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About This Site

‧內含「同人二次創作、BL、腐女子向」,若無法接受者,請速離
‧第一次來訪者,請參照Menu的「關於這個BLOG」部份
‧站內文章皆為本人所有,如有需引用轉載,請先行通知
‧連結自由,logo在Link集內
‧文章雜多,請愛用站內檢索

‧主要推廣:
【Nico動畫】歌手、實況玩家視聽心得
【其他作品】雜食中,基本冷門(哀)

‧更新紀錄(5月)

─關於同人創作─
‧二次創作文章,若涉及歷史,難免有錯誤的情況,對此還請見諒。
‧沒用到歷史資料的二次創作文章,則以原作為概念衍生。

‧站內A.P.H相關鎖碼提示:我國的誕生日?(4羅馬數字,俗稱雙○節XD)
‧站內Jikkyo同人創作規定請見右側連結(含密碼提示)


前言:
‧「おそ松さん」的衍生同人
‧BL要素有
‧稱呼沿用日文,個人設定滿載
‧笨蛋&笨蛋的組合
‧腦袋不怎麼好的內容(語病)
‧カラ松的性癖捏造(ごめんね),些微變態化(無意識)
‧金錢亡者的おそ松(通常運轉)
‧色氣0,基本下品

 

 

「哈啊~~」


秉持著一貫的尼特族精神,和早睡早起的優良生活無緣的おそ松,睡到日曬三竿才願意從特注的長被團上起床。
邊打呵欠邊邋塌的抓抓肚皮,走下樓後他探頭看了看客廳和玄關,到處都沒有家人的身影。
這也難怪,需要工作的雙親和已排好行程的弟弟們一早全都出門了,只有昨天在チビ太那喝到凌晨才回家爆睡的おそ松例外。


隨意的搜刮冰箱的食材,弄了份簡單的午餐。
吃飽喝足後,掏掏自己全身上下的口袋,除了總金額加起來不超過500元的乾癟荷包,以及一些忘記丟掉的垃圾,這些就是おそ松現有的全部財產。
知道家裡並非安全地帶的弟弟們,養成了凡是外出絕對財不離身的好習慣,而布施恩惠的大金主母親大人又不在家,沒有多餘的收入來源,他也只好取消和小鋼珠與賽馬約會的計劃。


「來看チョロ松上次買的漫畫吧…」


剛好前幾天三男在朋友的推薦之下,用低價買進了一套二手漫畫。
反正閒著也是閒著,加減翻翻也好。
幸好漫畫的內容比想像中有趣,應該可以輕鬆的渡過半個下午。

 

 

「好~無~聊~啊~」


和預期的相反,由於漫畫的卷數不多,全套讀破仍剩下不少時間。
趁著沒人的機會,還順便用右手溫習一下自己的寶貝,和"女朋友們"打個招呼。
餘韻過後,おそ松找出了拼圖和P●P繼續他的Solo play。
但獨樂樂不如眾樂樂,隨著時間流逝越是覺得空虛寂寞。
在差點舉辦第N次空氣梭哈大賽之前,總算是從迷走狀態清醒過來。


「那群傢伙到底都死到哪去啦…哥哥我現在超寂寞的耶……」


大字躺平在房間的正中央,他無聊的在地上翻來滾去。
至少有記住”Newおそ松哥哥”的惡夢,這次他沒有外出騷擾弟弟們的念頭。
不過一個人悶頭亂想還是越想越火大,蠻橫不講理的怨氣在心裡盤踞成形,於是他決定把氣出在待會兒第一個回家的人身上。


「喔?」


聽見了樓下傳來開門的聲音,おそ松爬起來悄悄的躲在視線死角處埋伏。
不曉得是誰誤收了他發出的毒電波,不幸的選在這個時間點回來。


「Hey,Brother們有人在…嗚喔?!」


安定的悲劇籤王カラ松,今天也很安心的抽中了下下籤。
在踏入房間的瞬間,話還沒說完,惡魔長男就向自己襲來。
一出手就瞄準脖子使出擒抱,還確實的直擊氣管,害得他差點一時窒息。


不過看著おそ松背影長大的次男也不是省油的燈。
反射性的使出肘擊,預料他會這樣反擊的おそ松乾脆的立刻將手鬆開,順勢的退後迴避。
身體被解放後,カラ松迅速轉身,踏穩腳步,俐落的回敬一記右直拳。
這一拳雖然交叉雙臂勉強擋了下來,還是讓おそ松有些吃不消。


