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About This Site

‧內含「同人二次創作、BL、腐女子向」,若無法接受者,請速離
‧第一次來訪者,請參照Menu的「關於這個BLOG」部份
‧站內文章皆為本人所有,如有需引用轉載,請先行通知
‧連結自由,logo在Link集內
‧文章雜多,請愛用站內檢索

‧主要推廣:
【Nico動畫】歌手、實況玩家視聽心得
【其他作品】雜食中,基本冷門(哀)

‧更新紀錄(5月)

─關於同人創作─
‧二次創作文章,若涉及歷史,難免有錯誤的情況,對此還請見諒。
‧沒用到歷史資料的二次創作文章,則以原作為概念衍生。

‧站內A.P.H相關鎖碼提示:我國的誕生日?(4羅馬數字,俗稱雙○節XD)
‧站內Jikkyo同人創作規定請見右側連結(含密碼提示)


前言:我還是不鎖文了,因為大家都威脅我要把密碼交出來,所以我就放棄啦=3=/
注意:R18(看完之後別罵我是邪惡的小孩)、鬼畜古泉傾向、背後注意 



※ 



好,雖然我很在意為什麼長門把所有人淨空的動作,不過現在最要緊的還是該如何面對這隻笑面虎。
不管他的微笑再怎麼和藹可親,我對他永遠除了提防還是提防! 


「請別這麼緊張,你的情緒都表現出來囉。」古泉苦笑道。
「!!」自己的尾巴像是警戒般的高高豎起恫嚇著對方不准靠近,「唔…」承認有點失態的我只好乖乖的坐回原位。
「…我想,長門同學剛剛的意思是…」他走向團長桌,拿起春日遺留下來的漫畫,「應該是指解答都在這裡。」
「這樣的話,她為什麼不直接說?」
「……大概有什麼難言之隱吧?」古泉開始看起書來,遮蔽我疑問的視線。
「……」 


這小子絕對知道些什麼。
但既然他不想說,我也不想戳破,反正時候到了就自然會知道了。 


※ 


突然安靜了下來。
伴隨著古泉翻書時的沙沙聲,我百般無聊的看著在夕陽下揮灑著青春汗水的棒球隊,懶洋洋的趴在桌上。 



“碰” 



「呼…」合上書,古泉輕嘆了口氣,「果然沒錯呢…」
「怎樣?」
「根據書上的世界觀,是擁有貓耳也不奇怪的世界。」
「嗯。」
「不過,到某個年紀的時候,耳朵就會自然掉落,和普通人一樣。」
「耶?!你是說這種情況要持續好幾年嗎?!」不會吧?!
「請聽我繼續說完。」對於我的打斷,他有些責難的看著我。
「…喔,抱歉。」
「”某個年紀”是比較籠統的講法,正確說來,是指”性行為發生的年紀”。」古泉笑吟吟的把最後一個重點說完,等著看我的反應。
「…………哈啊?!」我以為我的聽覺出現了幻聽。
「因為在故事裡,每個人耳朵掉落的年紀都不同,我想故事暗喻的大概就是這個意思…」
「那那那我…呃…這個…那個…」語無倫次是當然的。 


16歲,身心健全的高中男生,偶爾也會看看一些A片來安慰一下寂寞的心靈。
但是”和某某某做愛”的這種念頭,我可是想都不敢想過……。
我看我還是認命的頂著這對貓耳等到那個時候來臨之後再說…雖然我連這個時候在哪裡都不曉得…… 


「別太早絕望嘛。」
「要不然咧?難道我要像個強姦魔似的到路上隨便找個女生解決嗎?!我才不是這種人!!」
耳朵憂鬱的下垂著,自己的心情也低落的不得了。
「不,就是這個原因,所以我才會留在這裡。」古泉露出了微笑,這笑容是真的發自心裡感到高興。
「…………?!」 


What’s?!
不管是誰都好,趕快揍我一拳之後告訴我全部都是夢啊哈哈哈哈──!! 


