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香索】從前

這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了。

香吉士從小生長在一個充滿歐洲風味、清新淳樸的小城市。
他其實是個棄嬰,在被野狗咬死前夕被人救了一命,那個人就是他現在的養父──哲普。

哲普是一位廚藝高超的廚師,同時也是知名餐館─”芭拉蒂”的經營者。
生活在此環境下,香吉士也興起當廚師的念頭。因此自6歲起,便在廚房內打理一切雜務。
雖然辛苦,卻甘之如飴。



「老爹,你到底什麼時候才要交我作菜啊?」
「臭小子,不管學什麼都得從基礎做起,給我多忍耐點。還有,你叫誰老爹啊?!」
「可是我已經做了一年了嘛…唉呦!很痛耶,死老頭!」
「少囉唆,與其在這裡廢話還不如滾去洗碗!」
「好啦好啦…不要再用腳踢我啦!」
「哈哈哈…」
修業一年後的春季,廚房內偶爾會傳出類似的對話及笑聲。
年僅7歲的小鬼和31歲的大叔吵架的情景看起來真是有趣,早已成為其他廚師工閒時的娛興節目之一。

其實,儘管哲普不說,他還是慢慢引導香吉士往料理的路上走去,去體會、去思考,才是學習真正的目的。所有知識的取得都是得來不易的,並非隨口問問就能了解,所以才要那孩子自己找出答案。
不過,這也可能是父愛彆扭的表現方式吧?

「那小子是很有天份的。」哲普有時會這麼喃喃說著。

看來,他的未來是挺讓人期待的。



8歲時的冬日,圍著鮮豔的紅圍巾、穿著厚大衣,香吉士小小的身子抱著滿滿的食材,在回店裡的路上,突然注意到店旁的空地架起了許多木頭骨架,似乎是在建造什麼,不禁呆然的注視了一會兒,感覺上會是很大的建築。
但也駐足不久,一邊思考屋主會是怎樣的人,一邊快步奔回店內。

他卻永遠不會想到,日後住進這屋子的人,將在他的記憶中留下難以抹滅的痕跡。



自那天起的10個月後,氣候進入涼爽的秋季,是段太陽和煦的好日子。

香吉士的修業進入實作課題中,三餐經常是自己失敗的作品。
除了貫徹”不浪費任何食材及食物”的原則外,也是為了從中明白失誤在哪,靠身體去嘗試,並累積經驗。

某日,印有笑臉圖案的搬家卡車,轟隆隆的駛經午後寧靜的大道內,停在店旁的小巷裡。

正好在打掃店門口的香吉士有些好奇,左顧右盼,悄悄的放下工作躲在旁邊偷看,眼前的景象真是令他大吃一驚。
當初空地上的建築已經完工,是座寬敞的復古日式大宅。
處在歐式平房內,突兀卻協調,不知怎麼的,就是有種可以安定心靈的感覺。

看似屋主的男人和搬家公司的工人一同下車,看起來像是在討論些什麼。
還有一位黑髮女孩和綠髮男孩也下了車,乖乖站在一旁聆聽。
女孩的年紀略大,約12、13歲左右,有時會在大人的談話中插些意見。男孩的年紀則和香吉士差不多,他無聊的踢著路上的小石子,或環視這四周的景色。

忽然一個轉頭,男孩的雙眼對上香吉士的視線。
嚇了一跳,不知該如何反應,只好尷尬的繼續對視。
『咦?紅色的眼睛?』香吉士恍惚的想著。那是很少見的顏色,清澈透明的,十分漂亮。
男孩的眼神也在打量他,不客氣的瞪著。突然,像是發現什麼好玩的東西,他誇張的笑了起來。
「?」不解的皺眉,不過香吉士知道這笑聲很不友善。
“你的眉毛…”男孩用手指指香吉士在指向自己的左眉,”真奇怪。”嘴型這這麼嘲笑著。
“你才奇怪呢!”不甘示弱的反擊,”綠‧藻‧頭!”
「……」生氣的漲紅小臉,想再說些什麼,但看身旁的男人和女孩在催促自己快點進屋。向香吉士吐舌扮鬼臉,留下戰帖般的一溜煙跑了進去。
「…莫名其妙…」重新拿起掃把,香吉士嘟嚷的念著,心情卻是愉快的。

緣分,從此開始。



「嗚啊──!!」
「站起來,你在攻擊哪裡啊?」
「可惡!喝啊啊──!!」
「太弱了,再來。」
男孩搬來一星期後的早晨,竹製物”喀喀喀”的打擊聲及叫喊聲不絕於耳。
起床清點食材的香吉士不耐的往廚房的窗戶看去,女孩和男孩正拿著竹劍在做對打練習。
很明顯的,男孩一直處於劣勢。

“啪──!!”清脆的一聲,女孩的劍毫不留情的打在男孩的腰側上,男孩馬上應聲倒地。

『嗚哇…』力道之大,連香吉士看了都替他覺得痛。

「好了好了,休息一下,準備吃早餐了。」男人帶著和藹的笑容出現在廊下,「克依那。」
「是,父親。」女孩轉身面向男人,恭敬的點了個頭。
「你的攻擊方式太強硬了,應該要在多點變化。」
「唔……」微微皺眉,看來她也了解自己的缺點。
「索隆。」男人看向倒在地上的男孩。
「是的,師父。」男孩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恭敬的答道。
「不要一心只想著攻擊,有時也該嘗試以退為進。」
「可是…」索隆想辯解什麼,但師父卻打斷了他的話。
「你也很清楚自己在力道和速度上比過克依娜吧?」女孩挑釁的笑著,索隆偏過頭,裝做看不見,「但你若能再多注意些小地方,要打敗那孩子並非難事。」師父開導道。
「…小地方…嗎?」索隆念著,有些疑惑。
「父親!你怎能這麼說自己的女兒呢?」克依娜不滿的嚷著。
「哈哈哈…我說的可是真的喔,要是不再多努力,被索隆追過也是遲早的事。」
「真是的…」站在父親身旁,她無奈的嘆氣,「對了,今天吃什麼?」
「稀飯、醃黃瓜、醬菜、小魚乾。」流利的回答。
「每天早上都吃一樣的…能不能換點別的啊…」
「等我的廚藝變好再說…」
「那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對話的聲音越來越小,兩人漸漸往餐廳移動。

「……」索隆摸了摸腰側,刺痛的感覺使他皺起眉頭,卻沒有多餘的表情,拾起自己的竹劍,思索著師父所說的話,靜靜的走進屋內。



閒話家常─後記:
我實在不想把這篇文拆開,但是真的太長了…<汗>
這部分只是這篇文的1/2左右的地方啊XD
而且越寫越覺得某些地方很老套…<倒>
加上剛剛我又不小心把資料檔內的歌刪掉了…orz
現在的心情真是悲哀啊…囧


全站熱搜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