「嘖。」
『呼~這個怪力大猩猩~』


カラ松不滿的嘖舌出聲。
趁著對方發動下一個攻擊的空檔,おそ松毫不客氣的一腳往他的下盤掃去。
把注意力放在攻擊上的カラ松吃了一驚,利用這個時候おそ松把人給撞倒在地上,再用摔角的招式將カラ松箝制於雙腿之間。


「唔唔唔~~~」
「哈哈哈!!想打倒長男大人,你還早個一百萬年呢!」


論力氣的話,的確是カラ松占上風。
不過兄弟六人亂鬥起來,並不是單靠力氣就好。
懂得如何命中對方要害的おそ松,就是靠著自己獨特的眼光和技巧站在六胞胎的金字塔頂端。


「Gi、Give up!投降!我投降!」
「欸~只有這點能耐嗎?カラ松。這麼早就放棄也太無聊了吧~」


被鉗制住的カラ松,臉被迫用很屈辱的姿勢緊貼著對方的胯下。
如果對象是可愛的カラ松Girl,那當然是求之不得的幸運。
但說是自家的人渣長男?Oh,抱歉,No thank you。
就算已經開口求饒了,得寸進尺的おそ松仍不這麼輕易放過他,故意加重了夾緊的力道。


「おそ松!!おそまぁつ!!快、快不能、呼吸…!!」
「哼哼哼~~」
『這、個混蛋長男…!!』


哼著歌,おそ松刻意忽略カラ松的求救聲。
很不幸的,頭被夾住的這個樣子很難出力掙扎,呼吸困難又削掉了大部分的氣力。
正當他因缺氧,意識處於彌留狀態的時候,雙頰一直受到了おそ松的大腿壓迫,五感漸漸遲鈍下來,卻不曉得為何將精神集中到了觸覺之上。


「……」
「…カラ松?」
「……」
「吶~カラ松,還活著嗎?」


感覺到次男沒了動靜,終於良心發現的おそ松,稍微支撐起橫躺著的上半身,窺視對方的樣子。
雖說是人死了之後隨便都能復活的搞笑漫畫時空,但他可沒興趣因此虐殺自己的親弟弟,他趕忙將腿鬆開。


「嗯?!」


在力道一放鬆的同時,カラ松原本無力的抓著おそ松大腿的雙手突然用力緊掐,變回先前夾緊的狀態。
除此之外,下半身傳來一陣又一陣濕熱灼熱的呼吸聲,更是讓おそ松全身爬滿雞皮疙瘩。


「唔唔唔唔~~カラ松!!現、現在是怎樣?!童貞太久饑渴過頭了嗎?!」
「…嘶…呼…」
「咿──!!不要呼氣!!哥哥剛剛說的話你有聽到嗎?!快住手!」


おそ松使盡全力擺動雙腳掙扎,很可惜的完全行不通。
本來的優勢在カラ松打開了不知名的開關之後,反過來成了他的地獄。


「嗯…嗚嗚……」


像是在品味肌肉的彈性似的,掐住大腿的雙手不規則的上下來回撫摸揉捏。
從背脊由下往上升起一股奇妙的感覺,おそ松忍不住弓起身,自緊閉的口中流洩出些微的呻吟。
抵制著對方進攻的動作徹底停了下來,雙手不安的放在カラ松頭上,就算使力也只是弄亂了他的頭髮而已。


「……吶,おそ松,你知道我選的自慰材料都是哪種類型的嗎?」
「…欸?」


終於結束沉默的カラ松從おそ松的雙腿間抬起頭,面無表情的突然丟出這個問題。
被他一連串意義不明的言行給弄得頭昏腦脹的おそ松,在呆愣了一下之後,還是給了回答。


「女教師、護士、OL…制服系之類的…還有會附生內褲的A書吧?」
「Perfect,不愧是松野家第一人渣的長男,弟弟的嗜好都答的這麼完美。」
「哼哼,那當然,你們的任何一小點變化都別想逃過長男大人我的法眼。」


要是寫作"三男"讀作"吐槽役"的チョロ松也在現場的話,絕對會對長兄兩人的低級對話發出怒吼。
很可惜的是常識兩個字,大概在出生的時候就遺留在母親胎內的他們,這種沒腦的下流話題還持續進行中。


