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涼宮/古虛?】攝影

前言:這是受到官方電話卡刺激產生的衍生文,也是找回手感的試寫文。XD



「哈囉!!」

一如往常,春日依舊相當有精神的踹開文藝部的可憐大門,開心的大聲嚷嚷。
只是說,當她會這樣做的時候多半都沒什麼好事。

「…說吧,你今天又要做什麼?」結束掉我對古泉的第1058場勝局,我開門見山的問。
「攝影。」
「嗚…!」聽到敏感的關鍵字,正在泡茶的朝比奈學姐突然縮了縮身子。
「放心啦,我可愛的實玖瑠ˇ」春日露出可以媲美100W電燈泡亮度的笑臉,「這次對象不是你喔。」

是喔,那是誰?
長門嗎?

「……」長門難得的從書中探出頭來,似乎有些好奇的往這裡看了一眼。
「也不是有希。」不知為什麼得意的搖了搖食指,春日拿著高性能相機的手突然揮向我……

該、該不會?!

「沒錯,就是你喔,阿虛!」女王陛下殘酷的對我宣判了死刑,而我卻連一點辯解的機會都沒有。
「開什麼玩笑啊?!」
「有人要求的啊。」她邊嘟嚷著,邊從裙子的口袋裡掏出一封皺巴巴的信,「你看。」

電腦打字、文體恭敬、信封還是正統的直式白底紅框信封,根據信裡的意思似乎是要一張照片來做電話卡…等等,要我的照片是做什麼啊?!

「誰知道,再說這封信的屬名還是某間公司呢。」
「你就因為這封不明不白的信就要把我給賣掉嗎?!」
「我又沒有要把你賣掉,只是賣你的照片。」”哼哼”的,蠻橫的笑了。
「……」



於是,我就這樣被綁架到保健室來了。
……為什麼要到保健室啊?春日同學?

「古泉提議的啊。」好個純真無邪的微笑。
「是的。」古泉露出和春日一模一樣的笑臉,只是在我看來還是很礙眼。原來你剛剛不說話都是再想這些不三不四的東西啊?
「然後呢?你想幹麻?」我被迫坐在床上,半認命的看著親愛的團長到底有什麼遵旨想要傳達。
「你知道嗎,現在啊,表現的越是性感的人事物,人氣都很高呢。」像是自言自語般的喃喃念著,不過眼睛卻是直直的盯著我看,手上還亮出隨信附上的另外一張電話卡。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另一張好像是個拿著水瓶往頭上淋水消暑的男孩。
年紀看起來和我們差不多大,背景似乎是某個軍事基地。
這張照片到底是怎麼流出來的,就跟春日收到的那封信一樣是個謎。
根據春日不服輸的劣根性看來……慘了,我有不好的預感!

「所以我當然要拍出比這張更好的照片啦!」一個彈指,站在她身旁的古泉突然有了動作,「拜託你囉,古泉。」天使的微笑瞬間成了惡魔。
「等等等等等等等一下…!!」我現在可是坐在床上耶!你想要做什麼?!
「請放心,在涼宮同學的面前我是不會做什麼太過分的事的。」露出想讓我安心的笑臉,伸手就是把我的領帶給拉鬆…然後…
「喂喂喂!!拉鬆領帶就算了,為什麼要解扣子啊?!」我理所當然的奮力抵抗在我胸前繼續動作的那雙賊手。
「阿虛!不要掙扎!要不然等一下要怎麼拍出好照片啊!」
「你看,這都是涼宮同學的意思喔。」
「我管它是不是春日的意思,這可是危害到我的人身安全耶!!」開什麼玩笑,誰要那種不能見人的照片流出去被人當做公共電話卡使用啊?!

「那麼…」古泉猛然逼近我的耳邊,「世界崩壞也無所謂嗎…?」
「嗚…!!」

古泉使出了最後手段,我不得以只好停下一切抵抗。

『真可惡…』我偏過頭,不禁憤恨的想著。
「好了。」古泉將扣子解開到第3個,笑著對我說:「事實上,涼宮同學是要我將扣子全都解開呢。」
「什麼…?!」那女人…!!
「不過…」他拍拍我的頭,溫柔的笑了笑,「我實在是捨不得你全被人看光呢,我想這樣做,涼宮同學也會接受吧?」
「…啊?」
「不好意思,要你犧牲形象了。」趁我不注意的時候,古泉的吻偷偷襲上臉頰。
「……!!」

「涼宮同學,這樣可以了吧?」
「唔…」春日嘟了嘟嘴,「好吧,隨便,這樣也可以啦。」她拿起相機,由上往下的角度,準備拍攝。
「可是我…等一下啦─!」


“卡嚓”




啊啊,到時候那張電話卡要是真的發行的話,我該怎麼做人啊……。




FIN.

閒話家常─後記:
啊啊啊──!!京阿尼真的是太犯規了啦!!這下真的是阿虛總受確定ˇ<閃亮>
池田小姐!感謝你ˇ<星星眼>
順提,這篇文還寫的出乎意料之外的快啊XDXD
因為愛嗎?XD
(寫作BGM:小野大輔「だいすき」完全聽不膩啊ˇ)

全站熱搜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