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 「おそ松さん」的衍生同人
(2)BL要素基本上無(自我感覺)
(3)另外寫的人平時是以長男受為主食,所以(ry
(4)「くん」時代作品為讀
(5)衍生原出處是來自於「恐怖の下宿人」(←請優先閱讀連結內容)
(6)稱呼沿用日文,妄想滿載,對兄組間的關係有作夢過頭的成份
(7)長男的精神面不是鐵打的(←重要)





不可能。



不可能。



絕對不可能。



一定是自己看錯了。



おそ松全力的往家的方向奔跑,腦內不斷的浮上否定的抗拒反應。
儘管打從心底如此認為,他卻沒有勇氣回頭確認第二次。
只是盡快鞭策自己懦弱的雙腳,趕緊逃離原地。



"喀啦─" "碰磅!"

猛力的拉門聲,接著伴隨一聲巨響。
聽見自我主張強烈的歸來提示,神經質的チョロ松反射性皺起眉頭。
將看到一半的求人誌放在桌上,站起身準備到玄關開罵。

「十四松!不是和你說過多少次……おそ松哥哥?!怎麼了嗎?!」

結果映入眼簾的,卻是氣喘吁吁倚靠著門板的長兄蹲坐在門口。
意料外的情況瞬間削減掉チョロ松的怒氣,馬上慌張的擔心起對方的狀況。
一直沉浸在思考中的おそ松,抬頭看到弟弟的瞬間露出了些微錯愕的表情。
但為了不讓他察覺出自己的動搖,很快的擺出平常嬉笑的樣子,像是沒事般的打哈哈道:

「唉呀~突然想到有急著想看的節目就一路跑回來了,結果太久沒跑步,一到家就腿軟了嘿☆」
「搞得這麼誇張是想嚇死誰啊!!」當然此話一出又讓チョロ松的憤怒瞬間飆破MAX值,「真是,害我白擔心一場。」
「嘿嘿嘿~~抱歉啦~~~」
「嘖。」



雖然おそ松這麼說,不過身為小時候的最佳拍檔,チョロ松仍隱約覺得有哪不對勁。
證據就是說著要看特別節目的長兄,打開電視之後,就只是單純的直盯著前方發呆。

這個樣子非常難得。

稱不上誇獎,不過おそ松是個非常會隱藏自己心聲的人。
總是將最重要的本心給包裝的好好的,不讓他人知道。
哪些話是真的、哪些話是假的,分辨不出來的兄弟們時常被他給耍得團團轉。

但現在的おそ松似乎連修飾的氣力都沒有,像是拒絕思考般的放空腦袋。

也許是他想得太多。
不管對長兄再怎麼嚴厲,チョロ松還是對這個老拍檔放不下心。

「吶,おそ松哥哥…」
「我們回來囉!」「回來了回來了!」

和十四松一起去打棒球的トド松雙雙歸宅,打斷了他的發言。
原本鬱悶的想法和空氣也跟著弟弟們的回來一掃而空。
おそ松和進到客廳的トド松有一句沒一句的開始閒聊,結果錯過了再開口的時機。

『算了,之後再問也沒差。』就暫時把這心事給忘到九霄雲外去了。



「那我要出門囉。」
「啊,等一下等一下。」

隔天,因為有橋本喵的小型演唱會、和定期的被逆搭訕計劃的緣故,チョロ松和カラ松剛好同時要外出。
不過在準備離開的時候,他們卻突然被おそ松給攔了下來。

「可以陪我一下嗎?」
「「哈?」」
「和你們要去的地方在同一條路上,拜託啦!拜託!!就陪我去看一下!」

看著長兄必死合掌拜託的模樣,カラ松有了先前被他給從橋上嚇到摔進湖裡的慘痛經驗,所以十分猶豫。
チョロ松倒是想起了昨天おそ松心神不寧的樣子,會提出這個要求應該和這件事有很大的關係,於是勉強答應。

「…好吧。」
「耶?為…」沒想到他會同意,カラ松雖想問原因,卻立刻被チョロ松用眼神制止。
「太好了!還是チョロ松明理~」
「但是,」擔心歸擔心,チョロ松不忘先對其他的可能性提前做出預防,「如果是騙人的、還是什麼不重要的芝麻小事,就給我走著瞧。」
「啊、啊啊…」おそ松開心的笑容頓時僵住,意料外的反應讓チョロ松和カラ松感到一抹的不安。