「那你再猜猜,這些材料的共通點是什麼?」
「啊?」
「Very easy很簡單的,仔細回想就會知道了…」
「…啊…等、等一下……」


在對方思考的期間,カラ松似乎忘記當初的屈辱,仍趴在哥哥的雙腿間,毫不介意的任意撫摸。
發揮驚人適應力的おそ松,粗神經的忽視弟弟的奇行,把思緒都集中在カラ松剛剛提出的問題上。


女教師、護士、OL,AV的制服系特色就是那短到不行的窄裙。
窄裙的重點除了突顯臀部線條之外,就是女優修長的雙腿。
A書的生內褲附錄也是同理,會對生內褲感到興奮的人,多半都是性癖好球帶在女性下半身的人。


「おそまぁつ~如何?有答案了嗎?」
「不不不…慢著慢著…不會吧?」


カラ松愉快的拖長了語音,看著おそ松褪青的臉色,很確信他已經有了解答。


「果、果然是童貞太久所以飢不擇食了嗎?哥哥我是男生喔?臭男人的腿有什麼好摸的?」
「喔~這肌肉的彈性軟硬適中的觸感!嗯嗯~實在是理想中的理想,Wonderful!Wonderful!!」
「無視?!…快起來!起來!!…啊啊啊!!臉不要靠過來!」


一見完全是通報不可避的性騷擾案件,但自我陶醉的カラ松,滿足的用臉頰磨蹭柔軟的大腿內側。


如同おそ松推測的,次男其實有著重度的戀腿癖。
論女性到底何處最吸引人?胸部?臀部?
No No No,這些都太即物了,不符合カラ松個人的"美學"。
小腿的纖細緊緻,大腿的白皙柔軟,還有裙襬與併攏的雙腿間那神祕的三角地帶……
啊啊…Guilty!那是何等罪惡的祕密花園!
可惜的是新品童貞之身,至今還沒能有幸親臨那神祕的桃源鄉。


不過現在,瀕臨生死交關之際,在命運女神的捉弄之下,カラ松卻和自己的理想相遇了。


「啊啊~活了二十幾年,果然比起遠在天邊的夢幻,不如近在眼前的現實啊!」
「嗚…唔唔…」


無論如何都掙脫不了次男的禁錮,心一橫,反正男人被性騷擾也不會少塊肉,おそ松很快的選擇放棄掙扎。
但是放任著カラ松不管,原本只是在腿部游移的雙手,不知何時來到了臀部。


「?!」
「おそ松的屁股雖然小,但是沒有這麼僵硬…嗯嗯,臀部果然還是要肉多,摸起來才有感覺。」


六胞胎的體格雖然差異不大,但骨架或是肌肉的分配上多少還是有些差別。
像是有在鍛鍊的カラ松和十四松,體型整體來說看起來就比較高壯。
飲食運動都平衡的トド松是中等,小食但因為四處征戰走動的チョロ松偏瘦。
室內派又不常運動的一松多少有點肚子,和他一樣長時間宅在家的おそ松則是脂肪分散比較均勻的關係肌肉顯得比較柔軟,還因此得意的自稱是"棉花糖身材”。


カラ松一邊說,一邊毫不客氣的張開自己的大掌對著長男的臀部揉捏。
掌心包住臀肉的觸感,果然還是一樣柔軟飽含彈力。
雖然不是故意的,不過那個手勁和動作,無意識的讓人聯想到像是在搓揉女性胸部的感覺。
幸好仰躺的關係おそ松什麼都看不到,要是有鏡子的話,看到カラ松一心不亂邊揉邊分析自己臀部的樣子,絕對會當場羞憤而死。


「吶…おそ松……」


今天おそ松身穿寬鬆的T-shirt和工作服,摸著摸著,カラ松突然覺得好像有哪些地方不足。
停下動作後,カラ松仍卡在他的雙腿間,把身體坐直。
想說總算可以鬆口氣,準備叫人快點滾開的時候,おそ松抬頭對上了次男的眼神,那副認真上下掃過自己身體的視線,忍不住令他打了個寒顫。

