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おそ松さん」的衍生同人
‧BL要素有,カラ松→→│名為家族的厚牆│→→おそ松
‧不聽人說話的サイコパス次男
‧情緒不穩定的サイコパス次男
‧很吵很煩人的サイコパス次男
‧很重要所以要說三次(淦
‧稱呼沿用日文,個人設定滿載,性格崩壞可能
‧把想寫的東西全加在一起的雜煮文,結尾失蹤





「啊啊…おそ松!這麼晚才發現你的心意,實在是太抱歉了,為了表示我最高的歉意,我們現在就出發去教堂結婚吧!」
「?!」

刷的一聲門被粗魯的拉開,最強的Psychopath襲來。
本來側躺在地上看著漫畫的おそ松,還搞不清楚狀況,就被カラ松給打橫抱起。


「等等等等等一下?!結婚?!誰跟誰?!」
「當然是我和你囉,My Honey。」
「嗚哇……」

做了個眨眼的動作,露出一松俗稱的クソ松微笑。
おそ松反射性的嗚咽出聲,顯得有些退避三舍。

「慢著慢著…先讓我整理一下。」
「嗯~?」

頭痛的揉揉眉心,因為カラ松沒有把人給放下來的意思,而且掙扎只是徒增自己的危險,おそ松只好將就的在他懷裡繼續剛剛的話題。

「你剛剛說什麼?……”這麼晚才發現你的心意”?那是什麼意思?」
「Sweet little devil おそ松,吊人胃口的小惡魔,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囉。」
「痛痛痛痛我的肋骨…太長了!名字前面的冠詞太長了!還有你在說什麼我根本沒有印象!」

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おそ松完全不記得自己有說過任何會讓次男進化成Psychopath的發言。
雖然他本來的性格就有前兆了,也不該在這個時候突然打開開關。


「害羞的Shy boy,再仔細回想一下,像是a●‧a●雜誌、角色書、還有最近的活動~」
「唐突的第四面牆發言!」

吐槽本來不是おそ松的工作,不過カラ松穿越次元的對話,實在讓他不吐槽都不行。





「……嘛,如果說是最近的訪談,給弟弟的訊息不就是那樣?還有那個什麼…” Beautyカラ松”?哎呀那真是傑作,漫畫都比不上你的寫真集有趣~…噗噗噗一想到我的骨頭又痛了~」
「No No No,這一定是給我的Love message,只是蘊含在內心許久的熱情已經無法壓抑,才會不自覺的慢慢從言行洩漏出來,我懂!我都懂喔!おそ松!」
「…看眼科已經不行了,去デカパン博士那邊檢查還有沒有救啊……」

就算おそ松做了解釋,カラ松仍沒有聽取的意思,持續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

「總之拜託你先放我下來吧。」
「為什麼?不是等一下就要進教堂了嗎?」
「……カラ松。」
「是。」

おそ松體悟到,不和他徹底來個一對一對峙會沒完沒了。
一直維持著被公主抱的姿勢無法好好談話,要求他把人放下,カラ松還是一副絲毫不能理解的模樣。
おそ松壓低了嗓音威嚇他,再怎麼樣Psychopath,身為弟弟的習性讓カラ松反射性動作。
兩人面對面正坐的模樣看起來有些滑稽,不過對他來說,能不能說服眼前的次男可是攸關著他的貞操安全。

「呼…退個百萬步當我有說過那些話好了……結婚?!」
「嗯。」
「我們兩個都是男的!是兄弟!六胞胎!!同性戀愛外加近親相姦!!別開玩笑了!!」
「おそ松,身為長男的你有很多顧慮我明白。」 
「欸?」
「但我是認真的,沒有在開玩笑。」

無可奈何的以カラ松的幻聽為前提,おそ松深吸一口氣後不滿的劈哩啪啦爆出一連串怒吼。
意外的是,在聽過他的話之後,カラ松卻以無比嚴肅的態度回答他。

「能夠成為兄弟是命運的註定,這麼親密的距離,一般的情人絕對達不到。更別提六胞胎,好幾百億的機率才有可能出生的我們,更是生命的奇蹟啊!和這些相比之下,同性婚姻根本是小Case,No problem!」
「欸…?」
「來吧!おそ松,現在就差你了,Marry Me!」
「…不、不要過來…!」

