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About This Site

‧內含「同人二次創作、BL、腐女子向」,若無法接受者,請速離
‧第一次來訪者,請參照Menu的「關於這個BLOG」部份
‧站內文章皆為本人所有,如有需引用轉載,請先行通知
‧連結自由,logo在Link集內
‧文章雜多,請愛用站內檢索

‧主要推廣:
【Nico動畫】歌手、實況玩家視聽心得
【其他作品】雜食中,基本冷門(哀)

‧更新紀錄(9月)

─關於同人創作─
‧二次創作文章,若涉及歷史,難免有錯誤的情況,對此還請見諒。
‧沒用到歷史資料的二次創作文章,則以原作為概念衍生。

‧站內A.P.H相關鎖碼提示:我國的誕生日?(4羅馬數字,俗稱雙○節XD)
‧站內Jikkyo同人創作規定請見右側連結(含密碼提示)


(1)「刀劍亂舞」的衍生同人
(2)BL要素有,和泉守×陸奧守(+新撰組)
(3)稱呼捏造,性格崩壞可能
(4)其實堀川稱呼對方應該後面都會加個「さん」,中文沒辦法表達所以只好省略
(5)土佐腔遺憾的消失
(6)殺伐那是什麼好吃嗎的和睦時空
(7)長曽祢まだ来ません(語氣捏造的意思)



「你在幹嘛?」
「!!」陸奧守被突然的聲音嚇了一跳,回頭看發現是和泉守後,馬上露出開心的笑容,「主人說他剛剛買了幾本新書,所以咱就先和他借來看了。」
「是喔。」
「對了對了!」似乎是想到什麼,陸奧守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快坐下來!」
「哈啊?」
「坐下來就對了啦!」
「真麻煩啊…」嘴上這麼抱怨著,和泉守還是盤起腿坐到了陸奧守身邊。
「然後把手張開。」
「喏。」
「好!」
「…嗯?!哇喔!」

隨後陸奧守起身,就這樣直接一屁股坐進了和泉守的懷裡。
雖然兩人的體格差不多,但太刀和打刀的身高還是略差了一個頭。
調整好姿勢後,陸奧守滿意的打開書讀了起來。

「……這是怎樣?很重耶你。」是坐在盤起腿後的空間內,並非完全坐在腿上,但和泉守對他突如其來的舉動還是很不高興。
「哼哼~」完全不在意對方反應的陸奧守倒是整個人直接躺在和泉守胸前,一如往常的刻意挑釁了幾句,「自稱又帥又強的刀就只有這種程度嗎?實在太讓人失望了。」
「啊啊?!是想吵架嗎?!」
「哎呀哎呀,才一點小小的重量就別計較了、別計較了啦!」
「呿。」
「話說回來,主人說這本恐怖小說雖然可怕,但還挺有趣的樣子。」
「喔?我看看。」

習慣這樣言語上應酬往來的兩人,容易起爭執但也停的很快。
被陸奧守的話勾起興趣的和泉守,自然的把手環在對方腰上,身體往前、頭抵著他的左肩,維持把人抱在懷裡的樣子,跟著一起看起書來。

「奇怪了…我明明喝的是綠茶怎麼會覺得這麼甜……」
「吶,他們兩個到底知不知道這裡是哪裡啊?」
「哈哈哈……」

正在喝茶的大和守誇張的單手掐著自己喉嚨,作出複雜的表情。
在他旁邊一口一口咬著仙貝的加州,則是皺起眉不耐煩的向堀川吐槽。
不曉得該回答什麼的堀川,只能尷尬的苦笑。



「喔,大家都聚集在這啊。」結束內番工作的長曾彌也來到眾人所在的客廳,「……現在是怎麼回事?」
「果然普通人看到這種情況都會愣住呢。」
「就是說啊。」

讀書讀的相當專心的陸奧守與和泉守兩人,依然維持先前的姿勢,像是聽不到週遭的聲音似的沉浸在書的世界。
面對長曾彌理所當然的疑問,感覺麻痺的加州、大和守也沒回答的意思,只是自顧自的表示自己的感想。

「簡單的說,就是陸奧守坐在兼先生的身上,一起在讀從主人那裡借來的小說。」
「不不不,這我用眼睛看也知道,我問的是前因後果。」堀川的解釋不過是單純的現況敘述,長曾彌有些頭痛的揉揉眉心。
「嗯~大概是陸奧守覺得坐在兼先生身上比較安心吧。」
「啊…他們高興就好…」雖然真相仍不可解,但至少是聽起來最像正確答案的回答了。



