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1)「占星師御手洗」系列的衍生
(2)BL傾向有
(3)原作系列尚未全讀完





對於御手洗的情緒週期我一直都搞不清楚。
不過簡單分析,大概可以分成躁期和鬱期……雖然他應該說不上是躁鬱症患者,這是我個人覺得最貼切的譬喻。

鬱期的時候,他可以倒在沙發或任何能躺的地方睡上一整天。
叫也沒反應,或者胡亂低語著我完全聽不懂的語言。
如果沒有碰到非得和他溝通的要緊事,那麼這種狀況的御手洗還算好應付的。
頂多就是我得多花點力氣把像是死人般的他給挖起來,帶到飯廳、浴室等等地方,讓他維持該有的生活機能。

但碰上躁期,能安安靜靜窩在他自己的房間看書、研究,是最求之不得的情況。
不過很遺憾的,那大概一個月內只會碰到一次。
大部份都是我被御手洗抓著,聽他針對最近的時事發表闊見。
要不然就是興致一來抱著吉他大聲高歌。

長時間的相處下來,御手洗那些超乎人類理解範圍的舉動,漸漸的、我也見怪不怪了。
或許有人會認為這樣已經難以忍受了,但對我而言已經成為日常生活中的一部份。

可是,儘管我是如此習慣和他相處的種種,有一件事我仍是適應不良──

「石岡君,我想喝紅茶。」
「噫?!」御手洗那略微低沉的男中音突然在我耳邊響起,嚇的我差點把手上拿著的水壺砸到自己腳上,「御、御手洗?!我不是跟你說過很多次,有事的話直接叫我就可以了,不要在我耳邊說話!!」我稍稍的用手肘頂了一下要他後退。
「嗯,我是叫了,但你沒反應。」但御手洗只是退了一下並沒有離開,反而更直接的將頭靠到我的肩膀上來了。

高個子的他做這種幼稚的舉動,有種微妙的可笑感。
不過我管不了現況,過度貼近的姿勢讓我覺得很彆扭,體溫克制不了的直線上升。
我只好擺起臉色對他說道:「沒聽到是我的不對,但想喝茶的話先去沙發上等我,我這樣根本沒辦法動!」
「……」不曉得是不是看出我的態度相當不自然,御手洗真的沒繼續為難我,乖乖的走到沙發坐好。
『可是,為什麼要一直盯著這邊看…』很努力的不想在意他投射過來的視線,我實在不懂只是泡個紅茶有什麼好看的。

這就是我一直習慣不了的問題,像是患了雛鳥情節般緊黏不放的御手洗。
一開始實在沒辦法適應對方的肢體接觸,甚至一靠近就會緊張又尷尬的全身僵硬。
雖然現在已經不太會出現這樣的抗拒反應,但御手洗突然的接近對心臟實在不太好。

把泡好的紅茶連同茶具一起端到客廳,用著熟練的動作放好杯子並倒了兩杯紅茶。
「?!」不過才剛坐下,原本好端端坐著的御手洗卻毫不客氣的直接躺在我的大腿上,「等、等一下?!御手洗你在做什麼?」
「嗯。」隨便應了個狀聲詞當作回答,還稍微挪了個好躺的位子之後就動也不動的──
「…竟然睡著了?!」

因為動彈不得,看來接下來的幾個小時我可能都得呆坐在這裡。
好在沙發邊的地板總是堆了不少放不下的文庫書,如果我能勉強拿到的話應該還不至於太無聊。
看著眼前毛茸茸的惱人捲髮,手不自覺的覆了上去,輕輕的順了兩、三下。

「唔…」像是對我的動作表示抗議般,御手洗呻吟了一聲,側過身躲避我的碰觸。
「…噗哈哈哈~」那樣的反應就像是隻睡眠被打斷的大型犬,我笑了出來。
「…唔嗯…石岡君…不要亂動…這樣睡的很不舒服耶…」
「是是是…」

躺在別人身上還敢這樣指使人的,全天下大概也只有御手洗一個了。
嘛,算了,這樣的日常也不算太糟吧?





Fin.





後記:
為什麼這1000字我可以寫的這麼痛苦呢?(掩面)
大概是我的妄想和原作感覺相抗衡,覺得矛盾的不得了所以才痛苦吧orz
以後應該不會再寫御石的同人了,因為原作的感覺太沉重了,和我想營造的感覺實在搭不起來。
而且看了幾位喜歡島田老師的御手洗系列作品的大人們的內容分析,發現其實兩的人之間的關係比我想的還要不單純(並非腦補或糟糕的意思,我當初在噗浪上的發言和感想→)

不過這篇之後應該還會有個御手洗視點⊂彡☆))Д′)
我想這個視點和石岡君的比起來,應該會比較輕快點(?)
其實我很擔心這篇文章看起來會很不順暢,但畢竟是自己的嘗試作,就請大家將就它吧(喂)
謝謝各位看到這裡(´∀`)ノシ



創作者介紹

Voyage─雲想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