詭辯。
全部都是詭辯。
乍聽之下似乎一切都很合理,但法律倫理之類的問題根本沒有解決,只把答案往樂觀的方向解釋。 
發揮在戲劇社練習出來的好嗓音,用誇張的動作比劃畫著自己的理想,カラ松神采奕奕的吐出全部的想法。
張開雙臂一副『隨時撲過來都可以喔Baby』的樣子,不容拒絕的強烈氣勢,讓おそ松本能的感到害怕。

「唔,這麼說也太傷人心了吧,Honey……啊!」
「噫…!」
「還是太開心了喜極而泣?!…這樣啊這樣啊,我也很開心喔!おそ松!」
「才不是!!」

カラ松對他拒絕的反應顯得不太高興,但看到おそ松眼角的淚光,隨即轉換了思考自顧自的笑了起來。
對方異常燦爛的笑容嚇得おそ松全身爬滿雞皮疙瘩,不過他努力的壓下內心的畏懼振奮精神,繼續和次男爭辯下去。

「一個人說的這麼高興,哥哥我的意見呢?!我的人權呢?!」
「只要知道おそ松喜歡我不就代表一切了嗎?」
「那是以”退百萬步認可”的前提!我、沒、有、說、過、喜、歡、你!!從來沒有!!」
「……………………真的?」

清清楚楚,一字一句,おそ松焦慮的用力拍打地板如此主張。
在經過一段不算短,卻讓おそ松十分痛苦的沉默之後,カラ松才低低的吐出這兩個字。

因為輕浮幼稚的語調,大家都對おそ松的發言總是聽聽就好,沒有可信力。
但當他使用全部的語彙力開始具體力爭的時候,就代表他是真心這麼想,非得做到這種地步才會讓人相信他說的話,算是平常言行不良的自作自受。

「真的。」
「沒有?」
「沒有,完全沒有。」
「……」
「……」
「…………嗚…嗚嗚嗚嗚…嗚啊啊啊啊啊啊啊~~~」
「欸欸欸欸欸欸欸欸?!」

反覆的再次確認,似乎是終於接受了事實,カラ松突然嚎啕大哭起來。
情緒不穩定這類的情況,在個性豐富的松野家內算是日常茶飯事。
不過眼前這個像孩子般大哭特哭的成人男性,光是在畫面上就非常殘害視覺,可以的話おそ松還是希望他能快點停下來。

「好啦好啦不要哭了…都幾歲了還哭成這樣……」
「嗚嗚嗚…還不是おそ松害的……」
「可是所有的元凶都是你啊,我又沒有錯。」
「而且…而且還…還說…討厭我!!哇啊啊啊啊啊~~~」

不管大家說おそ松的性格再怎麼人渣,他終究是六胞胎的長男。
雖然本心是想叫カラ松快點閉嘴,おそ松還是伸出雙手抱住比自己來得強壯的弟弟,拍拍他的背安撫情緒。
接觸到哥哥的體溫,カラ松也不客氣的緊緊抱住對方,邊把頭埋進おそ松的頸窩內,滾落的眼淚和鼻水染濕了他的帽T。

「的確我是沒有說過喜歡你,但也沒有說過討厭你啊。」
「………是嗎?」
「喔。」
「從來都沒聽你說過……」
「欸~一直把喜歡喜歡掛在嘴邊的很害羞耶~」
「呼…Love的Communication有時也是很重要的啊。」
「是是是。」
「Ooch!痛痛痛…溫柔點Honey,會痛啦。」

止住了咽泣聲,カラ松恢復了自己獨特的說話方式,看起來是完全復活的樣子。
おそ松一副拿他沒辦法的模樣,用力的用衣袖把弟弟的臉給抹乾淨。

「但是我還是想親口聽おそ松親口說"喜歡我"啊……」
「哈啊?」
「嗚…哥、哥哥…」
「………在這種時候才露出弟弟的表情,太卑鄙了。」

事情感覺上好像就此告一段落,不過カラ松還是沒有放棄任何機會,儘管被おそ松給兇了一聲,也難得沒有退縮。
將羞恥心和弟弟期待的眼神放在天秤衡量,注重家族愛的おそ松輸給了カラ松坦率的請求。
無奈的嘆了口氣,有些困窘的抓抓頭,深呼吸做足準備。

