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賊/草帽6人×索隆(?!)】Good Night , Our Honey!

 

 


“啪”的一聲合上書本,揉揉有些酸澀的雙眼,美麗的考古學家吹熄一旁的燈火,抬頭看著璀璨的星空,露出難得的純真笑容。
想起時間已經不早,拿起書,準備回到女子寢室去。

忽然,她在船艙旁發現熟睡的綠髮劍士。
在月光細細的描繪下,劍士剛毅的臉部線條似乎變得柔和許多。
平穩的呼吸,安祥的稅臉,令人有種安心平和的感覺。

考古學家走向劍士,蹲下身與他平視,不自覺的拂上意外粉嫩的臉蛋,輕輕的在對方的左頰上印下一吻。

其實她一直很喜歡劍士呢!只是遲鈍的他永遠都不會明白女人的心意。
但也無所謂,這也是劍士可愛的地方。考古學家在心裡偷笑著。

“喀喀”的物體掉落聲,驚動了機警的她。

轉頭一看,原來是嚇到下巴快要掉下來的小船醫,剛好去倉庫拿藥品的牠目睹了事情的經過。
雖然考古學家也在錯愕當中,但她並沒有表現出來。

「晚安的吻代表祝福與保佑。」反而如此為自己辯解。
 
留下疑惑中的小船醫,考古學家帶著莫名愉悅的好心情離開。

稍微思考一下,牠還是相信了她的說法,小心的爬到劍士的身上,親了親他的鼻尖。
然後雙手合十,認真的在心中祈求:『希望他永遠平安健康。』

一顆流星以完美的弧度滑落至不知名的彼方,想必小船醫的心願一定能被實現吧?

“卡”的開門聲引起了牠的注意,探出頭的是一臉擔心的狙擊手。

剛才的聲響讓他誤以為小船醫出了什麼意外,看來只是他想得太多。
看見牠平安無事,狙擊手便好奇的問起牠在做些什麼。
船醫就仔細的向他說明考古學家告訴牠的話。 

原來如此的點點頭,狙擊手頓了一下,微笑。
執起劍士粗糙的大手,親吻。

遍布的厚繭是努力的證明,了解這點的他才在上面許下夢想成真的祝福。

小小的溫柔溫暖了海風,不再那麼冰冷刺骨。

睏意襲上,半闔眼的狙擊手打著呵欠催促小船醫趕快進房,別一直杵在外面。
聽話的應了聲好,在向劍士到過晚安後,跟著狙擊手小跑步的離開了。
就在此時,牠也錯失了劍士稍縱急逝的一抹微笑。

狙擊手和船醫進去沒多久,不小心睡在瞭望台的船長悠悠轉醒。

對自己的迷糊感到好笑,伸長手臂輕巧的回到了甲板。
轉身,看見熟睡的劍士,突然認為對方睡在這會感冒。
體貼的從房間拿了件毯子,蓋在他的身上。
看著劍士依舊安祥的睡顏,船長不禁漾滿幸福的笑意。

搓揉他柔軟的綠髮,吻上他的額,悄聲的說著「辛苦了。」。

溺愛船長的劍士,寵愛劍士的船長。相惜的心情是彼此最深的羈絆。

放低離開時的音量,這是連他都沒察覺的細心。
 


甲板又回復到先前的寧靜。

海浪拍打著船身搖晃,沙沙的浪聲宛如一首動聽的搖籃曲。

 

結束自己的繪圖工作,輪到航海士出來伸展透氣。
船艙旁的劍士真是大的醒目,忍住想把他踢醒的舉動,惡作劇的念頭興起,極富趣味性的盯著他瞧。
毫無防備的模樣顯示他對船上成員的信任,但劍士還是忽略了有些人實在大意不得。

航海士拿起口紅盡情的在劍士的左頰上肆虐,表情是滿滿的得意。
至於右頰上的一吻,是女王的贖罪,這可是很難得的喔!

笑著劍士的傻,把玩著口紅,愉快的進房去。

 

半夜3點,聽說是某廚師最喜歡的時間。

確認過貪吃的船長已經完全睡死,他才放心離開自己的堡壘,走到甲板上抽煙看海。

不過廚師就是無法忽視一旁的劍士,雖然他總是和他打打鬧鬧,但那也只是假象罷了,其實廚師的內心是很在乎他的。

因為過於相像,才會造成不合。但反過來,過度相異的地方卻又會造成彼此相吸。
──就像是磁鐵那般。

注意到左頰上”I’m delicious.”的口紅字跡,航海士的傑作讓廚師哭笑不得。
從口袋裡翻出了手帕,幫她把證據消滅,免得劍是一整天對著美女拔刀相向。
擦拭乾淨,廚師輕鬆的抱起劍士,往男子寢室移動。
由於動作太過突然,他無意識的發出細小的抗議。
廚師對於劍士的反應感到滿意,彎下身,封住對方的唇,算是自己要求的一小點搬運費。

「Good Night , my…」想了一下,改口,「Good Night , our honey!」半輕挑的語氣含著的是滿滿的溫柔,微笑的亮度,一點都不輸月光的明亮。

劍士不只是廚師心疼的寶貝,更是船員們依靠的好夥伴。

“Our honey”這句話又有什麼不對呢?你說是吧?


Fin.

By翌日.Tomarrow

 

※閒話家常─後記※
朋友看過之後說:「成員們的寶貝應該是船長吧?」
我:「這個嘛…=口=|||」

好啦,我承認這是我的私心XD<自毆>

因為這是仿某日站無聲漫畫寫成的形式,不同的是,它的是魯夫總攻,而我的是索隆總受ˇ(相同的都是草帽7人<笑>)
純粹是為了這種風格,才會有這篇文的!
總而言之,都是因為愛ˇ<笑>


全站熱搜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