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おそ松さん」的衍生同人
(2)BL要素有,很哀傷的超薄弱
(3)稱呼沿用日文,個人設定滿載,性格崩壞可能
(4)超突發文,連日的深夜tension構成,劇情急展開
(5)カラ松的痛感OFF掉80%,誰來教教我カラ松語怎麼寫( ‘ᾥ’ )



眼角瞄到從剛剛開始以一定的頻率一晃一晃的身影。
カラ松放下手鏡有些擔心的喚了他一聲:「おそ松?」
「…嗯啊?」半夢半醒間,撐著臉頰的手滑了一下,差點把頭撞到茶几上,「嗚喔,嚇我一跳。」
「想睡了?」
「哈啊~~」打了呵欠,用力的伸個懶腰,關節間發出了劈哩啪啦的聲音,「唉…最近晚上都睡不怎麼好啊…」
「這樣啊…」聽おそ松這麼說,カラ松馬上會過意的苦笑。

おそ松本身是相當好入睡的人。
這陣子碰巧氣溫驟降,受到風寒時,就算在睡眠狀態下人也會無意識的尋找暖源。
而體溫偏高的おそ松因此時常被トド松和チョロ松給同時抱住,被兩個體型和自己相仿的成人男性給夾在中間,實在不是什麼很好的體驗。

睡在トド松和チョロ松身邊的カラ松和十四松,也和おそ松一樣是高體溫的體質,卻很少碰到被當成人體暖暖包的問題。(一松有天然的貓咪懷爐所以例外)
雖然平時兩人批評起自家長男時毫不留情,但也是最依賴他的人,所以這個習慣也許是反映他們無自覺的心態也不一定。

對害怕寂寞的おそ松而言,能被弟弟們需要,當然沒有不開心的道理。
不過每晚每晚都要被如此折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啊~不行了…好想睡…」耐不住逐漸加深的睡意,おそ松乾脆的側身躺下。
「睡在這裡會感冒的,回房間去吧。」
「不要不要…好麻煩…」像個孩子般的在地上打滾耍賴,不想起來就是不想起來。

「唔…」說不動他又拿任性的哥哥沒有辦法,カラ松露出有些困擾的表情。



真的是累積了不少壓力和疲勞,才剛講完話沒多久,おそ松已經進入了夢鄉。
但如カラ松所說的,從門隙間吹進來的冷風,比想像中的還要寒冷。
原本是大字躺平的他,為了取暖,不知何時變成了像胎兒般蜷縮身體的睡姿。

本來就是自作自受,カラ松想說讓這個笨蛋長男感冒吃點苦頭也好。
不過心軟的他終究沒辦法這樣做。
移動到靠近おそ松身邊的位置,以盡量不少醒他的力道慢慢的抬起對方的上半身,把頭挪躺到了自己的大腿上,脫下愛用的外套當作被子,大功告成。

「哼,真是隻需要人關照又任性妄為的小貓啊。」最後也沒忘記補上一句做作的台詞收尾。

要是おそ松還醒著,絕對會對他剛剛的發言打上一槍。
可惜現在寂靜的空間只有他一個人唱著獨角戲。
已經結束了用手鏡確認儀容的例行公事,無聊的午後也沒有特別有趣的節目可看。
繞了一大圈,カラ松把注意力轉到了熟睡中的おそ松身上。

『說是六胞胎,不過每個人都還是有不同的特徵差異啊…』伸手將滑落至額前的瀏海撥開,カラ松略微粗大的手指滑過了おそ松眼角、臉頰、唇邊。

和自己相似,卻完全不同的存在。
思考模式宛如永遠的小學生,壞點子一籮筐。
偶爾展現身為長男風範包容性的一面,把弟弟們安撫的服服貼貼。
每個人都對おそ松的飄然性格又愛又恨,但又無法不屈服於他的個人魅力之下。
明明是從同一個卵中分裂誕生的,為什麼會和自己差這麼多呢…カラ松有時會不自覺這麼想。

「カラ松……」
「?!」
「…呼……」
「是夢話啊……」

像是讀到了他悲觀的情緒,おそ松突然出聲打斷思考。
稍微翻身動了一下,雙眼仍是閉著的,時機太過湊巧,害的カラ松差點笑了出來。

『算了,不管怎麼說,次男的我終究是贏不過大哥。』

完敗於長年的憧憬,他輕拍安撫腿上似乎睡得有些不太安穩的人。
難得只有兩人獨處的午後,拋去先前無所謂的煩惱,品味著長男倚靠著自己的短暫時光。



「…?」只是稍微的小憩片刻而已,在淺眠狀態下恢復了一些意識。

感覺到上半身蓋著什麼東西,從大小判斷大概是外套之類的布料。
呼吸間可以聞到淡淡的古龍水味,是カラ松愛用的香味。
另外就是自己的後頭部似乎枕著什麼東西,有點硬、但並非沒有彈性。
不太像是坐墊,也不是枕頭。
記得闔眼前自己是躺在地上的……

