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在寫萬國的感想時,高中的朋友突然打電話來。
一開口就問我有沒有收到老師過世的消息。

那一瞬間我真的覺得自己的頭好像被什麼東西打過,視線晃了一下。
張著嘴,說不出話,只是靜靜的聽朋友交代老師大概是什麼時候過世的。
追思會是在5月初的週六,要補習所以去不了。
覺得有些遺憾,不過就算去了,我想自己應該也會因為氣氛的關係哭的稀哩嘩啦吧?

雖然說是我的老師,但他實際代我們的班大概只有2、3個月左右。
原本他應該是我們的班導,並擔任我們的歷史老師。
可是身體狀況日漸惡化,只好教出班導的位置,由其他老師來接。

老師他得的病相當罕見,名為「血管壁癌」,顧名思義,就是癌細胞長在血管壁上。
老師在教出導師棒後去做了化療,在情況略為好轉的時候,曾經有回來看過我們、也回來代一年級的課(因為高三的課堂數太多太重,學校不讓他回來做)。
可是也只撐了1、2個月,之後就一直待在醫院裡。

對其他老師來說,我們的老師,是個個性獨特、說話相當幽默的人。
待人處事都有很高的EQ,愛護學生、學生也很喜歡他。
當初向我們宣布老師得了癌症時,我們其他的科任老師當相當難過,時常會說他過去的一些事給我們聽。



時間短歸短,但他仍是我們最愛的老師。
他和我們說笑的身影、尋視我們午休的樣子、上課的姿態,我都不會忘的。

會一直一直記在心中。

一直一直。


直到永遠。




就算身體回歸塵土,只要在回憶裡,他還是活著的。






老師,謝謝你。
最後,請一路好走。

全站熱搜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