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 保健室

   

噹噹噹噹…下課鐘聲一響起,原本死氣沉沉的教室頓時活絡起來。 
加上現在是星期五的最後一堂課,緊接著2個小時的社團活動是學生們最快樂的時間。  

「唉…」老師沒好氣的看著眼前的亂象,闔上課本,「今天的課就上到這,下課。」 
喧鬧的聲音隨之爆開,有些同學宛如人間蒸發般,剛說完沒多久就一溜煙的不見了。 

 

「喂,起床了。」將文具收拾好,課本、筆記順手往書包一丟,再摘下沒有度數的裝飾眼鏡放入胸前的口袋內,香吉士背好書包站起身,拿著學生會的檔案夾把前座的索隆敲醒。 
「唔嗯…」懶散的坐起身,靠著椅背大大的伸了個懶腰,「現在幾點?」還有些愛睏的揉揉眼。 
3點整。」『啊啊~好可愛ˇ』不禁在心裡陶醉著。不過香吉士又想到了什麼而補上一句:「已經是社團時間了喔。」 
「喔……」腦袋尚未完全清醒,回應平淡。 
「……」 
「……!!」愣了約1分鐘左右,索隆總算理解香吉士的意思。瞪大了快瞇起來的紅瞳,慌慌張張的拎起刀具和書包,一股腦兒就往外衝。 
「啊!等等…!!」速度之快,連有話要和他說都來不及,「跑掉了…」  

寂。  

「那邊和劍道部是反方向啊……」真是愛莫能助,香吉士無奈的往學生會走去。  

  
 

刷──紙門被拉開的聲音,在寂靜的道場裡顯得格外清脆響亮。 
尤其來的人,更是劍道部內出名的大將──迷路到出名的大將  

「對不起,我遲到了!」 
「總算來了啊,羅羅亞。」鷹眼(劍道部外聘教練)的聲音平淡無起伏,沒什麼感情的話語不由得讓人覺得可怕。 
「……||| 
「下課後留下來,其他人,開始做對打練習。」 
「「是!!」」   

而,學生會── 
「…!!」一陣刺痛。 
「怎麼了,香吉士?」正在整理資料的娜美(2-1班長/學生會書記)抬起頭問到。
「沒什麼、沒什麼,只是手指不小心被紙片劃傷了。」把被劃傷的右手食指含進嘴裡,『啊啊…有不好的預感,八成又是被人給留下了吧…』  

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謝謝教練的批評指教。」向教職員室的方向行了個完美的禮,索隆放鬆的嘆了口氣,『呼…教練的話還真不是普通的長…而且看起來也很恐怖…』一想到那雙眼睛一直盯著自己的臉看,不禁打了個寒顫。 
「嗯…」拉直手臂,舒緩一下僵硬的筋骨,窗外的天空以由橘黃漸漸轉回昏暗,『早點回宿舍睡覺吧…好累…』 

才一個轉身,前腳要跨下樓梯的同時,某個金色的
(?)笨蛋正從遠方的走廊飛撲過來。

「索隆──!!我等你好久了──!!」不甘寂寞的香吉士頓時(?)冒了出來,但並沒有注意到索隆身後就是樓梯。 
「呃?!|||」轉頭,錯愕,「你這個超級大笨蛋──!!後面是樓梯啊啊啊啊──!!」 
「耶?。。||| 
「「啊啊啊啊啊──!!」」

來不及了,保重。

 

「你們兩個到底是怎麼了…弄成這樣…」喬巴
(校醫)的保健室可說是24小時不打烊(?),隨時待命。不過這麼晚了,還有學生在學校裡受傷倒還是第一次。 
「哈哈哈…這是有原因的啦…」香吉士摸著頭傻笑,手拿著酒精和棉花幫滿臉是傷的索隆消毒。 
「喔,是嗎?」挑眉吐槽道,滾下去就算了,還被肇事者當成肉墊使用,差點讓他窒息身亡。

在喬巴的堅持下,索隆頭上誇張的纏了兩三圈的紗布,臉上、手掌、膝蓋等處都有擦傷。 
反觀香吉士的完好無傷,莫名的令索隆火大。

「你確定你要自己來?」看著香吉士幫索隆擦藥的動作頻頻讓他痛的皺眉,喬巴擔心的問。 
「因為是我害的嘛。」很仔細的上藥。 
「……」一副你還有良心啊的譴責眼神。 
「……」頓,表情十分愧疚,「嗚~對不起啦~索隆~」 
「好、好痛苦…」被摟的死緊,索隆奮力的掙扎,「放開我~嗚…」 
「香吉士,快住手,索隆快沒氣了、傷口都裂開了啦──!」  

 

 

Fin

※閒話家常─後記※
喔喔~段考之後的第一篇文啊~<興奮>

不過有點混耶XD 
沒問題吧?深殤姐?XD(不能叫大嘛…叫大姐可以了吧?<>)
而且我也稍微把圖的大小改了一下<汗>

王子的個性還是要花痴一點好ˇ 
綠藻的個性還是要彆扭一點好ˇ 
總之愛死他們兩個了ˇ

全站熱搜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