算寫的內容只有「被山姥切和加州纏住的陸奧,還有吵吵鬧鬧的初期刀」。
不過真的開始打了之後發現內容有些微妙啊…特別是內容好像只有歌仙和陸奧在對話而已,總覺得沒有讓另外三人多點表現實在是太對不起了orz

稍微來解釋一下塞滿個人設定的這篇文章,真的是對初期刀的愛大爆炸的雜文XDD
以前有再噗浪上說過,我對初期刀五人的感覺像是這樣…
歌仙→自由但是可靠的大哥
蜂須賀→苦勞性不斷的二男
加州→自我主張強烈的三男
陸奧→活潑淘氣又有行動力的四男
山姥切→彆扭但集上面4人「關照」於一身的末弟

基本上大家感情都很好,稱呼也都是用愛稱。
歌仙→之定,對陸奧和加州來說「兼定」指的是和泉守
蜂須賀→蜂(ハチ),對清光來說「虎徹」指的是長曾彌
加州→清光
陸奧→陸奧(むつ),一般來說應該是叫「吉行」,但清光覺得「むつ」(有時候是用むっちゃん)稱呼比較可愛,所以就這樣定型了
山姥切→切國,對陸奧和加州來說「國廣」指的是堀川

其實寫的時候我沒有想很多,梅雨設定是在開始打文章才突然冒出來的XD
加州是因為梅雨已經持續了好一陣子了,在繼續下下去都覺得自己好像快發霉了,真的忍不下去才去突擊陸奧的房間。
山姥切則是兄弟如果長時間不在的時候就會有禁斷症狀發生(堀川或山伏其中一人留在本丸時則沒事),所以才會找和山伏一樣有著暖暖陽光感(?)的陸奧當替代品。

關於山姥切的FPS傳說。
一開始是陸奧守和大俱利、獅子王、御手杵、同田貫(大家熟知的DK組)等人在玩,然後陸奧把山姥切拉進來。
不習慣歸不習慣,但是他學習的速度很快,一下子就變得很順手。
拿了遊戲手把就像變了個人,熱愛用狙擊槍鎖定敵人時那種等待時機熟成後確切捕食的感覺,連哥爾哥13都讚嘆不已的狙殺率。
一款新遊戲入手不玩到全部破關絕不罷休,地獄式的連日攻略戰鬥營是家常便飯,久而久之就成了本丸第一的遊戲廢人。
但明明玩的都是單機遊戲居多,但不曉得為什麼總是喜歡拖著陸奧下水,成了戰鬥營的最大犧牲者。

其他還有一些日常想寫的,不過就先到此為止吧XDDDD
謝謝把這篇亂七八糟的東西看到這裡的你XDDD

創作者介紹

Voyage─雲想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