「不…不要過來…」我一步一步隨著古泉前進的動作向後退。
「好的。」很乾脆的放棄,不禁讓我察覺有異。
「…咦?」退到門邊,轉了轉門把…本來向內鎖的門竟然從外面鎖了起來!「怎麼會…?」
「我想長門同學應該是早就料到你會有逃跑的舉動,才把門的結構做了些改變吧?」古泉從容的解釋道,「假如我們不趕快把事情”處理”完,恐怕得一直待在這裡了喔。」
「可惡!」那麼從文藝部直接往外跳如何?才3樓嘛…運氣不好頂多腦震盪而已…我在想什麼?!
「既然你不肯過來,我也不勉強你。」像是變魔術般,古泉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隻…逗貓棒?這東西是打哪來的?「但我只好請你自己過來囉。」
「唔……」雖然我很抗拒,但像是在等待時間獲取獵物而緩緩擺動的尾巴卻洩漏了我的情緒。 


可惡,好想把那隻正在我面前晃動的東西抓下來。
身體正和內心的欲望相抗衡,有些不穩的晃了晃。
但最後,貓的本性還是勝過了理智。
我不顧一切的撲了上去,算好時機的古泉則張開雙臂把我抱住。 


「抓到你了☆」咦咦咦?!那個星星符號是怎麼回事?!不要笑的那麼燦爛!這表情真是有夠恐怖的。
「你這個卑鄙小人!!」我憤怒的在他的懷裡又打又搥又推,但他都無動於衷。
「謝謝誇獎。」燦爛的微笑持續,古泉伸出手,來回輕撫我的下巴和脖子。
養貓人士都知道,這動作會讓貓覺得舒服而安靜的服服貼貼。
「嗚…」已經和貓沒什麼差別的我,不禁瞇起眼,無力的任他宰割。
「乖孩子。」低沉的嗓音令我頭皮發麻,他親了親我的臉頰,讚賞似的低喃著。
「───」我的腦袋亂轟轟的糊成一團,要是血液會沸騰的話,現在鐵定和滾水一樣煮開了。 


「嗯…」略為冰冷的雙唇貼上我的,我將嘴閉的死緊,希望能鞏固我最後一絲防線。但古泉扯了我的尾巴一下,異樣的感覺再度順著背脊向上,我難過的張開嘴,反而讓他有機可乘。
「唔嗯…!!」古泉侵入的舌毫不留情的在我嘴裡蹂躪,有些殘暴的和我的舌交纏吸吮,「咕唔…嗯嗯…」無法吞嚥的唾液滑下,吻到我快沒氣的時候他才心甘情願的放開我。
「哈啊…哈啊…」大口大口的呼吸,深怕自己會就此斷氣。
「呵呵…你現在的表情真的好可愛…」挑起我的下巴,瞇著眼,審視般的看著我。
「你這個…變態!」疲弱的語氣一點威脅都沒有,反而更有撒嬌的意味。
「嗯…變態也無所謂,反正也只對你一個人。」
「……」嘎啊啊啊──!!這麼噁心的台詞到底是從這傢伙腦袋裡哪個地方冒出來的啊?!
「那麼接下來…」古泉緊攬住我的身體,阻隔我任何逃脫的念頭,他輕咬我的貓耳。
「嗚嗚…」貓耳受到刺激之後意外的敏感,麻麻癢癢的感覺讓我身體忍不住的顫抖著,「不要咬…好、好難過…」 