「…喜歡你。」
「唔唔唔唔唔~~~再、再一次!」
「……我喜歡你。」
「One more time!多點感情plese!」
「………最喜歡你了,カラ松♥」
「Bravo!Ohおそ松你真是太棒了,不愧是我的Sweet Honey!」
「哈、哈哈哈…全身魅力人間國寶的おそ松大人,當然沒有辦不到的事…哈哈哈哈…」

心想的話語,和說出口根本是兩回事。
チョロ松平常批評おそ松是個纖細情感徹底死光的粗俗莽漢,不過害羞的情感似乎還好端端的殘留在心裡。
開口的聲音比想像中的要來得小聲,カラ松雖然有接收到,情緒高昂的他還持續安可了第二段、第三段。
最後おそ松乾脆整個豁出去,用撒嬌似的甜膩語氣,附加直接點名的殺必死滿足カラ松的願望。
カラ松興奮的反應讓おそ松感到心情複雜,仍裝作沒事般的頂著痙攣的嘴角就是一陣乾笑。

「太好了、太好了,這樣我就有證據向大家證明おそ松有多愛我了。」
「啊──!」

從褲子的口袋裡掏出手機,不知何時調成了錄音錄影的狀態,カラ松滿意的搖了搖作戰成功的結果。
因為カラ松切換到弟模式的關係,おそ松一時大意,忘記眼前的次男到底還是個無藥可救的Psychopath。

「不算!!都不算!!而且我說的"喜歡",是指"喜歡(兄弟)"的意思!!」
「對我來說是"喜歡(情人)",當然"喜歡(兄弟)"的意思也沒差,安心吧。」
「啊啊啊啊啊!!快給我消掉!!」

方向性的解釋不同,但只聽隻字片語其他人哪會知道呢?
戰況是おそ松壓倒性的不利,他努力的伸長手想搶下カラ松的手機,挨近對方卻只是被カラ松開心的抱進懷裡,根本無動於衷。
適當的控制自己的力量,カラ松往おそ松身後的沙發一拋,被抱住的他無法轉身,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手機穩穩的彈落在座墊上。

「這個!!大猩猩!!超級!!大笨蛋!!笨カラ松!!」
「連親哥哥都臣服於我的魅力之下,啊啊…我果然是罪惡的Guilty guy…」

おそ松憤慨的用雙手搥擊カラ松厚實的胸膛,咚咚咚悶重的撞擊聲聽起來力道不小。
不過對心情正好且體格結實的他而言,根本不痛不癢,一手輕撥瀏海、邊攬著おそ松的模樣顯得非常自在。
相較之下氣燄漸漸萎縮的おそ松像是洩氣的氣球,一聲不響的沉著臉,不再有任何動作。

「……」
「…おそ松?」
「反正我個人的意思對你來說根本就不重要……」

偏過頭扁著嘴,小六腦的長男鬧彆扭的情緒全開。
他說的也是事實,從頭到尾,都是次男一股腦的將自己的價值觀往おそ松加壓上去。
突如其來的接二連三使他無法招架,氣憤歸氣憤,卻又拿眼前這個Psychopath沒轍。

「話別這麼說,我怎麼捨得讓最重要的人難過呢?」
「呵,那只是你自己認為。打從一開始,你根本就沒有聽我說話的意思。」
「嗚!這、這是不可抗力,Love message帶來的衝擊太大了…」

雙手輕捧著おそ松兩頰,カラ松和他額抵著額,溫柔的說。
但おそ松不領情,挑起嘴角嘲諷的回覆道,一針見血的話語,刺的カラ松有些狼狽。

「哼~再說,只有一句"喜歡"你就滿足了嗎?一直強調的"愛"是這麼膚淺的東西嗎?」
「唔唔……」
「先說好,我可沒這麼簡單就輸給你,カラ松。」

カラ松的精神打擊戰術的確強的驚人,不過六胞胎頂點的長男並非省油的燈。
推開對方,用食指犀利的指向カラ松的胸口,おそ松鮮紅的雙眼燃起了好戰的焰火,天生反骨的他就是不想如此順從人意。

「如果おそ松都這麼說了,那我不拿出實力也不行呢。」
「……欸?」

おそ松說完他的抗戰宣言,カラ松一轉先前眉頭緊皺的模樣,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
感覺到カラ松身上纏繞的氣氛驟變,おそ松不知發出今天第幾次的疑惑聲。

