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宮/古虛】貓耳狂熱症
 >>6/14追加銀杏家幫文畫的插圖ˇ
 
501Hits得標主:銀杏子
(1)作品/配對─【涼宮/古虛】
(2)風格─甜
(3)有無H─有
(4)其他─腹黑古泉希望XD


週五一大早,美好的周末前夕,我卻苦著一張臉在浴室裡呆站著。
慘絕人寰的驚聲尖叫已經洗禮過家裡一次,以為發生命案的老媽趕緊衝上樓來勘查情況,不過被我以”在浴室滑倒撞到頭”的理由阻擋在門外。
「真是的,害我以為是發生什麼不得了的大事咧…這個笨蛋兒子…」她邊碎碎念邊走下樓。

好了,那麼現在該怎麼辦?
我無奈的望向鏡中的自己,除了翹的亂七八糟的頭髮外,我的頭上還多了一對東西…
雖然我非常非常的不想面對現實,但不管從哪個角度看來,兩隻可愛、大小適中、又毛茸茸的正三角形,正是會讓所有OTAKU大喊「萌え!!」的”貓‧耳‧朵”。



嗚啊啊啊啊啊───!!開什麼玩笑?!這東西要出現也應該出現在朝比奈學姊這種可愛的女生身上才對啊?!幹麻出現在我頭上啊?為什麼?!
……喔,還有尾巴呢……
驚嚇過度的我已經開始胡言亂語了。
剛起床時,只認為那應該是妹妹幼稚又無聊的惡作劇,但身手一碰之後,卻發現…有股觸摸的感覺至那對”耳朵”傳來。
………………也就是說,這對耳朵是真的從身上長出來的。
 
 







以上,就是我慘叫前的經過。
不用多說,這當然是春日那傢伙妄想之下的產物。
不禁頭痛的捂著頭,還是趕快出門吧!去找長門問個清楚比較實在。


隨意找了一頂棒球帽戴上,將尾巴藏在褲子裡。
順手拿了幾片吐司往嘴裡塞,再拿起桌上一瓶牛奶。迴避老媽正想開口問話的表情,迅速溜出家門。

但我才知道,出了門之後,苦難才真正開始。

「嘿!早啊,阿虛。」才走沒多久,就先遇到第一個麻煩。
「…早啊,笨蛋谷口。」
「唉呀,幹麻一大早嘴巴就這麼毒嘛!」笨蛋不愧是笨蛋,完全沒察覺到我身旁的低氣壓,逕自一人在那裡打哈哈。更要命的是,說就說,手還開玩笑的往我的臀部拍了幾下。
「咿──!!」我忍不住倒抽一口氣,一股難以形容的不適感順著背脊襲了上來。看來他是不小心碰到了我的尾巴(?),我終於能了解為什麼動物會不喜歡別人抓著牠尾巴玩的原因了。



「阿、阿虛?」看著我不停抖動的身體,谷口好意的伸出手想查看我的情況。
我瞪了他一眼,冷冷的:「不要碰我。」
「啊?」他卻一頭霧水,「你現在的模樣還真像是尾巴被人踩到而生氣的貓咪耶!」
「……」無言,這傢伙說中了一半的事實。
「好好好,我不碰。」做出投降的手勢,「不過你確定你真的沒事?」關心的語氣。
「……沒什麼…」

到學校前,不管谷口問什麼問題我都選擇沉默。
就在他準備對我的不理不睬開罵的時候,國木田出現在下一個轉角處,這才解除我耳邊的噪音警報。


最大的麻煩,也就是這次事件的製造者,相當不易應付的女魔頭──降臨。

「早。」我不自然的向春日打招呼,尾巴被臀部壓住的感覺不好受。不過,還在我可以忍耐的範圍內。
「…你幹麻戴帽子?」
「沒什麼。」淡淡的說,將帽簷壓的更低。
「想耍帥?我看這造型還早得很。」口不饒人,馬上批評砲火全開。
「也不是。」無所謂的看著春日有些挫敗的表情。
「嗯…」意味深長的直視,「那我知道了!一定是有秘密囉!」
「耶?!」跳躍式思考讓我措手不及,不是疑問句的肯定句,春日已經將魔手我往的帽子伸去。
──我可不想就在今天成了全校的大笑話啊!!

“刷──”
「各位同學,上課囉!」

熱血導師岡部很有活力的出現在教室裡,這是我頭一次這麼感謝他準時上課。

「哼。」不情願的春日只好乖乖回位子上坐好。
「阿虛。」
「啊,是?」突然被點名,我連忙看向岡部。
是說…怎麼連老師你都叫我阿虛啊?
「到教室就沒必要再戴帽子了,趕快拿下來吧。」
我就知道該來的終究躲不掉,我不喜歡說謊,但情非得已。
「唉…」嘆口氣作為開場白,「我媽媽因為想要嘗試家庭理髮的感覺,所以就抓了我來剪頭髮,就把頭髮給剪壞了。」
暫停一下,等待老師的反應。
聽了我的藉口之後,有些小小的竊笑聲響起,不過不重要。
「請問我今天可以戴著帽子上課嗎?」
「這樣啊…老師小時候也有頭髮被剪壞的經驗呢!」岡部做出誇張的思考動作,逗的學生們哄堂大笑,「好吧,這次就放你一馬囉。」
「謝謝老師。」沒想到竟然能引起老師的共鳴,算是瞎貓碰到死耗子,讓我暗暗的鬆了一口氣。

幸好今天都沒體育課,就在安然無事的情況下熬到了社團時間。



閒話家常─後記:
我知道看起還很短,但我的草稿已經寫了不少頁了...為什麼啊...
這篇一定會有H,我保證,因為我已經在動手寫了,正因為卡文而感到困擾OTZ
慢慢來吧<目遠>
不過H的部分我會鎖文喔,到時請注意這點。

全站熱搜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