「這樣啊…」像是在玩玩具般,古泉興味盎然的往脖子攻略,「那麼這裡呢?」
「…唔啊─!你幹什麼…?!」脖子突然一陣刺痛,發現一個個紅點散亂著。
「留下印記啊,請記得回家確認看看ˇ」
「白痴!」挪出空出來的手,往古泉頭上狠狠敲了一記。
「真過份哪…」像是在怪罪我的舉動,他猛然的將我壓倒在地上,「現在,才正式開始喔。」
「…──!!」自己身上的制服扣子不知何時被全數解開,「等、等一下…!!」
「已經沒什麼好等的了,不是嗎?」他將手伸向我的胸口,男人硬梆梆的胸板根本就沒什麼觸碰的樂趣可言吧?!
「才不會呢。」古泉細長的手指輕觸著我的乳頭,畫上一個又一個圈,不時撥弄輕捏著。
「唔──!!」雖然我不想承認,但有種疑似”快感”的感覺,像是閃電般的直擊腦門。
「啊啦?有反應了對不對?」他吃吃的笑了起來,「你看,這顏色好漂亮。」
「沒有!絕對沒有!!」我只是單純的做出了生理反應,絕對是這樣的沒錯!
「你不想承認也沒關係,到最後你還是會無法自拔的。」 


「─呀啊!!」他、他的手竟然直接往我的下半身摸去,褲子輕輕鬆鬆的就被解開,隔著底褲,古泉很有技巧性的挑逗著我最重要的部位。
「咿嗚…啊唔…唔…」我想,只要是男人都無法逃過這種感覺,尤其是別人的手觸碰之後,那種感覺更不一樣,「放、放開…!!」
「很可愛的聲音呢,你自己做的時候也是這樣嗎?」
「嗚…!!」我不可思議的瞪大眼睛看著古泉,他完全不害臊的說出這種令人羞恥的話。
「嗚…唔啊…」咬著下唇,堅持不讓呻吟聲出口,不能這麼簡單的就跳入他的圈套。
「真倔強呢。」底褲和褲子乾脆的被一同扯下,快速的抽動握在我分身上的手,漂亮的眼睛直直盯著我看。
「不…啊啊…不要看我…」好丟臉好丟臉──身體好熱──好像有什麼東西要爆發了!!
「啊啊啊啊啊啊───!!」白濁黏稠的液體全噴到了古泉身上,我茫然的看著這個畫面。
「唉呀…真糟糕…」雖然這麼說,但語氣裡卻沒有一絲煩惱的意思。 


「呼…呼…」還以為可以就此告一段落,沒想到──,「古、古泉?!」
「啊啊──!!」溼熱的口腔黏膜包圍著還很敏感的性器,和手指截然不同的體驗讓我相當的吃不消,「唔嗯…唔嗯…」可惡,這傢伙的技巧真不是普通的高超──還有餘韻在想這種事的我也是個笨蛋。
想推拒的手,在慾望洪流的席捲之下,反而將古泉的頭壓的更緊。
「要去了要去了──啊啊啊啊───!!」第二次,糟透了。而且這次精液竟然還全含在古泉嘴裡。
「唔嗯…咕嗚…」射精之後的脫力感襲來,我只能順著動作任他擺佈,「哈嗯…嗯嗯…」僅管是自己的,但精液的腥臭味還是讓我想吐,可是古泉緊壓的我的唇讓我嚥下。
「咳咳咳咳──!!」
「怎麼樣?很甜吧?」
「噁心死了!你這個變態強姦魔!!」
「呵呵呵…差不多了,我也已經到達極限了。」
「咦?!」不會吧?古泉下半身的昂揚是怎麼回事? 


「不好意思,失禮了。」沾了點精液的手,順著背脊下滑…說到男人像女人一樣能”插入”的地方只有──。
「不要不要不要不要不要──唔──!!」不管我怎麼抗拒,他的手指依舊不由分說的進入。
「好痛…」異物猛然侵入,就算有稍微潤滑還是一樣緊繃。
「請放鬆,這樣你會很難過的……」古泉的表情看起來也很痛苦,我只好努力的放鬆身體,好讓他的手指順利活動。
「咿!」第二隻,手指的感觸越發明顯,「哈啊…哈啊…」眼淚不禁大顆大顆的滑下,我到底有多久沒哭過了?
「啊…啊…停、停下來…求求你…」未知的熱浪一波一波襲來,眼淚模糊了視線,我難受的向古泉求饒。
「──!!」可是這句話似乎造成了反效果,他的表情像是受了什麼刺激,突然抽出手指。雖然我的苦痛有稍稍解套,但不知為何覺得有些空虛。
「?」
「你知道嗎…」古泉突然露出一抹邪惡的微笑,令我打了個冷顫,「你剛剛的表情實在是誘人而不自知呢…」
「唔啊啊啊啊啊啊啊───!!」他粗魯的抓起了尾巴,往後穴突入,痛苦與異樣感同時傳來,迷亂的感覺幾乎使我暈厥過去。
「好漂亮…」淚水打溼了臉頰,朦朧的意識裡看到了古泉露出陶醉的微笑,他再度與我親吻。
「唔嗯嗯…哈嗯……」這次的吻使我有了置身雲端的錯覺,我生澀的伸出舌,主動和他纏繞。
「咕嗚…嗚嗯…」對於我的舉動,他似乎有點驚訝,但眼裡表現的是更多的欣喜。 



