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About This Site

‧內含「同人二次創作、BL、腐女子向」,若無法接受者,請速離
‧第一次來訪者,請參照Menu的「關於這個BLOG」部份
‧站內文章皆為本人所有,如有需引用轉載,請先行通知
‧連結自由,logo在Link集內
‧文章雜多,請愛用站內檢索

‧主要推廣:
【Nico動畫】歌手、實況玩家視聽心得
【其他作品】雜食中,基本冷門(哀)

‧更新紀錄(9月)

─關於同人創作─
‧二次創作文章,若涉及歷史,難免有錯誤的情況,對此還請見諒。
‧沒用到歷史資料的二次創作文章,則以原作為概念衍生。

‧站內A.P.H相關鎖碼提示:我國的誕生日?(4羅馬數字,俗稱雙○節XD)
‧站內Jikkyo同人創作規定請見右側連結(含密碼提示)


前言:
‧「おそ松さん」的衍生同人
‧BL要素基本上無(自我感覺)
‧寫的人平時是以長男受為主食,所以多少都有一點感覺殘留( ˘ω˘ )
‧稱呼沿用日文,個人設定滿載,性格崩壞可能
‧發想源自於
‧メシマズ長男
‧沒頭沒尾超突發



《料理男子急增中!》

“會烹飪的男性很受女性歡迎,是否曾聽人如此說過呢?”
“能夠做出美味的料理,不論性別為何,都會被大家投以稱羨的眼光。”
“但為什麼料理男子特別容易使女性動心,讓我們在此分析他們受歡迎的訣竅何在──”

沒有軍資金可以去柏青哥店或賽馬場征戰個幾圈的おそ松,今天也一樣龜在家歌頌著尼特人生。
無聊的來回反覆切換頻道時,意外的發現了這個女性向的生活節目。
簡單的就被”受女性歡迎”的關鍵字給吸引住的他,馬上停下動作,全神關注的傾聽著女主播輕快甜美的介紹聲。

會這麼專心的理由當然只有一個,就是為了六胞胎的女神─トト子。

『哇~這個蛋糕好好吃喔。』
『是嗎~是嗎~嘿嘿嘿~』
『トト子是頭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蛋糕呢,おそ松君是在哪裡買的呢?』
『猜猜看!』
『嗯…車站前新開的那間咖啡店?』
『不對!』
『赤塚百貨的甜點專櫃彩松?』
『噗噗~不正解!』
『おそ松君真壞心,快點告訴我嘛~』
『嘿嘿嘿~聽了不要嚇到喔!這個蛋糕呢,是我做的!』
『真的嗎!哇~好厲害~トト子最喜歡おそ松君了!』

 

 


「呼呼呼…沒問題…這絕對行得通……」
要是末弟或三男在場,一定會吐槽他腦內可悲的童貞妄想並鄙視他顏面崩壞的表情。
可惜的是現在弟弟們全都不在家,也就沒有人可以阻止他的烹飪計畫。

心動不如馬上行動,おそ松立刻站起身來到廚房。
不過想歸想,蛋糕這類的點心對初學者的他來說難度還是太高。
如果要說料理中基本的基本,那當然還是──

「好!那就開始吧!」

確認冰箱內的材料充足,おそ松圍上平常母親愛用的白色圍裙,捲起袖子準備大顯身手。



“トッティ:【速報】おそ松哥哥正在廚房做料理”

「哈?!」打開Line的通知訊息,管不了是在人來人往的路上,印入眼簾的文字不禁令チョロ松大喊出聲。

就チョロ松對長男的認知,利己主義的おそ松從不做沒有效益的麻煩事。
反過來如果有利可圖,會發揮比平常還要積極數百倍的行動力。
配合天生人渣的渾蛋性格,犧牲兄弟甚至是自己的自尊都在所不惜。

“トッティ:【悲報】房子裡充滿了異味和怪煙”

