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因為真的沒有題材寫了(喂),所以我把這個日站的漫畫拿來改寫(不過也有點翻譯意味啦!)了XD再說,我看這個站的漫畫也挺有感覺的,然後就寫了這篇文。以下為古泉第一人稱視點,些微暴力的成分有,請注意。





社團時間,他一如往常的準時出現在社辦裡。
看到我,又露出一副厭惡的表情。


「……只有你在嗎?」阿虛左顧右盼,視線在社辦裡繞了一圈之後問。
「啊…真是可惜呢…」我習慣性的聳肩苦笑。
「長門不在這還真稀奇。」
「先前涼宮同學來過之後就把她一起帶走了。」
「哈啊~只有我和你這傢伙待在這還真沒意思~」他雖然這麼抱怨道,卻也沒離開的意思,在我對面拉了張椅子坐了下來。
「那麼…」我拿出奧賽羅棋,「要不要下一局呢?」
「啊啊…反正也閒的很,來玩吧。」


……但我沒看漏,他其實一點興趣都沒有的表情。







“喀”


隨著棋局一黑一白的翻轉。


“喀”


他深思的神態、


“喀”


愉悅的神情、


“喀”


都在在觸動我心。


“喀”


他…到底還有多少表情,是我沒見過的?
笑容滿面的表情、淚流不止的表情……


而「她」──涼宮同學──是不是…就全部都知道呢?


但我想,哭泣的臉…她一定沒看過吧?
想著想著,我不禁伸出手握住他的。


然後,是他驚訝的臉色。





「唔…!」稍使力一拉,無防備的身體向前,和我的唇對上。


意外的吻,意外的表情。
他咬牙,是生氣的表現。


“咚─!!”


左頰被人狠狠揍了一拳,等到疼痛感散開、嘴裡瀰漫著血味,我才回過神來,發現被他給打了的現實。
「……」我只是淡淡的撫上被他打痛的地方,並沒有什麼激動的反應。
這種反應卻造成他心裡的恐懼,他退靠著牆,一臉害怕的看著我。




──為什麼?




我將雙手伸向桌子,扶著桌沿,猛然往他一推!
「唔啊──!!」桌子撞擊到他腹部的位置,猛力擠壓的感覺讓他發出痛苦的聲音:「咳咳…咳咳…」


……眼角逼出了淚……
…還不夠…這種表情還不夠……


「──!!」不留情的箝住他的下顎,暗示他無法逃離的訊息。
把桌子踢開,順勢把他壓倒在地上。
清澈的眼瞳裡映出了我的倒影,我的臉──
不是險惡的,而是微笑。



最殘酷的微笑。








「哈啊…哈啊…」


虛弱的、無助的淺淺呻吟。


「…唔…唔啊啊…不…不要…」


夾雑著無法抑制的喘息聲。



他呢喃著我的名字,即使只是情慾使然。
僅只這一刻,他是我的。



「啊啊啊啊啊啊───!!」
加快下身律動的速度,每一下都挺的更深、更深。


是我的,是我的。
管他什麼紀律、神的威能,我將一切都拋到腦後。
他是我的,僅只一刻,誰也無法奪走。


「啊啊…啊啊…」
他拉住我的制服,像是溺水者抓住浮木般的攀著我,他的身體承受著一陣一陣強烈的快感。
「古…泉…」


盛滿淚水的雙眸看著我,哭泣的表情。
一定只有我看得到的神態。



「真的是…」我微笑,很溫柔的,「好可愛…」








閒話家常─後記:
不要嫌我空格太多= =,這真的是種必要的表現。
整體來說還算滿意,古泉視點出乎意料的好寫啊…比阿虛的吐槽還好寫是怎樣XD
因為是改來的,所以就沒什麼話好說啦(喂)。
大家要多留言嘿,這篇就先當做「貓耳」暫時寫不出來的替代品吧XD

全站熱搜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