「如果說是體格差的安心感,我也可以啊。」問歸問,覺得有趣的長曾彌主動參了一腳,順勢在兩人的面前坐下後頗有氣勢的拍拍自己的大腿,「不考慮嗎,陸奧守。」還順勢張開雙手表示歡迎。
「……」從書上抬起視線的陸奧守,略為嫌惡的苦著臉,對他的毛遂自薦不怎麼感興趣。
「試一下也無妨吧?不過是換個位子坐罷了。」
「真不懂你在想什麼…」抵不過長曾彌豪爽笑容的好意,陸奧守支起上半身,卻發現環在自己腰上的雙手沒有鬆開的打算,反而圈的更緊,「和泉?」
「書都沒有看完你是要去哪?現在正好是最緊張的橋段耶。」
「稍微離開一下而已又沒差……」
「不一直看下去氣氛就差很多啦。」不滿的和泉守硬是把起身的陸奧守拉回自己懷裡,「快繼續。」
「好啦好啦…哪來的暴君啊你…」但陸奧守也同意和泉守的話,想快點知道劇情發展的好奇心壓過了其他外在干擾,結果兩人還是沒分開彼此半吋,繼續專心的讀著小說。

“之後再看不就好了…”、”一整天都要用這種姿勢膩在一起嗎?”
想要吐槽的地方有很多很多,不過大家都很有默契的沒說出口。
倒是對勇者長曾彌投以憐憫的眼神──

「輸了呢。」
「輸了呢。」
「不愧是兼先生!」

扣除掉堀川盲目的通常運轉,加州與大和守不約而同冷淡的吐出評論。
長曾彌只是苦笑的聳肩,不在意的攤開雙手表示投降。



「啊!既然大家都到齊了…」似乎突然想起什麼,堀川邊說邊從身旁的包巾內拿出一盒茶點,「這是上次兄弟們遠征時帶回來的土產,我一個人吃不完,大家一起分著吃吧!」
「我知道這個!」加州立刻愉快的拿起其中一份起來端詳,「之前就聽說過這家店的點心很有名,早就想吃吃看了!」
「你們兄弟間的感情還是一樣好,真讓人羨慕啊。」
「呵呵…」長曾彌感慨的拍拍堀川的背,他有些自豪又有些害羞的笑了。

「兼先生、陸奧守,休息一下吃些點心吧。」
「謝啦。」
「喔!」

看樣子也想小憩一下的兩人紛紛向他道謝,原本以為他們會移動到桌前和大家一起喝茶聊天。
沒想到和泉守只是把手伸向桌子,隨手挑了兩份點心,一個自己拿著、另一個則遞給了對方。

「拿去。」
「嗯嗯~隨著時代進步,點心的造型和口味變化也越來越多,實在是有趣有趣。」而陸奧守也很當然的順手接過,對於包裝設計有著無比的興趣。
「是嗎?反正吞下肚還不是差不多。」
「…你就是這樣子,才會被之定說一點兼定該有的風雅氣質都沒有。」聽他這麼說,陸奧守想起平日歌仙的感慨,不禁嘆息道。
「二代目是二代目,我是我,不一樣的地方就是不一樣。」和泉守不怎麼在意的哼了一聲,立刻轉移了話題,「啊,我這個是梅子口味的。」
「我的是柑橘。」看著紫紅色的梅肉透出水嫩的感覺,不禁讓人也想嚐試一口,「看起來好好吃吶~」
「給你咬一口也無所謂,吃吧。」
「哇伊~」獲得許可,陸奧守開心的抓著和泉守把茶點遞到自己面前的那隻手,直接就這個樣子咬了下去,「嗯~微酸的口感,不會讓味道變得太甜,不錯不錯!」
「那你的我也吃看看。」
「好啊!」仍然倚靠在和泉守懷裡的陸奧守,自然的把手往後伸,將茶點送到了和泉守的嘴邊,他也沒什麼疑問的一口咬下,「喔,意外的不錯,原本以為味道很淡,但還滿清爽的。」

「……!!…!」努力忍住快衝出口的吐槽,加州與大和守分別一左一右的倒在禢禢米上,啪啪啪的用力拍擊地面發洩自己的情緒。
「哈啊……」雖然身為一組之長的長曾彌還撐得住,但看著眼前上演相互餵食的戲碼,還是削掉了不少精神力,他不禁問了隔壁的堀川,「我來這裡的日子還不算長,不過這兩個人…」
「大概是無自覺的吧,沒有想太多。」
「唉…是這樣的話,性質就更惡劣了。」飲了一口茶,長曾彌嘆氣道。