「嗚哇……」末弟緊接著捎來的訊息,チョロ松反射性的露出複雜的表情。

本來就不期待那個長男能做出什麼好東西,但從字面上來看情況似乎比想像的還要糟糕。
雖然很不想面對現實,不過為了吐槽不在的空間著想,チョロ松還是加緊腳步趕了回去。



「我回來…噗喔!」
「チョロ松哥哥!!」

聽到三男回來的聲音,トド松立刻從客廳衝出來撲到他的身上。
承受不住一個成人男性造成的衝擊力,チョロ松差點被撞出內傷。

「冷、冷靜點,是發生什麼事了?」
「嗚…紫色的煙…黑色的泥沼…啊啊啊…おそ松哥哥不要加那個東西下去…!!」

重新站穩後,チョロ松連忙詢問末弟現況如何。
可是トド松只是抱著頭痛苦的喃喃自語,怎麼看都像是SAN值被削弱至40以下,瀕臨一時發狂的可憐人。

「トド松!醒醒!」無可奈何之下チョロ松只好使出精神分析(物理),讓他回過神來。
「好痛!……啊!我剛剛怎麼了?!」
「差一點就要進入狂氣判定了,現在好點了嗎?」
「除了臉頰很痛之外都還好……」
「所以現在的情況如何?」
「料理…該說是料理嗎?」頓了一下,トド松修改了一下說法,「應該說是黑魔術的產物已經完成了。」
「真的有這麼慘…?」
「無以名狀的外貌,看一眼就…啊啊啊……」光是回想都令人覺得忌諱的樣子,トド松的SAN值又再被削弱了幾分。
「好好好我知道了,不用再想了。」

吞了口口水,チョロ松戰戰兢兢的緩緩走到客廳門口,做好心理準備後用力拉開拉門。
首先竄入鼻間的是一股酸甜又焦臭的詭異氣味,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灰煙使得室內看起來有些昏暗。
而話題中的那鍋異界產物X(假稱),很有活力的冒著氣泡被放在茶几的中央,和後面長男燦爛的笑容形成強烈的對比。

「チョロ松~你回來的正是時候,我剛好把咖哩煮好囉~」
「咖哩?!這個黑漆漆黏答答的東西是咖哩?!給我向印度人和咖哩愛好者道歉!!」
「怎麼看都是咖哩啊,只是顏色不是褐色的而已。」
「光是這樣就差很多了!還有咖哩的其他要素去哪了?!」
「這個嘛…馬鈴薯(泥沙化)、胡蘿蔔(藍色)、豬肉(焦炭),你看全都有啦!」
「……不行了這個長男,不想點辦法不行……」

連環的吐槽攻勢對奇蹟的笨蛋完全發揮不了作用,チョロ松頭痛的掩著臉,不知該如何是好。
偏偏在這個節骨眼上,平時歸宅時間七零八落的兄弟們,都同時選在這個時候回到家裡。

「唉呀……」看著不幸增加的犧牲者候補們,躲在チョロ松身後的トド松發出嘆息。
「Hey,Brother怎麼了?全都擠在門口。」
「啊~看一眼就知道了,但我建議你不要進去會比較好。」沒有多餘的心力攻擊對方誇張的語調,トド松沉重的勸說道。
「喔、喔,我了解了……」輸給末弟的氣魄,カラ松率直的退後了幾步。
「……」本來站在カラ松和十四松身後的一松,似乎從剛剛的對答中察覺了什麼,悄悄的離開了一下,再回來之後,手上多了個從儲藏室翻出的急救箱。

「吶吶!我做了咖哩喔,大家快來吃嘛!」おそ松笑容的背後,弟弟們似乎看到了死神的幻影。
「「「「………」」」」理所當然,沒有任何一個人對他的招呼有反應。
「哇!おそ松哥哥的料理!」不過松野家的核彈頭十四松就不同了,聽長男這麼說,他興致勃勃的擠到了茶几旁,「我我我!我要一盤!」
「嗯嗯嗯~十四松真是個好孩子~」おそ松感激的用雙手開心的搓揉弟弟的頭髮,「給好孩子十四松,哥哥我盛個特大碗給你!」
「真的嗎!超感謝!」

「還有人要嗎?」
「「「「…………」」」」對上長男期待的眼神,四人迅速的避開視線繼續保持沉默。
「……這樣啊…就這麼不想吃嗎……」弟弟們露骨的態度讓他有些傷心,おそ松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落寞,「也是啦…トド松一臉世界末日的樣子、チョロ松剛剛也嫌棄到不行、一松連醫藥箱都準備好了……」

『絕對是裝可憐……』熟知長男性格的トド松依然不買帳。
『白癡才會上這種蠢當……』チョロ松沒好氣的翻了白眼,還不屑的呿了一聲。
『不過照這個話題的流向……』一松重新拉正下滑的口罩,撇了一眼身旁的人。

「──カラ松,你不覺得弟弟們很過分嗎?」
「…欸?」

完全沒想到おそ松會針對自己,慌慌張張的看向其他的弟弟們,三人不約而同露出憐憫的表情。
領悟被他們給切割捨棄的瞬間,カラ松忍不住咬牙憤恨起六胞胎在危機時的無情與團結。
但比起手足的背叛,更重要的是該怎麼擺脫眼前的最終BOSS。

「大家都好冷淡啊……」おそ松嘟起嘴不滿的抱怨。
「啊啊…那、那也是Brother們的愛情表現嘛。」カラ松戰戰兢兢的回答。
「但是只有カラ松不一樣對吧?」
「欸?」
「カラ松是次男嘛,是我底下第一個弟弟,溫柔的你一定能聽哥哥我這個小小的請求對吧。」
「嗚…!!」

