緊張感忽然消失,香吉士無力的跌坐在地上,放鬆的大大嘆了口氣。
「真是嚇死我了…」頹喪的垂下頭,喃喃唸道:「不過…」
迅速的站起身,想像著自己手上也握有一把竹刀,”唰──”的空氣劃破聲感覺是多麼瀟灑。
『嘻嘻嘻…看起來還挺帥的嘛!』

9歲本來就是個調皮愛玩的年紀,但總是窩在廚房的香吉士卻鮮少有結交朋友的機會。
如今有個和自己年紀相仿、個性相像的孩子就住在隔壁,雖然第一印象不是很好,不過不重要,想和他說說話、想認識他,成了目前最想達成的事。

可是他並不擅長與人交談,光是如何開頭就成了問題。
加上兩人見面的時間是少之又少,不是忙碌的時間重疊、就是剛好錯開。
香吉士只有再打掃的時間才有機會看到索隆,但看著他專注練習的神情,想說的話又全都吞回肚子裡…靜靜的望著他的背影發呆。



秋葉漸漸枯落,大地染上一片褐黃,偶爾吹來的西風夾著淡淡的哀悽。

芭拉蒂10週年的大日子,哲普決定將店內重新裝潢翻修。
一個月,不長不短,算是給了平時忙碌的各位一段特別的假期。
「──就是這樣,所以今天做完之後就可以休息了。」一把消息宣布完,廚房內瞬間爆出不同的歡呼聲。
「太好啦─!!」「呼…好久沒休息了…」「可以回家看老婆孩子囉!」
「耶──?!」只有香吉士一人發出著急的哀嚎,「老爹!那我的修行該怎麼辦?!」
「也暫停,該休息的時候就該好好休息。」無視於他失望的臉色,哲普自故自的說道。

短短幾個字就剝奪了香吉士的生活重心,悵悵然的開始計畫如何熬過這一個月。
巧的是,當他想踏出店外透透氣的時候…

『耶?』
索隆很難得的坐在廊上,穿著貼身合適的湛藍色浴衣、下擺點綴著幾隻白色的蜻蜓,看起來十分可愛。但漂亮的紅瞳卻望著天空,似乎在想著什麼而迷茫著。
「喂~喂~」香吉士興奮的朝索隆揮手大喊,希望引起他的注意。
「……嗯?」回過神的索隆左顧右盼,「你是…?」發現他是在叫自己之後,疑惑的走了過去。
「嘻嘻嘻…好久不見了,你還記得我吧?」
「……」小小的腦袋裡開始搜索少得可憐的資訊,有些遲疑的點了點頭。
「對了,你今天怎麼不練習了?」
「要你管。」像是被人戳到痛處般,索隆快速的板起臉,反射性道。
「啐,小氣。」心情依舊很好,絲毫不受任何影響,喜悅充滿心中,多到似乎快溢出來那般。

「我叫做香吉士,你呢?」
「…索隆,羅羅亞‧索隆……」看著他和善溫暖的笑臉,不禁稍稍打開了緊閉的心房,嘴角悄悄的勾起了一抹小小的弧度。



在兩人淺近的定義裡,這樣就算是”朋友”了。
每天早上,香吉士都會把索隆找出來,一起玩到傍晚才回家。

逛遍大街小巷,想像自己是個冒險家,尋找無人去過的秘密禁地。
或者找個看不順眼的大人惡作劇,讓他追著到處跑,再躲在一旁嘲笑他不到、又氣又窘的模樣。

但說到兩人最常去的地方,就是離小城市有些距離的小山丘。
那而有棵百年相思樹,長的粗粗壯壯的,寬大的樹蔭就算要容納100人都不成問題。
從這山坡上可以眺望整個城市的景色,向外延伸的海洋令人無限嚮往。
平時幾乎不會有任何人上來,理所當然的變成兩人的秘密基地。
躺在相思樹涼爽的樹蔭下,最常討論的就是彼此的夢想。

「我要成為世界第一的廚師!」
「我要成為世界第一的劍士!」
「「哈哈哈哈……」」
「呐,索隆…」
「嗯?」
「我們來比賽好不好?」
「好啊,要比什麼?」
「比…誰先實現自己的夢想吧!」
「耶?」
「耶什麼,你不要啊?這樣就算我贏囉!」得意。
「誰怕誰呀!」淘氣的扮了個鬼臉,「要比就來啊!」
「那麼就約定好囉!」
「嗯!」



一個月的時間也沒多難過,反而還有些依依不捨,但為了實現夢想還有約定,各自開始步上原來的生活軌道上。

天空總是灰濛濛的,給人一種憂鬱的氣息,氣候也漸漸的冷了起來。

芭拉帝重新開張,像是要消耗之前沒工作的份量般,比以前還要忙了許多。
等意識到之後已經是兩個禮拜的事了,生活又再度恢復平常。
唯一反常的,就是索隆練習的時間變得越來越少,幾乎看不到了。雖然那一個月中,他練習的情況也是斷斷續續的,但還不曾出現過完全停擺的狀況。
這讓香吉士十分擔心,自己卻又找不出理由離開,只好遠遠的觀望著。
而他也察覺到,來道場的人也越來越少,和索隆練習停擺的時間剛好吻合。空曠的大宅內傳出的咳嗽聲卻日亦劇烈,至於是誰的?香吉士不敢多想。

似乎有什麼事情要發生了…。



閒話家常─後記:
生病在家,莫名想做什麼來回饋一下(?)XD
所以我就打了這篇…<倒>
唯一不滿意的地方又把他拆了…=”=
還有1/3,這個週末就一口氣完結吧!


全站熱搜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