啊啊…我已經無所謂了…… 



「────!!」繼續推入的尾巴似乎戳中了什麼,我的身體猛然顫抖著,「這是什麼…」
「喔?有感覺了嗎?」古泉開心的向我解釋道,「這就是”前列腺”,就算是男生,也可以藉由這裡得到強大的快感喔。」
「唔嗯!」抽出被不知道是什麼液體弄得溼答答的尾巴,他再度將手指伸入,探索著他口中的”前列腺”,「嗚!」
「你看起還好像已經習慣了嘛?」放心的讓手指在我的身體裡肆虐,一口氣放入三隻做活塞運動。
「唔…唔…」細碎的刺激讓我縮緊身子,突然──



「咿啊啊啊──!!」



「是這裡吧?」古泉的氣息開始不穩,夾雜的興奮與騷動,解開了自己的褲子。
「呼…咦…?!」不會吧──?!
「對不起,請你忍耐一下。」支起我的雙腿,他用吻來封住我淒厲的呻吟,憐惜的舔去了不斷滾落的淚珠。
「哈啊…哈啊…」我像隻缺水的魚,難過的深呼吸,「好痛好痛…嗚嗚…」
「唔…好緊…」停下繼續挺入的動作,古泉再度將手放到我的性器上,希望藉此來分散我的注意力。
「不要…唔啊…!!」這個刺激太大了!
「呼…呼…總算…全部都進去了…」
「嗚嗚…笨蛋…不、不要動啊!嗯!」 


「對不起,這個要求我難以遵守。」緩緩的、緩緩的動了起來,每動一次,我就敏感的顫抖一次。
「咕嗚…嗯嗯…」漸漸的習慣了進出的感覺,不過初經情事的我,不曉得體內空虛的感覺叫做”渴求”,只是不自覺的扭動身體想要要求更多更多。
「嗚…!!」古泉突然短促呻吟了一聲,雙手擒住我的腰,「真是的,你又在誘惑我了,你知道嗎?」
「我、我才沒──咿啊啊啊啊啊啊!!」猛然挺入,深深的、深深的,往剛剛發現的前列腺上進攻,「呀啊!唔嗯!太、啊、太快了──!!」
「嗯啊啊啊──嗚啊!!不要──!!」脫口而出的嬌吟不像自己的,腦袋一片空白,失焦的眼神迷濛的望著遠方。
「呵呵呵…好可愛的聲音啊…」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熱潮在身體裡流動,然後,我就這樣迷迷糊糊的失去了意識。








※ 


「…唔嗯…」等我清醒之後,已經是晚上了。 


身上的衣服完好如初,之前發生的事情就像是一場夢。
但是,酸軟的下身和暗啞的嗓音卻告訴我現實。 


「你醒了嗎?」古泉換了一套運動服,「不好意思,沒經過你的同意就把你的身體給清理過了。」
「喔…」運動服啊…對喔…「呃…」我的臉突然熱了起來,有些鴕鳥心態的逃避古泉的視線。
「嘻嘻嘻…」似乎察覺到我在想什麼,他輕輕的笑了起來,「你的貓耳和尾巴都不見囉。」
「……」我摸了摸頭,看看臀部,真的,什麼都沒有了。「呼…」 