三人一同出門之後,おそ松的態度仍和平時沒什麼兩樣。
一邊和弟弟們聊天嬉笑,卻又不著痕跡的左顧右盼,似乎在尋找什麼。
步行了約20分鐘,快要抵達Live會場的時候,突然一個陌生的男聲從旁響起:

「おそ松。」
被這麼一喚,おそ松宛如生鏽的機械人偶,戰戰兢兢的緩緩轉過身。
眼前的男人年約40歲,手拿公事包,一身西裝筆挺,像是路上隨處可見的普通上班族打扮。
下垂的雙眼配上溫和的微笑,就算是第一次見面也能給人十足的好印象。

「昨天在路上看到的就是你啊,我果然沒有認錯。」

童年時恐怖的回憶,洪水般無情的傾洩而出。

「十年沒見,感覺整個人都不一樣了。」


──碰巧知道真相的悲劇、
 ──威脅的話語猶如詛咒、
  ──充滿憎惡與憤怒的雙眸、
   ──狹小緊迫的混泥土水管、
    ──蠻橫不講理的暴力襲來、
     ──說不出口的絕望與苦悶、


『好可怕』


『好痛』


『好黑』


『好狹窄』


『好寂寞』


───我在這裡,救救我,不要留我一個人!!

 

 

男人非常親暱的向おそ松搭話。
隨著他一步步走近,混亂的心跳,不自然的呼吸急促。

「近來好嗎?過得如何了?」
「…啊…嗚啊……」

背後可以感受到弟弟們懷疑擔心的眼神。
但被恐懼給完全支配的當下,已經沒有多餘的心力顧及這些。

『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不要過來───!!』

不管任何對象都能應對自如的おそ松,十分反常抓著胸口並露出僵硬的表情。
努力的張口說話,勉強吐出的只有不成調的嗚咽呻吟。
緊張感蔓延全身,想要擺出笑容,卻只是露出似哭似笑的樣子而無法成功。
看不下去的チョロ松猛然伸手把おそ松往身後一拉,推到了カラ松身邊。

「不好意思,哥哥的身體狀況似乎不是很好,沒別的事的話,可以請你立刻離開嗎?」代替哥哥站在對方面前,用字遣詞看似禮貌,態度卻非常不客氣。
「………」輕抱著おそ松顫抖不止的身體,握住他冰冷的手,退一步在後的カラ松也無語的散發著兇惡的低氣壓,以殺人般的眼神瞪視著眼前的男人。
「實在抱歉,一時懷舊就一鼓腦的說了一堆話。」男人抱歉的抓抓頭,對他們兩個的反應不太在意,「那我就先告辭了。」


「"期待以後還可以像以前一樣一起玩喔,おそ松"。」




「……」
「……」
「……」

男人離去後,おそ松像是被解除了緊縛般,整個人垮了下來。
腿軟的他無法行走,現在是被カラ松給背著,三人無言的走在回家路上。

「吶…チョロ松,演唱會怎麼辦?」
「這種狀況叫我怎麼能夠安心的去啊?!」
「嗚……」
「喂,你嚇到大哥了。」
「嘖。」

雖知道長兄心裡很不好受,チョロ松就是沒辦法壓抑住自己焦躁的情緒對他大聲。
カラ松一直安靜的沒多說什麼,但應該也和チョロ松是差不多的心情。

「……我到剛剛才想起來,先前的那個男人該不會是…」
「嗯,你沒記錯。」
「真的假的啊…」
「怎麼回事?」

聽到おそ松肯定的回答,チョロ松頭痛的掩臉長嘆。
不了解發生什麼事情的カラ松問道。

「你還記得小時候,曾經有個男人來我們家寄宿的事嗎?」
「………有嗎?」
「有啦!真的是腦袋空空耶你。」チョロ松不耐的補充,「那個男人來我們家之後,幫了爸媽做很多事,連我們的作業都幫忙寫……說到這你有印象了吧。」
「…啊!啊啊啊…好像是有這回事沒錯。」遲了一拍,カラ松總算也回想起來,「…後來哥哥就很常被那個男人一起帶出去玩,小時候的我們都很羨慕呢。」
「可是一問起是去了哪裡、玩了什麼,おそ松哥哥卻什麼都不肯說……」
「……」

