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刀劍亂舞」的衍生同人
(2)BL要素有,大俱利×燭台切(+鶴丸)
(3)稱呼捏造,個人設定滿載,性格崩壞可能
(4)本來預定是這篇的番外(別配對)
(5)沒頭沒尾超級短




「吃點心囉~吃點心~」

哼著不成調的曲子,伴隨著答答答的腳步聲,鶴丸輕快的來到了起居室。
跟在鶴丸身後的大俱利也一起走了進來,看著一如往常吵鬧的他,露骨的表現出滿臉的不耐煩。

「很吵。」
「只有我們三個又沒關係,對吧光忠。」
「是啊。」

儘管已經迅速定位就坐,鶴丸還是一副靜不下來的模樣。
雖然是三人中最年長的長輩,但那和年齡成反比的孩子氣,就是無法讓光忠生起氣來,跟著鶴丸一起愉快的笑了。

「哼。」不滿光忠讚同的反應,大俱利皺起眉。
「唉呀唉呀,眉頭皺這麼緊之後可是會有皺紋喔。」無畏對方可以殺死人的眼神,「哈哈哈有機可趁!」自由的鶴丸伸手用拇指去壓平他的眉間。
「夠了!住手!」
「好啦好啦,點心都準備好囉。」沒有意思出手相救的光忠,把茶點擺放好後,拍拍手示意打鬧就打此為止。
「喔!」大概也不是真的想繼續捉弄大俱利,鶴丸爽快的直接放手,畢竟重點還是在吃東西上。
「... ...」被留下的大俱利露出不知該如何言語的困惑表情,最後只好悻悻然的坐到光忠身邊。

「今天的點心是什麼呢?」和其他人不同,對洋食接受度很高的他們,點心時間也是走西洋午茶風。
「由我說的話就不有趣了。」故意賣個關子,光忠把叉子遞給坐在對面的鶴丸,催促道:「先吃一口看看吧!」
「唔唔...這是泡芙外皮?裡面是慕斯蛋糕...」接過叉子後把點心給從中分開,嚐了一口,「嗯!果凍的口感也很不錯,光忠的手藝實在是越來越好了啊~」
「那是因為鶴丸每次都很捧場嘛,能聽你這麼說辛苦就有代價了。」對料理人而言,沒有比被人稱讚成品好吃更讓人高興的事了,「俱利伽羅呢,你覺得如何?」
「我沒意見,只要是你做的都很好吃。」默默進食的大俱利淡然的說。
「真是的,這樣回答不就優缺點在哪都不知道了嗎?」
「呵呵呵,別生氣別生氣,當作是俱利伽羅流最上級的讚美,你就直接接受他字面上的意思吧。」

之後一邊吃著點心,一邊閒聊起最近的本丸日常。
轉眼間三人的茶杯也見了底,當光忠拿起茶壺準備幫大家斟茶的時候─

「光忠,你的嘴角沾到一點奶油囉。」
「耶?!在哪邊哪邊?」聽鶴丸提點,注重外表的他慌慌張張的問。
「右邊右邊...啊~不對,要再下去一點點。」因為是在視線的死角,光忠雖然想自己處理,但手指就是勾不到邊,「我來...」
「光忠。」
「嗯?」

看不下的鶴丸打算伸手直接幫他把奶油給抹掉。
話還沒說完,坐在光忠身旁的大俱利突然出聲打斷,注意力被吸走的光忠將臉面向他。
順著這個動作,大俱利出手捧住對方的臉,將身體前傾,舔掉了光忠嘴角的奶油後,像是什麼事都沒發生過般坐回原位,拿起了茶壺替自己的茶杯倒茶。

「啊!」頓了幾秒,光忠才生氣的撫著臉嚷嚷道,「這樣很不禮貌喔,俱利伽羅,怎麼可以用舔的呢?!」
「反正弄掉就好了。」
「問題不在這裡!!」
『問題不在這裡!!』

收回沒有去處的右手,鶴丸的心聲和光忠的怒吼不謀而合。
看著眼前上演無謂的小爭執,兩人似乎都對剛剛發生的事沒有任何異議。

『有必要用舔的嗎?嗯?』

『我的存在感什麼時候變這麼低了?』
『是說俱利伽羅手邊就有一包面紙了不是嗎?!』


──雖然有一堆話想說,但鶴丸最後放棄思考,得出的結論是:

「...你們兩個,有時候真的很讓我驚訝啊。」






後記:
整個就是為想寫而寫的東西,所以真的超沒內容的XDD
但是寫這樣哇伊哇伊吵鬧的伊達組很開心,只是還偷渡了一點俱燭我就滿足了XDDD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