「……………幹嘛?」
「可以把衣服脫掉嗎?」
「哈啊?!」


本來想說犧牲自己的腿給他摸個夠就好了,沒想到會唐突的提出更進一步的要求。


「隔著薄紗的神祕感會引起更多探求的好奇心啊,身為男人的你一定懂我現在的心情。」
「不不不,那是在巨乳的性感大姐姐面前才對吧?!會性興奮的對象面前才對吧?!」
「不過在おそ松的腿可以滿足我性癖的前提下,意思不也差不多?」
「太可怕啦!我的弟弟真的是無法溝通的Psychopath!」


カラ松不穩的發言害得おそ松不禁抱頭發出尖叫。
死滅的自我防衛心重新啟動, 可是カラ松放在おそ松腹部上的手因他的掙扎而緩緩施加壓力。
最沒有防備的要害全部暴露在對方身下,內臟的壓迫感讓おそ松難受的皺起眉。
他只好乖乖聽話放鬆身體,這才感覺到カラ松收回加重的力量。


「在失去童貞之前,自己的處女先有了危機,這可一點都不好笑……」
「你在說什麼蠢話?」


おそ松的喃喃自語,カラ松不屑的哼了一聲。


「對おそ松我怎麼可能會有反應,又不是變態。」
「辛辣!」
「我感興趣的只有你的腿而已,放心好了。」
「人渣發言!」
「連這種小事都要計較的男人是很沒度量的,you know?」
「我的錯喔?!」


嘛,對直男來說,就算性癖特殊了點,要對同性興奮果然難度還是太高了。
性癖歸性癖,喜好歸喜好,カラ松意外的不將這兩種情感混為一談。
但おそ松不答應也沒差,カラ松還有可以有方法可以讓他點頭說好。


「現在這裡有張野口英世,當作剛剛的前置金。」
「!!」


刷的一聲,自認帥氣的從懷裡掏出一千元。
小鋼珠大贏不是只有おそ松一人的專利,幸運的是,今天カラ松剛好有一筆金額不小的進帳。
如他所料,在看到紙鈔的瞬間,おそ松露骨的表現出他的動搖。
把錢塞進了おそ松工作服的口袋裡,接著再拿出一張萬元鈔。


「嗯嗯~如何?同意的話,這張福澤諭吉也是你的東西了。」
「……」
「おそまぁつ~?」


夾著紙鈔的手晃啊晃,おそ松的自尊心也隨著紙鈔左飄右移。
金錢亡者的長男沒有不上鉤的道理,カラ松游刃有餘的等著他的回答。


「哼、哼,才一萬元就想收買我,長男大人的身價才沒這麼便宜。」
「再加碼一張。」
「成交。」


秒答。


和朝三暮四爭取香蕉數量的猴子同等,おそ松膚淺的腦袋,根本不需要太多討價還價的空間。
カラ松對自家長男的輕浮性也只擔心那麼些微的幾秒,很快的切換思考,抽出說好的兩張紙鈔,再次塞進おそ松的口袋。

 

 

「那我就不客氣囉。」
「請便~」


不勞而獲的拿到了兩萬一千元,心情正好的おそ松依然躺著,攤開手任カラ松擺布。
鬆開用衣袖綁著的活結,寬鬆的工作服簡單的就被脫了下來拋到一旁。
但カラ松將手伸到T-shirt下襬的時候,おそ松疑惑的出聲制止了他。


「慢著,你要摸的不是只有腿而已嗎?為什麼上面也要脫?」
「脫一件和脫兩件不都沒有差嗎?啊,內褲我會留著的。」
「廢話!」抓住他持續往上掀的手,「追加料金,樋口一葉一張。」
「No Problem。」
「呀~カラちゃん好大膽~」


多個五千塊對荷包滿滿的カラ松來說完全是不痛不癢的出資,他大方的答應。
無視於おそ松假音的尖叫,カラ松粗魯的一口氣脫下他的T-shirt。


在他主觀的印象裡,男人的身材如果是像希臘雕像這樣,有著黃金比例健壯勻稱才是最完美的。
運動量不足的おそ松,整體來說他的體型相當標準普通。
但適當的脂肪分布,像貓或豹一般柔軟有韌性的肌肉,沒有特別突出的骨感。


緩緩的將手放到おそ松的胸膛上,意外細膩好摸的觸感,又讓他再次驚豔。
不常曬到太陽的皮膚和カラ松黝黑的膚色相比,顯得白皙而醒目。


「呼……」
「!!」
「吶…カラ松…要摸的話,動作可不可以快點?」
「啊、啊啊…我知道了。」


おそ松深深的嘆息,打斷了カラ松的思考。
雖然已經入夏,不過幾近全裸的狀態,在有微風吹來的房間裡,還是會覺得有些寒冷。
聽從他的催促,カラ松的右手掌順著胸口,漸漸往下游移。
彈奏吉他而帶繭的指尖,在滑過腰部的時候,おそ松忍不住稍微抖動身體。