「?!」知道自己是枕在"哪裡"的同時,おそ松猛然的張開眼。
「喔,睡得還好嗎?My Sleeping Beauty。」如他所想的,カラ松撇下讀到一半的雜誌,露出自認為爽朗的笑容望著他。
「痛痛痛痛…好痛好痛!」一醒來就受到了カラ松的語言洗禮,おそ松誇張的蜷起身抱住肚子,「這是什麼?拷問嗎?太難受了吧…」
「耶?耶?哪裡不舒服嗎?」單純如他,カラ松相信了おそ松喊痛的反應,手足無措的擔心起長兄的身體。
「活了2X年來,初次的膝枕竟然是自己的弟弟…好震驚啊…」
「驚訝於我的魅力嗎?呵,果然我是罪惡的…」
「啊,不是這點你放心好了。」おそ松無情的一刀兩斷カラ松的發言。
「嗚…」不過他也恢復的很快,一轉先前裝模作樣的態度,回到普通的樣子,「如果嫌這麼多的話,那就起來去房間睡不就好了。」
「起來還要多浪費體力,好懶啊~」
「哥哥……」
「嘛,其實習慣之後感觸也不算太差啦。」おそ松從仰向改為往靠近カラ松的方向側躺,拍拍他的大腿,「不過和十四松比,你的肌肉比較結實耶。」
「那當然,想要成為像尾崎一樣帥氣的男子漢,每天的鍛鍊是不能少的。」聽到長兄對自己的誇獎,他得意的捲起袖子秀出上腕二頭肌,「這樣才能吸引更多カラ松Girls投入我的懷抱啊。」
「嗯~在那之前還有很多地方要改掉才有辦法吧。」
「哈?」



「呼哈~又想睡了…」揉揉愛睏的眼睛,閒話家常沒多久,維持著躺著的姿勢,睡魔又二度的找上門來。
「離弟弟們回來的時間還早,趁這個時候再多睡一下吧。」カラ松抬頭看了一下時鐘,指針才剛過3點。
「…就這麼辦……」

閉上眼,意識慢慢的融入黑暗中。
進入睡眠前,迷迷糊糊間感覺到有隻手正溫柔的摸著自己的頭。
不同於雙親歷經風霜的手感,是隻具有骨感,成熟男性的手。
啊…上一次被人這樣做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呵呵…」不自覺的輕笑出聲。
「おそ松…おそ松?」似乎對他突然露出笑容感到意外,カラ松輕輕的叫了長兄的名字。
「吶,再多叫我的名字一點……」不管是這隻手的觸感也好,呼叫自己名字的聲音也罷,忽然都令人十分懷念。
「おそ松…」雖然對不是很能理解,但看著他一臉幸福的表情,カラ松像節拍器般,以固定的頻率一聲一聲的滿足他的要求。
『偶爾這樣也挺不錯的……』

儘管自己的臉皮再厚,老大不小的這個年紀,也無法像個孩子盡情的向雙親撒嬌。
平時安慰弟弟們慣了,沒想到竟然有反過來的一天,對象還是カラ松,說出來大概沒人會相信吧。
卸下長男的頭銜和自尊,將對方低沉的嗓音當作悅耳的搖籃曲,沉浸在絕對的安心感中,再次進入夢鄉。




 

 

Fin.



後記:

純粹只是怕靈感忘掉,趕快把在memo上做記錄的東西。
但因為實在是太突發,又是花了兩三天構成,所以整體內容非常的七零八落…^q^
總之就把想寫的東西全都塞在一起,寫這兩個人的對話意外的不算困難,問題就在於カラ松很難表現而已( ‘ᾥ’ )

公式的10話對我來說實在是難以形容的衝擊,配上逐漸熱絡的二創內容,我就一整個栽進了カラおそ沼裡了…( ˘ω˘ )(安定的冷門一直線)
很喜歡長兄松間特有的空氣,就算沒有特別對話也無妨,只要在同一個空間就很放鬆。
雖然對等的關係也很棒,但我也喜歡那種溺愛與被疼愛的關係XDDD
總之這個配對的未來的發展可能性無限大啊!不管是哪種設定都超好吃!╭( ・ㅂ・)و ̑̑ グッ

覺得自己的冷門病會冷死全世界的人,但就是不稍微紓發一下感想不行啊(;´Д`)
如果有更多有志之士可以和我聊天就好了……有嗎?(望誰)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翌日 的頭像
翌日

Voyage─雲想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