「哎呀哎呀…」聽おそ松如此說,トド松無關緊要的聳肩小聲嘆道,「正中紅心的關鍵字連發。」
「這下沒地方可逃了。」チョロ松搖搖頭。
「南無。」一松更是直接合掌做好超渡次男的準備。

「吶~カラ松,有聽到嗎?」おそ松繼續追擊,「是男人的話就一不做二不休的答應吧!」
「唔唔唔唔唔~~~說、說的也是!」完全說不過長男的カラ松直接豁出去,推了推墨鏡隱藏住自己無奈的淚水,「來吧!おそ松!」
「哇咿~カラ松果然是最棒的弟弟了~」
「……」踏入客廳就好像緩步走上處刑的斷頭台。
「カラ松…吃不下的話不要勉強,我們都懂的。」看著カラ松鐵青的臉色,チョロ松忍不住開口說。
「……那你要代替我嗎?」
「不用了謝謝。」3秒收回前言,順便配上清爽的職業用微笑。

抱著沉重的心情來到茶几旁,拿起湯匙的手有如千斤重,他慎重的勺了一口。
不只カラ松,連門口的三人都也跟著緊張起來。
做好心理準備,張開嘴一鼓作氣的吃下──

「…啊咧?」沒有想像中強烈的反應,トド松發出困惑的聲音。
「該、該不會真的沒問題?」チョロ松跟著動搖,「不不不不,這絕對不可能…」
「世界上也是有很多不可思議的事。」一松煞有其事的應和三男的疑問。

話題中的カラ松再吃下一口後遲遲沒有動作。
突然,他舉高拿著湯匙的右手,抬起頭:


「我的生涯…一片無悔…」留下和某拳王相同的遺言,就這樣筆直的往後倒下。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カラ松哥哥!!」
「嗚…!一個好人就這樣被犧牲了……!」
「埋了嗎?要埋了嗎?」直接捨棄急救的步驟,一松拿著不曉得從哪變出的鏟子在旁詢問。

「真的有這麼糟嗎?」無視於次男被毒殺的現場,おそ松打從心底感到困擾。
「要不然你自己吃看看啊?!」
「唔~」之後也勺了一口進嘴內,「很普通啊…還是最後加去提味的東西效力太強了?」
「欸?啊?哈?」おそ松平然的反應讓チョロ松非常錯愕,嚇的他連追問都忘了。
「吶,十四松呢?你覺得如何?」轉問旁邊還在埋頭苦吃的五男。
「超厲害的!裡面有硝化甘油的味道耶!」
「TNT(黃色炸藥)?!…啊不對,為什麼你會知道硝化甘油的味道?!還有到底是加了什麼才會有這種味道?!」
「可是我和十四松都吃得下去了,純粹只是カラ松太弱而已嘛。」
「拜託~おそ松哥哥,不要拿你和十四松哥哥的人外體質當作基準好嗎?」
「欸~可是你們都不吃嘛!只有我和十四松又吃不完。」おそ松憤慨的皺起眉,「要不然這鍋東西該怎麼處理?」
「這種埋了只是傷害地球的產業廢棄物……一松。」チョロ松一彈指,穿著像是某世紀末聖帝軍的四男扛著火焰放射器登場。
「啊,我覺得不要這麼做比較好喔。」完食那盤可怕的東西,十四松的這句提醒來得太晚。

「污物消毒啦──!!」

火焰燒到目標的瞬間,"轟"的巨大爆炸聲同時響起。
十四松先前說的感想真的是單純的事實陳述,在劇烈的化學反應之後,松野宅也跟著被炸個面不全非。
結果長男大人的完美烹飪教室僅僅3小時就畫下句點,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Fin.



後記:
當初看到那個和Nico合作的企劃圖時,就燃起了非得用這個梗來寫點什麼的使命感XDDD
本來在腦內構成只是簡單的對話文,實際寫起來的內容比像像的長,但是很滿足XDDD
不是故意的,不過在裡面用了不少北○神拳的梗,如果有人能看出來我會很開心(淦
要是不懂POSE的擺法(?),可以直接用文內的台詞去問Google老師,應該一搜就會看到了。

文章內的角色定位大致如下↓
おそ松-事件的元凶,不喜歡參照食譜所以加了一堆怪東西,鐵胃,不是味覺白痴(重要)
カラ松-普通人,安定的不憫
チョロ松-有他才可以讓故事成立的要角一號,吐槽力對上長男還是顯得不足
一松─不怎麼出聲的自由人,把爆走的狀況繼續升華的藝人精神
十四松-人外,有什麼超展開,期待他就對了
トド松-間接受害人,有他才可以讓故事成立的要角二號,常識人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