『喔…?』
「唔嗯…會、會癢啦……」


おそ松如此抗議,但難得找到了長男的弱點,カラ松刻意伸出兩手輕輕的上下來回撫摸。


「嗯~這樣啊~」
「嗚!啊、…カラ松!!」

兩倍的刺激讓他反射性的彈起上半身,不過馬上就被カラ松壓下。


「抱歉抱歉,等等我會再追加賠罪金的。」
「哼。」


沒有誠意的道歉,聽起來格外讓人火大。
但看在錢的份上,おそ松立刻又靜了下來,只用眼神表示自己的不滿。
カラ松只是笑笑的帶過,無意識的舔濕因興奮而乾燥的的嘴唇。


『重頭戲從現在才要開始呢~』


和先前一樣,カラ松的雙手繞到おそ松的大腿後方,撐開些微併攏的雙腿。
完全就是俗稱M字開腿的狀態,おそ松盡量無視對方的任何舉動,把頭偏向一旁。
接著……


「──?!」


カラ松把身體往後挪開一點位子,彎下腰將臉湊近おそ松的股間,瞬間又恢復到最初那個他認為很屈辱的姿勢上。
本來就不是會特別深思熟慮的性格,拋棄理性的現在,情緒可說是High到最高點。


「啊啊…真的是…真的是…C'est la vie!!」
「嗯、你的人生…啊、這麼簡單…就滿足…嗚嗚…了嗎?」
「那當然!!」

 

臉頰和大腿肉的親密接觸,預期以上結果讓カラ松發出歡喜的呼聲。
拼命忍住頭髮撫過大腿的搔癢感,還有呼吸時噴灑在皮膚上潮濕溫熱的感覺,おそ松使盡全力的吐槽。
不幸指數為松野家第一的次男,抓著這難得的小確幸,滿足的如此回答。


偶爾將おそ松的雙腿往內推,享受內腿皮膚的滑嫩和彈力。
邊不著痕跡偷偷的在腿上輕柔的印下幾個唇印,邊陶醉的感嘆,愛玩的心情不溢言表。
雖然自己額前抵著的是長男的那話兒,鼻間傳來說不上好聞的汗味與少量的阿摩尼亞味,不過對カラ松來說全都無所謂,不如說這個氣味更能刺激性方面的本能。

 

 

「好了!おそ……」


帶著有生以來無比燦爛的笑容,カラ松終於心滿意足的從おそ松的胯下退散。
不過話說到一半,便失速的斷在半空中。


「…呼嘿?…結束了嗎?」


緊繃的身體在聽到カラ松的聲音後癱軟下來。
動用全身的肌肉忍耐,在放鬆之後的身體還有些顫抖。
脹紅的臉頰、濕潤的雙眼、慵懶的吐息,おそ松順著聲源緩緩的將視線投射到カラ松身上。


「カラ松?」
「嗚…!!」


瞬間,興奮的鼓動直擊下半身,單純悲哀的男性象徵有了生理反應。
おそ松也即時的感受到他的熱度和硬度,不敢置信的呆愣著。


「欸?」
「怎麼辦…我真的對おそ松勃起了……」


最錯愕的莫過於カラ松本人,過於驚訝,他無自覺的暴露出自己的窘境。


「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本來只有腿而已…不可抗力…這是不可抗力…!!」
「誰管你啊?!滾開!!」
「噗喔──!!」


混亂中的カラ松抱著頭,喃喃自語的替自己找藉口。
不過おそ松毫不留情的抬起腿就往次男身上掃去,把人踢飛之後,迅速的撿起衣褲逃離現場。

 

 

 

 


後記:
停在這裡真的很抱歉,不過這篇文章本來就是沒有完成打算的殘稿。
想說直接丟出來很可惜,所以就補到一個段落再說,結果不曉得在長什麼…竟然也快七千字…^q^

創作者介紹

Voyage─雲想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腐腐der蘿蔔
  • 愛!!!!!!!qqqqqqカラおそ有那————麼好qqq
    表白太太qqqqqqqq
    其實想看18...(←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