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おそ松さん」的衍生同人
‧BL要素有
‧稱呼沿用日文,個人設定滿載
‧強烈的性格崩壞感與情緒不安定(要注意)





從以前到現在,カラ松總覺得自己空盪盪的內心似乎欠缺著什麼。

不是物質方面的不滿足,而是更抽象、更深沉,更難以用言語形容的東西。

真要探究原因,應該還是源自於六胞胎這樣奇特的成長環境。
父母付出的愛是均等而公平的,一視同仁的無私而偉大。
儘管如此,雙親能夠給予的愛情含量還是有一定的限度。
六倍的人數,被配給的份量卻只有少少的六分之一。

或許是長期的供需不平衡,造成カラ松內心的空虛感也不一定。

但哲學的思考向來不是他拿手的項目,活著只要能夠安心的吃睡生活便已足夠。
因此這個複雜的情緒,隨著青春期過後,就被他給放置在內心的一隅,不再被想起。




「呀~天氣真好,是個不管做什麼都一定會有好結果的前兆~」
「呵,所以說,今天的行程果然又是?」
「老地方囉~」

走在人行道上,舒展許久未接觸陽光的肢體,深深吸入一口陽光燦燦清新的空氣,おそ松精神抖擻的說道。
一旁的カラ松聽到他如此發言,做作的舉起手比劃姿勢,了然的回問。
"嘿嘿嘿~"的傻笑著,おそ松的右手習慣性的做出旋轉機台把手的動作,直接代替答案。

"砰砰…砰…"

路過公園時,遠遠的一陣橡皮球的彈跳聲,伴隨著急促的腳步聲,一個小男孩邊追著球,邊從側門的出口跑了出來。
彈了一段距離,橡皮球的彈力漸漸減弱,便緩緩的滾到了馬路中央。
鬆了口氣的男孩放慢動作,將球給撿回來緊緊抱在懷裡。

雖然是車不多的郊區,但因為是行經工業區的必要路線,偶爾會有急速而行的大型車呼嘯而過。
注意到這點的おそ松正要開口呼叫男孩時,轉角處突然現出卡車的身影。
相當老調卻又戲劇化的驚險展開,沒想到會實際發生在自己眼前。

走在人行道外側的カラ松,幾乎是出自於反射動作,在看到車影的同時便朝男孩衝了過去──

 

 

 

 

「真是的!聽到カラ松哥哥出車禍的時候,實在快被嚇死了!」
「就是說啊…該說是命大還是カラ松身體太勇健,幸好只有骨折了事。」

圍在病床邊,トド松沒好氣的向次男抱怨。
雖然十分彆扭,從語氣聽得出來是真的非常擔心對方的安危。
而チョロ松也接在之後幫腔,不過和末弟相比,倒是比較驚訝於カラ松的體格頑強。

「不過カラ松哥哥很帥喔!像英雄一樣!」
「哪有這種救人救到差點連自己小命都丟掉的英雄……」

十四松興奮的揮舞雙手表達自己的崇敬。
一松卻毫不留情的的直接吐槽打槍,但訕笑的聲色裡充滿著平穩的安心感。

「HERO也是有無法避免災厄的時候啊,颯爽現身於現場的我…!」
「「閉嘴。」」
「カラ松哥哥真的是很痛耶~不管是生理還是心理。」
「…欸?」

傷痛似乎沒有在カラ松身上留下明顯的障礙,還能通常運轉的說出這些話就是最好的証明。
被老三、老四強制中斷,以及末弟的毒舌終結,完全是樣式美。

「好啦好啦,會客時間結束囉!」

剛剛一直都沒出聲的長男,原來是在病房外和醫生確認カラ松的狀況。
進房後,拍拍手讓弟弟們把焦點轉到他的身上。

「和醫生確認完全治好至少要花上三個月,所以麻煩你們幾個回去和媽媽一起整理住院需要的東西,瞭了嗎?」
「「「「了解!」」」」

おそ松的一聲令下,確實的指示,弟弟們沒異議的遵從。

「おそ松哥哥呢?」

退出病房前,チョロ松轉頭問道。

「這個嘛…我要在這邊稍微待一下再回去。」
「……別太勉強啊。」
「哈哈,我知道啦。」

稍微頓了一下,おそ松難得將眼神撇開,不直視對方,淡然的回答。
本能的察覺到他不自然的反應,但チョロ松沒有當場點破,只簡短的交代了一句。
感謝他的體諒,おそ松苦笑著向他揮手道別。