チョロ松邊說邊瞥了おそ松一眼。
而他抖了一下肩膀,明顯的對這句話有了不同的反應。

「吶,哥哥。」停下腳步,チョロ松用相當嚴肅的聲色問:「小時候到底碰到了什麼事?現在可以告訴我們了嗎?」

「……不行…」
「哥哥?」細細的呢喃消逝在風中,摟著自己脖子的雙臂突然加重了力道,カラ松擔心的出聲。
「…不行…不可以說…要當個好孩子…不可以…不可以…」

像是給自己催眠,おそ松不斷的重複這段話。
異常的模樣嚇了他們一跳,チョロ松連忙用力的搖動長兄的身體。

「哥哥!!おそ松哥哥!」
「…!!」被他的吼叫聲給喚回神,おそ松驚訝的瞪大雙眼,隨即頹喪的低下頭,把臉埋進カラ松的背上,「…抱歉,原諒我,我不想再談這件事…」
「可是……!!」
「チョロ松。」制止了急迫的弟弟,カラ松皺著眉搖搖頭,示意他話題就暫時到此為止。
「唔…那之後到底該怎麼辦才好?!總不能一直繼續下去吧?!」
「嗯~只好先宅在家避避風頭囉。」
「說的這麼輕鬆!」
「哈哈哈~~」

和チョロ松的一來一往已經稍微恢復了點元氣。
感受著弟弟們的好意,おそ松沉下了自己所有的情緒,將現在的心情化為感謝。

「……謝謝啦,真的。要不是有你們兩個在我身邊,到底會如何還真不敢想像。」
「哼,既然如此就不要再讓做弟弟的我們擔心,混蛋長男。」
「小事一件,Brother。」

『要是事情能就這樣落幕就好了。』

──逃不出過去的創傷,おそ松在內心默默祈禱著。

 

 

Fin.

後記兼反省:

因為群裡大家都很熱烈的在討論,一時手癢就來挑戰看看了XD
不過寫起來比想像的要困難很多,最主要的還是「絕望感」不夠深刻。
我真的沒辦法去虐待自己喜歡的角色啊…中段的內容和編排是改了再改的結果orz
最近在P站和推特上刷了不少東おそ的圖文,很多作品的表現真的都超理想的。
可是理想歸理想,能不能寫出來又是另一回事,天生HE思考的我就是做不到啊orz

刻意不讓「東鄉」這個名字出現,只是覺得十年前、還是小孩子的記憶,應該是不會記得這麼多。
真的有印象也忘不掉的,是最深刻的心靈創傷。
關於「那個男人(東鄉)」的捏造設定,因為可以騙過一整家的人,表面上看起來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

不過實際本性就如原作看到的那樣,真實的身分是兇惡的強盜,大概還含有詐欺師的要素。
碰到おそ松只是巧合,會刻意出聲接近,純粹是想看他害怕的模樣。
所以這次的遭遇,完全是運氣不好而已,那個男人本來就沒打算在這個鎮上停留太久。

一開始文章的雛形只有「おそ松和東鄉再會」的概念,在擬草稿的時候覺得這樣太短了,在私心之下就把カラ松和チョロ松一同投入。
本來結局是預定「おそ松把一切全都攤開→弟弟兩人說會好好保護哥哥」,結果寫到最後還是沒有說出來。
大概是潛意識的覺得,就算長男在弟弟面前失態,也不想徹底示弱吧。

兄組三人間的互動,對我來說比較沒有上下關係,畢竟這兩個人真的都對長男非常的不客氣XDDD(稱讚)
チョロ松性格比較強勢,態度上咄咄逼人,但是是真的打從心底擔心おそ松的精神狀況。

カラ松則相反,不願傷害兄弟的他,就算おそ松不把心事說出來也無所謂,取而代之的是會花時間一直陪在他的身邊。
一正一反取得了一個很棒的平衡,所以才決定以兄組為中心下去寫這篇文章。

不過呢,真的是天性的長男受腦作祟orz
雖然不是故意的,在重讀文章的時候,突然發現「啊咧?為什麼カラ松和大哥的肢體互動這麼多?」
最近的カラおそ效應還在深深影響我啊,無意識超可怕的(抹臉)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