「唉呀,真難得看到你們同聚在一起。」抱著資料的燭台切笑盈盈的出現在門邊,「我要找和泉與小陸,有在這裡嗎?」

好不容易振作起來的加州指了指燭台切的右手邊。
因為視線死角的關係,所以進門的第一時間沒有察覺到。
順著手指的方向看去,理所當然的,坐在和泉守懷裡的陸奧守就這樣印入眼簾。

「有事嗎?」陸奧守把書放下,回答的卻是和燭台切待在同一隊的和泉守。
「抱歉抱歉。」燭台切反應稍微遲了一拍,隨即露出微笑,「主人說要找一軍和二軍成員去開作戰和遠征會議,所以我才過來傳話。」
「好喔!」陸奧守很有元氣的應了一聲,「等一下我們再一起過去。」
「呵呵呵…真羨慕你們兩個感情總是這麼好啊。」
「「蛤?」」兩人互看了對方一眼,不可思議似的同時反駁出聲,「「才沒回事!」」
「好了,達成任務我就先早一步到會議室去囉。」無視他們的抗議,轉身離開前還特別交代,「大概再過半個小時會準時開會,記得不要遲到喔。」

「直接往地雷上踩去,燭台切真不是蓋的。」一樣好不容易復活的大和守,用放空的眼神邊咬著仙貝邊說。
「但你看他們兩個的反應,很奇怪啊…絕對很奇怪啊…」
「多說無益,清光你就別再想了。」看開的長曾彌搖搖頭勸說。
「不過就算這樣,也改不了大家覺得他們感情很好的事實啊。」堀川苦笑著下了結論。



「半個小時啊…」陸奧守翻了翻書頁剩下的部分,「雖然很可惜,但開會前大概是讀不完吶。」
「那也只好先這樣啦。」
「呦咻!」利落的站起身,拉拉背肌舒展筋骨,「嗯嗯~坐了這麼長時間身體都僵了。」
「你還敢說。」和可以自由活動的陸奧守相比,被當成椅子的和泉守用力的嘖舌抗議,「嘖。」
「齁齁,咱們又酷~又帥~的流行新刀是怎麼了?腿麻了嗎?」
「……」
「啊哈哈哈哈~我看看,是這裡嗎?還是這裡?」見和泉守不出聲,陸奧守愉快的蹲下來戳了戳他麻痺的雙腳。
「少得寸進尺了混帳!」憤怒的和泉守,一把揪住對方的手、另一手則用力捻了他的臉頰。
「嗚喔喔喔喔很痛!很痛啦!」吃痛的陸奧守連忙用雙手想剝開捻著自己臉頰的手,但打刀的力量比不過太刀,最後只好拍擊和泉守的手反抗。
「哼。」和泉守滿足的哼了口氣,「喂,還不快點伸手拉我起來。」
「都有力氣教訓咱了,怎麼會沒力氣自己起來…」
「啊啊?!」
「好啦好啦。」再次站起來的陸奧守伸出雙手,一股作氣的把和泉守拉了起來,「喏,腿還會麻嗎?」
「比剛剛好多了。」和泉守也簡單的活動了一下身體,扭了扭腳,已經沒有這麼重的麻痺感。
「那就走吧。」
「喔。」
「對了,你覺得今天會議的內容會是啥啊?」
「……只要不要到厚樫山週回出征就好…」
「一軍的成員還真是辛苦啊…」

時間似乎也差不多了,一陣打鬧後,兩人邊閒聊邊走出客廳。
等談話聲漸漸遠離後,第一個打破沉默的果然還是加州。

「啊啊啊啊啊啊!!真是夠了!!看到了嗎?!看到了嗎?!」總算不用忍耐的他整個大爆發,「手啊!!為什麼就這樣牽著手走出去啦啊啊啊啊啊!!」
「嗚哇…」被他給影響,大和守露出困惑的聲音,「雖然我也覺得很不可思議,不過嗚哇……」似乎很難用言語形容感想的樣子
「他們兩個不論做什麼舉動,全部都是自然發生,沒什麼好奇怪的。」長曾彌經過這一連串的體驗,雙手環胸,嗯嗯嗯的點頭自我作結。

最後,面對這阿鼻叫喚的場面,堀川仍保持著他一貫穩重的笑容,投下今天最後一顆震撼彈──

「不過你們知道嗎?這兩個人根本沒有在交往喔。」
「「「真的假的?!」」」

 

 

Fin.

後記:
本來文章的構成就是小話連作,找不到著地點就這樣完結了^q^
寫這兩人的無自覺互動,和閃光被害的反應其實還滿愉快的,超過近4000的字數算是個人驚喜的誤算,沒想到可以打的這麼長XD

來談談個人對陸奧&新撰組成員的見解吧!