一轉先前的和氣藹藹,兩人獨處的空間顯得死寂。
看不出おそ松現在的情緒,長男少見的沉默讓カラ松非常緊張。

「おそ…」
「カラ松。」

本來想率先出聲打破僵局的カラ松,話還沒說完就先被人截斷。

「小弟弟的爸媽很感謝你喔,HERO也挺不好當的對吧?」
「嗯、嘛…是沒錯。」

意料外的開頭,沒有剛剛自滿的模樣,カラ松只覺得困惑。
不過下一秒──

「這個超級大笨蛋!!」
「痛!!」

おそ松顧不得對方現在是傷患,使出全力的一拳砸在カラ松的頭頂。
痛得他眼冒金星,自己似乎快被打出腦震盪來。
但カラ松還來不及抱怨,放在頭上的拳頭,隨即張開手掌,溫柔的來回撫摸。

「欸?」
「的確不管是誰,都會說你的舉動很有勇氣,就像英雄一樣……」
「……」

嘴上如此叨念著,聲音卻聽起來越漸微弱,おそ松糾住自己的衣領痛苦的說:

「可是你有想過,親眼看到你直接被車子撞上的我的心情嗎…?」
「!!」

想都沒想就衝出去的時候,カラ松只記得自己的手確實的推開了路中央的男孩。
煞車聲、尖叫聲,緊接著就是要把全身給震碎的衝擊力,之後就在劇痛當中失去了意識。
被他突如其來的舉動給嚇呆的おそ松,僵直的站在原地,眼睜睜的看見卡車撞上弟弟的瞬間。

儘管事故發生的經過不到10秒,但在おそ松的眼裡,卻如慢動作播放般的漫長。
從來沒想過家人可能會因為意外身亡而離開自己,直到救護車來之前,他的腦袋都因這個衝擊而一片空白。

「我……」頓了許久,カラ松想不出任何安慰的話,最後只能吐出一句苦澀的抱歉,「…對不起,害你擔心了。」
「笨蛋…這個大笨蛋……」
「嗯…對不起…真的很對不起……」

看著次男眉頭緊皺的表情,おそ松忍不住上前抱住這個傻弟弟。
像是要再次確認他的存在一般,緩緩的將手環上了カラ松的背。

「懂得反省的話,這樣就算扯平了。」
「嗚…!」

放開手,おそ松將身體拉開一段距離,伸出手懲罰性的彈了一下カラ松的額頭。
卸下緊繃的情緒,淚腺也變得鬆弛。
おそ松終於露出安心的笑容,一直儲蓄在眼眶的淚水,隨著臉部動作的變化一同滑落下來。

「…平安無事就好,沒什麼比這更重要了。」
『──啊。』

在カラ松的認知中,唯一的哥哥、六胞胎的長男,不論身心都很堅強的人。
就算遇到挫折,也是第一個從悲傷中站起來帶領我們的領袖。
無法想像他哭泣的模樣,因此在淚水滴落的瞬間──


那副光景,美得讓人屏息。



身為長兄的おそ松,和父母一樣,配給弟弟們的愛也同等的分為五等份。
但此時的眼淚,一喜一憂的情緒,全部全部,都只向著他流洩而出。
從出生到現在,第一次確實的獲得他人完整的"愛情回報"
カラ松的心不禁為之躁動,同時也感受到內心空缺的一隅逐漸被滋潤填滿。

『找到了…終於找到了!就是這個,獨一無二,只屬於我的"寶物"!』

身體的疼痛、內心的愧疚感,全都拋諸腦後。
カラ松壓抑住自己認不住上揚的嘴角,伸出顫抖的手,輕輕承接住おそ松的淚水,珍惜的握在掌心。

「カラ松?」
「啊、嗯?怎麼了嗎?」

聽到他的聲音,カラ松才把自己恍惚的精神狀態拉回正軌。
おそ松仍是一副擔心弟弟身體狀況的好哥哥模樣,不過剛剛激動的情緒已經平復了幾分,カラ松暗中覺得可惜。

儘管先前的淚水,象徵著おそ松全心全意的愛情。
但家族愛豐富的他,大概不管是誰,只要發生相同的事故,都會是一樣的反應吧。
有沒有什麼方法,能夠像今天這樣,持續佔領おそ松單獨為自己付出的愛情呢?

「下次別再這麼做,知道了嗎?」
「啊啊…我知道了。」

おそ松揉揉自己酸澀的眉頭,總算止住不斷溢出的眼淚,放鬆的嘆了口氣。
邊漫不經心的想著『等出院後再找デカパン博士問問吧』,カラ松口是心非的回答。

 

 

Fin.





後記:
有種不完全消化感……
本來是打算寫サイコパス次男的,但描寫的內容卻沒有自己想像的順利。
總覺得很失敗啊…中間真的卡文卡到我差點想放棄它orz

之後的カラ松和デカパン博士商量的結果,是拿到了可以操作現場環境的道具。
故意在和おそ松一同外出時引發各種不同大小的事故,被害者全部都限定在自己身上,為的就是要看到おそ松為自己擔心難過的表情。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