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おそ松さん」的衍生同人
‧BL要素無,但寫的人是カラおそ推
‧雜文





看著手上拿著的《長男》名牌,おそ松內心並沒有湧上太多實感。
一直以來六胞胎的世界都是橫一列平等的構成,唐突的被指名坐上最前頭的位子,讓他有種被人狠狠背叛的感覺。

不想面對,不想接受。
但隨著時間流逝,他們無法像彼得潘一樣當個永遠的孩子。
試著抵抗、試著爭吵。
在おそ松裹足不前的時候,弟弟們一個一個找尋到自己的定位。

『那我呢?』

左想右想,おそ松簡單的思考對未來沒有太多的設想。
結果不管如何掙扎,他仍逃不了《長男》的稱號。

渡過了壯烈不穩的反抗期,來到安定的青春期。
接下了《長男》的位子,開始學著怎麼妥協與應用。
可是這下又出現了新的問題,而且是比之前還要更嚴重的問題。

“好哥哥的條件是什麼?”

在均一列的環境成長,儘管兄弟間有做輩份之分,也只是口頭說說而已。
每個人心裡都沒有把おそ松當作長兄看待,連他自己也很清楚。

偷偷撇了一眼旁邊接下《次男》稱號的カラ松,坐上第二個位子的他也和おそ松同樣扛上了哥哥的重擔。
和試行失敗的おそ松不同,カラ松的情況更是糟糕。
嘛,本來的性格也是一大敗因就是。



「啊…好累…」
「四節課幾乎都在睡覺的人有什麼好累的?」
「你看看中間那兩個人的樣子,實在是很難搞耶…」
「啊啊…我了解。」

午休時間,同班的おそ松和カラ松,一起到人煙稀少的校舍一角吃著午餐。
扒完便當後,おそ松隨意的就地躺下,就像在家裡的客廳一般隨意翻滾,突然沒由來的嘆起氣來。
但聽過他嘆氣的理由,カラ松也表示贊同的應了一聲。

升上高中之後,固執的チョロ松為了在學校有更好的表現,求好心切的他變得非常易怒而神經質。
相反的,性格內向的一松不擅和人交流,雖然沒有到被霸凌的程度,但人際關係幾近死會,急速加深了他孤僻的一面。
各自累積不少壓力的兩人,基本上還有身為哥哥的自覺,不會對十四松和トド松動手,不過對上面兩個就沒這麼客氣了。

「等他們兩個發完脾氣就沒事了,不過出氣包也不好當啊…」
「チョロ松頂多罵得很難聽而已,一松有時候還會突然出拳超可怕的…」
「嗯?這不是平常他就會幹的事嗎?」
「欸?」

要是有更簡單的方式就好了,偏偏IQ不高EQ也很微妙的他們只能想到這種原始的方法。

「啊~想得我下午都沒心上課了啊~」
「…你本來就都沒在上課吧。」
坐在おそ松斜後方的カラ松看得一清二楚,他吐嘈道。

「好!那乾脆就翹課療傷吧!」
「要是因為出席時數不夠需要補習、或被留級的話可沒人救得了你。」
「別說這麼掃興的話嘛,カラ松~」

拍拍屁股沾到的粉塵,おそ松站了起來。
カラ松話雖這麼說,語氣聽起來也沒幾分阻撓的意思,反而涵蓋著笑意。
其實他的成績也沒比おそ松好到哪去,只是表現上好意的提醒他一下,本意到是挺贊同他的意見。



「FOOOOOOOOO~~~~~~」
「哇啊啊啊啊啊啊~~~~~~」

瞞過警衛和老師的眼睛,兩人偷偷從後門溜了出去。
搭了電車來到離家稍微遠一點的海邊,平日的這個時間看不到半個人影,整個空間就像是被他們給包了下來。
面對壯闊的海天一線,像是要宣洩平日的所有怨念,おそ松和カラ松朝海面大喊喧嘩。

儘管什麼都沒有,他們還是忘我的玩到了傍晚才回家。
沒有替換衣服的兩人,穿著濕衣服搭車,到家之後理所當然的挨了雙親一陣罵,隔天還因為吹了冷風著良,感情很好的一同發燒感冒而在被窩躺上整天。

從結果來看這次翹課的下場實在很划不來,不過中間的過程卻很愉快。
看著彼此糟透的臉色,おそ松和カラ松忍不住相視大笑。

這是他們兩人第一次擁有共同秘密的瞬間。



「…然後呢?上面兩個又去哪裡了?」
「誰知道?每次都只留張紙條交代就人間蒸發了。」

トド松探頭看了一下チョロ松手上拿著應該是隨手從月曆上撕下的碎紙片,上頭簡短的寫了一句:

”我們出門了 byおそ松 カラ松”

何時出發、何時回來、目的地在哪,全部都沒有寫清,只是義務式的交代自己行動的訊息而已。
回神過來發現家裡怎麼如此安靜,找到被任意安置在餐桌一角的紙條,才想到好像少了兩個很吵的人。

「哈囉哈囉~~愚弟們!長兄大人們回來囉!」
而說曹操、曹操到,才剛抱怨完,おそ松和カラ松義氣風發的提著土產踏入客廳。

「齁~~~おそ松哥哥!カラ松哥哥!你們兩個是又跑去哪裡了啦!」
「這個嘛…」
「哼,那當然是…」
「「秘密!」」

面對末弟不滿的質問,長兄兩人很有默契理所當然的回了相同的答案。
畢竟,這是只有哥哥們才知道的事嘛。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