◎陸奧守
‧深受龍馬愛護的影響,很會撒嬌(甘い上手)、容易被他人疼愛的體質(愛される)
‧同時也因為這個緣故,喜歡待在體型比自己高大的人的身邊,會讓他回想到自己還是刀的時候,被龍馬抱在懷裡的感覺
‧表面上給人十分陽光,很會照顧的人的大哥哥樣子,只有對信賴或有好感的人才會露出比較孩子氣的一面(無意識)
‧懂得判讀他人負面的情緒,卻對正面的情感相當遲鈍

◎和泉守
‧會刻意去招惹喜歡的人的小學生性格(無意識)
‧對自己的一切都十分有自信,也因此不是很在意他人的看法或眼光
‧反過來說,一旦自己對某件事有了意識,就很容易聽不見別人的意見而獨自鑽牛角尖(へたれ)
‧佔有慾強(無意識)

◎堀川
‧沉穩且深思熟慮的性格,對和泉守有輕度盲信的現象
‧並非會全盤接受他所有缺點,觀察、適時從旁輔佐才是一個優秀的助手
‧就像是徹底照顧和泉守大小事的萬能母親
‧陸奧守對他來說像是另一個得讓他花心思照顧的小孩
‧新撰組內唯一的良心,處變不驚的態度某些時候甚至比長曾彌還要可靠

◎加州
‧和陸奧同為初期刀的古參,兩人的關係十分良好(我家的初期刀全都感情很好)
‧反應大歸大,但來的快去得也快(飽き性)
‧喜歡看熱鬧,卻又忍不住會吐槽的吐槽擔當

◎大和守
‧一開始對加州和陸奧的良好關係感到困惑,現在則是一起切磋琢磨的好夥伴
‧對自己關心的事以外都不怎麼感興趣
‧不過該吐槽的時候後還是會吐槽,毒舌派

◎長曾彌
‧一組之長,新撰組全員都稱呼他為”老大”或”大哥”
‧雖然初到本丸因為立場關係和陸奧有些不愉快,但看開的他現在則是把陸奧當作另一個弟弟看待(單方面)

大概是這種感覺。
順帶一提其實除了いずむつ之外,そねむつ(長曾彌x陸奧守)我也吃,陸奧受全部ok的零節操\(^q^)/
有機會也想寫寫そねむつ,但因為受某位日方創作者的影響很深,大概除了性騷擾梗之外想不出什麼正常的東西(淦

總之把想寫的東西通通塞在同一篇文章內我也心滿意足了XDDD
如果有同好願意和我閒聊討論,我會很開心的(゚∀゚)

 





 

【覺得很難接下去只好拿掉的廢棄片段】

「等等等等,你在開玩笑吧?」加州不解的立刻反問,「都到這種程度了喔?」
「啊啊,雖然怎麼看都像相當恩愛的傻情侶,不過真的沒有在一起。」
「天啊……」大和守不禁仰天長嘆,「之前我看他們兩個早上一起從和泉守的房間出來,就認為一定有什麼了。」
「我也有看到,耶?所以只是純過夜?不可能吧?」
「如果是指那天的事,好像是因為陸奧守看了主人推薦的恐怖電影,結果作了惡夢睡不著,才跑去兼先生的房間。」回想事發當天,堀川苦笑,「早上我去叫兼先生起床的時候,也被嚇了一跳。」
「……」除了堀川的爆擊外,大和守與加州意料外的目擊情報也十分驚人,來不及消化種種資料的長曾彌,苦澀的皺著一張臉,不曉得該怎麼反應才好。

「但真的什麼都沒有啊……」事實比想像的還要健全單純,冷靜下來的加州倦怠的嘆了口氣。
「嘛,兼先生和陸奧守兩個人,本來就是比較率直也不太在意別人眼光的性格。」
「說的也是。」大和守也表示同意,「一個是自信過剩、一個是鈍感到不行。」
「還真不留情啊。」話鋒一轉,長曾彌這次切確的刺中了話題的重心,「講歸講,只要有個人或某件事去觸發的話,我還是認為他們哪天在一起只是遲早的事。」
「問題是,沒有自覺的兼定和陸奧就已經是這個樣子囉。你能想像,等他們交往後,這種甜蜜蜜的周圍被害不會惡化?」

經加州這麼一提,現場瞬間陷入沉默。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某刀劍廚
  • 啊啊啊啊啊
    大大的文筆超讚的(仰慕
    看着清光和安定的反應超有趣ww
  • 寫他們兩個吐槽真的超有趣的XDDD
    感謝你喜歡這篇文章(*´∀`)

    翌日 於 2015/06/15 21:1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