我很想說一句:「太好了。」
不過用這種方式解決,我也不能判斷到底是好還是壞。 


「回家吧,不過我想你應該走不太動。」
「…唔!」我不服輸的撐起身子,但站沒多久又跌了回去。
「小心!」古泉接住我,支起我的身子站好。
「你以為這都是誰害的啊?!」感到惱怒的我大吼出聲。
「對不起。」
「…如果有心要道歉就別笑,你這個變態。」
「呀啊…請別這麼說。」他又恢復以往的燦爛笑容,愉快的說,「緋紅的臉蛋、哭泣的模樣、還有淺淺的呻吟…這樣的你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喔ˇ」
「嗚啊啊啊啊!!閉嘴閉嘴閉嘴!!」
「今天這件事我會全都記在心裡的。」
「不准,你給我忘掉。」 


在淡淡的月光灑落下,回家路上,還得繼續讓古泉荼毒我的耳朵一陣子吧。








Fin.




※ 


閒話家常─前言:
我要死了…<攤倒>
在感冒的時候寫H,總覺得比平常更浪費腦細胞OTZ
這次是撒必死大放送喔!!超長的啦!!電腦稿總和(3篇總和)12頁!!
只是我真的很不習慣用第一人稱來寫H…囧
再說,古泉是越寫越鬼畜<爆>嘎啊啊啊!是日站看太多的緣故嗎?<反省>
呻吟聲比描寫更困難XD,好啦,總之完結了,歡迎各位批評指教ˇ 





















【追記】 


「呃……」貓耳事件結束之後,卻換成了古泉頂著一對兔耳朵對我苦笑。
「今天一早醒來就這樣了。」拉了拉兔耳,和我之前的情況一模一樣。
「是春日搞的鬼嗎?」直覺反應就是這個。
「不是,這是作者的意識。」長門依舊冷靜的解釋道。
「「作者?」」(筆按:其實就是在下我啦<逃>)
「…是的。」
「不過啊,比起這個…」我看向古泉,「為什麼是兔耳朵?」 


我還以為這傢伙應該是狐狸啦、狼啦,之類凶惡又狡猾的東西才對。 


「嗯…我想…」古泉的臉又貼的很近,「因為兔子是萬年發情期喔。」
「咦?!」臉太近了!!不要一直貼上來!!
「從出生4個月到死都是…」微笑微笑微笑。 


以下暗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翌日 的頭像
翌日

Voyage─雲想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美緒~
  • 小生怕怕!!

    渣渣好可怕~~
    好可怕呀![嚇哭了?!]
  • 我扁你喔<認真>
    ...嘖,怎麼突然有點挫敗?OTZ

    翌日 於 2007/07/02 23:41 回覆

  • 無名
  • 看了那麼多篇文...
    其實我一直想問古泉那些熟練的"技巧"是哪裡學習(訓練)回來的?
  • 好問題,我覺得這一直是個謎(喂)

    翌日 於 2007/07/03 10:35 回覆

  • kito
  • 順利寫完XD
    辛苦了了了了了(拍手拍手////
  • 我還以為我會寫到一半突然死掉OTZ
    發文的時候很高興,但現在卻覺得好丟臉<掩面>

    翌日 於 2007/07/03 10:36 回覆

  • 方梓
  • LOVELESS-XDDDD
    好黑喔好黑喔古泉超黑的!!!!(GJ!!!>v<b)
    尾巴H有嚇到冏,不過阿虛真的好虛,三兩下就出來了(炸)

    貓耳萌えˇˇˇ
  • Yes!<拇指GJ狀>
    靈感來源就是這裡ˇ

    是嗎是嗎?尾巴H啊...因為最近老是悶著頭在日站看H文實習(?),所以就初次挑戰H寫作而言,尺度太超過了OTZ(破廉恥!)