「言語的愛情表現太過表面了,才讓你感受不到對吧。」
「等、等一下…カラ松?」
「最快最有效的方法果然還是這個啊……嗯,應該說一開始就該這樣做。」
「吶!カラ松…冷靜一點…嗯嗯……!!」

扶著おそ松的後腦勺,カラ松緩緩的把他給壓倒在地上。
由下往上看去,背光的關係一時無法看清楚對方的表情,眼前的人就像是個陌生人一樣,おそ松心裡又是一陣驚慌。
還來不及掙扎,カラ松的手便一口氣箝制住他的雙腕,另一隻手則大辣辣的潛入帽T下擺,粗糙溫熱的手掌撫上自己的腰身,おそ松忍不住顫抖低吟。

「おそ松,知道嗎?戀愛的方式,並不是非得從基礎的牽手開始。」
「カ、カラ松…聽我說話!聽到了嗎?!」
「下點重藥從身體開始的關係不也很好?有點刺激,像是連續劇或電影一樣,搞不好這樣更適合你和我,因為我們是兄弟、是六胞胎,禁忌的愛!聽起來多響亮啊!!」

上下來回輕撫了兩三次,おそ松未受過重勞動的細緻肌膚,摸起來觸感良好。
宛如朗誦劇本上的台詞,カラ松自顧自的持續說下去,低沉有磁性的嗓音,意外的有著催眠般的魔力。

「嗚啊!慢著慢著!カラ松!是哥哥我錯了不該這樣挑釁的!」
「呵呵呵,雖然順序錯了,但你會原諒我吧?」
「為、為什麼…?」
「為什麼?你不是曾經說過嗎?」

似乎十分滿意おそ松敏感的樣子,カラ松隨即將手往下滑去探進褲頭,感受到自己的貞操陷入全面危機,おそ松想踢腿反抗,但カラ松立刻跨坐在腿上封住他的動作。

「"兄弟間不管是變態還是色情狂都無所謂",這可是你自己親口對我們說的喔。」
「我有這麼說過沒錯,但不是指這個意思啊!!」
「放心吧,おそ松。安心的把身心都交給我,我一定會以結婚負起全責的,我保證。」

有時光機的話,おそ松很想回到10分鐘前痛毆那個誇下海口的自己,還有回到好幾個月前打醒自己,別這麼簡單就在弟弟們面前裝寬容。
嘗到惡果的現在,任何的辯解都已經傳不到カラ松耳裡。
更令おそ松感到哀傷的是,儘管對次男的行為感到害怕,自意識低下、又比誰都看重兄弟情感的他,有自信在事後仍能接受カラ松的一切。


「那麼我就不客氣的開動囉,My Sweet Honey?」

 

 

 

 

Fin.





おわれ。(切實)

至於長男接下來命運?
當然是被次男吃光抹淨,再被抱到教堂結婚囉☆(σ・ω・)σ
一開始只是單純想寫寫邏輯破綻的サイコパス次男逼迫長男的內容,可以話有點驚悚成分會更好,但文采實在沒多好,加上從構思到動手寫作間的時間拉得長,靈感其實都跑得差不多了。

最後放上和氣氛差太多,想了很久還是砍掉的R-15片段













【廢棄片段】

「嗚啊!啊啊…不、不要!快住手!!」
「呵呵呵,你的心當然我也會一併照單全收,雖然順序錯了,但你會原諒我吧?」
「為什麼……」
「為什麼?你不是曾經說過嗎?」

似乎十分滿意おそ松敏感的樣子,カラ松隨即將手往下滑去探進褲頭,掠過稀疏的陰毛,溫柔的握住おそ松小巧的分身開始搓揉。
男人悲哀的生理需求,在他人的觸碰下立刻起了反應,半勃的分身讓おそ松感受難以言喻的羞恥,想踢腿反抗,但カラ松立刻跨坐在腿上封住他的動作。
最後只能後悔的喃喃回問自己的弟弟,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兄弟間不管是變態還是色情狂都無所謂",這可是你自己親口對我們說的喔。」
「我、我有這麼說過沒錯…但是…哈…我指的不是、這個樣子…呀啊!」
「放心吧,おそ松。安心的把身心都交給我,我一定會以結婚負起全責的,我保證。」

 

創作者介紹

Voyage─雲想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