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おそ松さん」的衍生同人
‧BL要素有
‧稱呼沿用日文,個人設定滿載,性格崩壞可能
‧放置太久完全忘記自己想寫什麼的廢棄稿
‧舊題:不自覺的Fall In Love

 

 

沒有錢沒事做的尼特生活,在窮極無聊的時候到底能做什麼呢。
大概就是除了睡覺浪費人生之外,就沒別的事好幹了。
在おそ松睡了今天不曉得第幾次的回籠覺之後,靈敏的聽到似乎有人回到家裡的腳步聲。
這才懶洋洋的從隨意亂躺的姿勢爬起來,活動活動有些僵硬的筋骨。


「哼,Brother我回來了。」
「喔喔,カラ松……」おそ松的話頓時停在半空,「…你的臉怎麼了?」


拉開兒童房的門,カラ松慣例做作的半倚靠在門口,自認帥氣的比劃了個手勢。
如おそ松所問,他的右明顯臉微微腫起,仔細一看上面清楚的烙著鮮明的巴掌印。
聽到對方這麼一問,カラ松反倒挺胸得意的回道:


「這是戰士榮譽的勳章,害羞的Kitty留下來的小禮物而已。」
「齁~」
「……對不起,請讓我把事情的經過給交代清楚。」


おそ松疑惑冷淡的視線上下掃過,讀透弟弟思考的他,簡單的就推想得出原因大致如何。承受不住他無言的壓力,カラ松只好乖乖的在おそ松的面前坐下,將整件事娓娓道來。


 

 


「……本來率先偷跑私交女友的事,應該要公開處刑才對。」
「嗚!」


おそ松盤手抱胸,眉頭緊皺一臉認真的審判カラ松的罪行。
知道自己犯了六胞胎最大禁忌的他,聽おそ松這麼說,不禁緊張的緊繃身體。
但おそ松撇了一眼他臉上的掌印,嘆了口氣接下去繼續說:


「不過看在你被狠狠甩掉的份上,這次哥哥就當個好人,特別赦免當作沒這回事,當然也不會和弟弟們說的。」
「謝主隆恩!!」


意料外的獲得おそ松大赦宣判,カラ松連忙五體投地叩拜感謝。


出於同樣身為新品同士的同情,おそ松也不是不了解渴望女體的慾望和心情。
不過六胞胎的地獄枷鎖,講究齊頭式平等的關係,至今還是沒人能偷跑成功。
就算好不容易成功也會硬生生的被其他五個惡魔強制終結,再過個幾年就要邁向成為魔法師的年紀了,大家多少都有些著急吧。


雖然カラ松是採比較消極的"逆搭訕"方式,但真的有那千分之一的機率,媲美被雷打中的偶然,就是有那種喜好非常特殊的女孩,真的會去和カラ松搭話。
本來趨近於零的可能也沒什麼好挑剔的,因此只要有對象出現,カラ松百分之百都會直接和對方交往。


什麼?你說來者不拒會不會太無恥了點?


關於這點,カラ松是這樣回答的:
「愛情沒有人是天生擁有的,可以後天再培養茁壯,所以率先Bed in來Make Love不是最快嗎?」


嗯,怎麼聽都是非常標準的人渣回答,實在非常感謝。
おそ松本身也是相同思考,所以沒什麼資格說別人就是。


這種朝上床一直線的思考就是他老是被人狠狠甩掉的主因,不過最重要的還是平常被弟弟們批判的痛言行。
果然喜好再獨特的女性,都無法容忍自己的男伴永遠是個無藥可救的中二病患吧。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