    與其說三兩下就出來了(喂),還不如說是我描寫的功力實在太差...日文H文的大手們的功力我果然還是望塵莫及啊...<目遠>

    接下來女裝挑戰希望<閃亮>
    假如我還有時間的話...<毆>

    翌日 於 2007/07/03 21:36 回覆

  • miruku
  • 初見你好。
    終於等到這篇的完結真是開心。
    兔子那邊讓我噴茶了,養過兔子所以十分了解...
    貓耳萌!キョン真可愛。
    今天還入手了訂的電話卡,
    真是心滿意足的一天。
    那麼期待新作!
    下次見~
  • 你好ˇ

    我是被我的朋友拼命的催稿之後,才總算下定決心拋棄羞恥心把這篇文打出來XDXD
    只是說,在寫文途中,我發現自己還打得挺流暢的是怎麼回事OTZ

    妄想是個很偉大的力量(咦),所以我把這力量投射到春日身上就變這樣了<笑>
    (虛:搞什麼,這樣受難的都是我耶!)
    (翌:又沒關係,大家看得高興就好啦=3=/)

    電話卡的萌力非凡!!<認真>
    雖然我也很想要,但考慮自己的經費...還是算了...<目遠>
    還是恭喜你電話卡入手,因為聽說不好訂XD

    新作目前還在腦袋構成中,謝謝你的留言喔ˇ

    翌日 於 2007/07/04 10:57 回覆

  • 銀杏子
  • 好刺激喔~(羞)

    我到今天才看到你的文呀~~~真是太可惡了~(?)
    你怎麼可以偏偏在我被困在大陸的時候才更新=3=
    可是這篇真的好H喔…/////
    不過我還是H的過程太快(?)XD

    現在我開始苦惱,H畫出來,我大概也不敢更新到鮮網去(爆)XD
    可是這個月是古虛月呀~我會努力的!

    這篇大大的滿足了我想看文的慾望~
    謝謝翌日~~(笑)
    也請小心身體~~趕快康復吧~~>.<
  • 啊,歡迎回來ˇ

    我也是被人逼的啊XDXD
    我的朋友一直用即時通荼毒我(喂)
    H文我現在還在日站實習(?),不不不...我也絕得過程很快OTZ

    加油吧<拍肩>
    畫不出來也沒關係,我自己寫的時候也覺得好丟臉啊──<羞奔>
    古虛月啊...可以這麼說吧?<笑>
    涼宮的相關消息還真不少XDXD

    有達到滿足就太好了ˇ
    身體康復情況良好,謝謝你的關心ˇ

    翌日 於 2007/07/06 11:16 回覆

  • 风之悄雨
  • 我才刚刚考完试,大人就让我受了这么强大的冲击啊!!
    比起H文我更喜欢虐心的!(正色)
    每次写虐心文心中不知为何就十分痛快~大人也可以试试哦,有点小期待~
  • 考完試辛苦了<遞茶>
    我自己在寫文的時候也受到了不少衝擊啊...<魂飛>
    現在看回來,還真的不像自己寫的...OTZ
    虐心啊,有心想寫,但最近受小野情歌荼毒的影響,我只想寫甜文啊XDXD
    悲情度累積之後我會試試的XDXD

    翌日 於 2007/07/06 15:37 回覆

  • 腐ˇ
  • 萌阿XDD

    阿啊!古虛的文真是少之又少阿˙˙˙

    這篇真是太萌了XD(從頭到委只會講萌?

    期待其他作品囉ˇ(死
  • 不過自己還是不滿意啊OTZ
    謝謝留言ˇ
    其他作品慢慢來吧XD

    翌日 於 2007/07/09 23:51 回覆

  • 路人耶
  • 我是路人~
    明明只有看過動畫,
    我還是萌古虛萌的要死
    無節操全開~(心)
  • 歡迎光臨ˇ
    動畫就開始愛上這對的話,絕對是京阿尼的陰謀啊XD
    *
    節操這種東西,在我寫文的時候就不知道消失到哪去啦![喂]

    翌日 於 2009/01/13 17: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