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About This Site

‧內含「同人二次創作、BL、腐女子向」,若無法接受者,請速離
‧第一次來訪者,請參照Menu的「關於這個BLOG」部份
‧站內文章皆為本人所有,如有需引用轉載,請先行通知
‧連結自由,logo在Link集內
‧文章雜多,請愛用站內檢索

‧主要推廣:
【Nico動畫】歌手、實況玩家視聽心得
【其他作品】雜食中,基本冷門(哀)

‧更新紀錄(9月)

─關於同人創作─
‧二次創作文章,若涉及歷史,難免有錯誤的情況,對此還請見諒。
‧沒用到歷史資料的二次創作文章,則以原作為概念衍生。

‧站內A.P.H相關鎖碼提示:我國的誕生日?(4羅馬數字,俗稱雙○節XD)
‧站內Jikkyo同人創作規定請見右側連結(含密碼提示)


(1)「刀劍亂舞」的衍生同人
(2)BL要素有,和泉守×陸奧守
(3)稱呼捏造,性格崩壞可能
(4)土佐腔遺憾的消失
(5)殺伐那是什麼好吃嗎的和睦時空
(6)甘すぎてだれおまくらいのレベル



為了能更有效的活用、累積資源,遠征和出征輪流交替的日子如火如荼的持續了一個多月。
在大家的努力下,好不容易於今天達成希望的目標值。
欣喜的歡呼聲中,審神者宣布從明日起進入休假體制。
終於可以從忙碌的生活裡解放,陸奧守拖著疲累的身體打算待會兒要好好睡上一覺。
但在經過和泉守的房間時,他突然停下腳步。

「還沒回來啊……」

因為練度差的關係,和泉守與陸奧守分處在不同隊伍。
特別是和泉守所屬的一軍,滿足了練度上限後,現在幾乎是長時間遠征的重要成員之一。
加上出勤時間也是錯開的,兩人已經好長一段時間沒見面了。
雖然彼此總是說沒幾句好話,就陷入無謂的爭吵中,但少了那熟悉的聲音還是有些寂寞。

一時心血來潮,陸奧守悄悄的推開門,進入了主人不在的房間。
對照和泉守毛躁的個性,內部比想像的要來得整齊乾淨,大概是堀川平常都有幫忙收拾的緣故吧。
在房間的中心隨意的繞繞看看,陸奧守最後的視線落在一疊未收進衣櫃的衣服上。
水藍色與紅色的布料,展開一看,是和泉守替換用的戰鬥服。

「……稍微借用一下,應該沒關係吧…



結束連日遠征的煎熬,和泉守踏著沉重的腳步在走廊上緩步慢行。
就算不在戰場上流血奔波,長時間在外碰到突發狀況發生時,也說不上有多輕鬆。

「回來啦。」
「嗯。」
「辛苦了!」
「謝啦。」

重重的嘆了口氣,和泉守邊心不在焉的應和同伴們的慰勞聲,一邊左顧右盼的尋找某個應該早早就出來迎接的身影。

「如果是陸奧守的話,他應該已經先回房間休息囉。」
「?!」不自覺被人說中心裡在意的事,和泉守驚訝的回頭一看,「國廣…
「歡迎回來,兼先生。」自己長年的好助手正抱著食材笑盈盈的站在他身旁。
「突然出聲嚇死我了。」
「真是抱歉,我只是經過這的時候看到您,想打個招呼而已。」看著和泉守焦急的表情,堀川臉上的笑意更深了,「只是兼先生似乎在想什麼事,想的太入神才沒注意到我的存在罷了。」
「唔…」
「呵呵,兼先生要是平時對陸奧守也能像現在一樣坦率就好了呢。」
「~~!!」無法反駁的和泉守,單手遮掩住自己已經紅透的臉,發出困窘而不成話語的聲音。

「我等會兒還要到廚房幫忙,晚餐的時候見囉。」
「啊啊…我知道。」
「陸奧守一定也很期待兼先生的歸來吧。」
「國廣!!」



「可惡…國廣那個傢伙

臉上的熱度稍稍退下,和泉守氣呼呼的大力踱步發洩自己羞恥的情緒。
氣歸氣,但確實如堀川所言,想快點見到陸奧守的心情促使他加快了腳步。

「嗯?」

經過自己房間前,發現門與門之間留了一個小縫隙。
本來不怎麼在意的他走了過去,打算把門關好,卻瞥見內部有一雙伸出的腳。
發現有其他人在裡面,和泉守嚇得連忙將門全部拉開。
沒想到──

「嘶…呼…」

以藍色披肩為被、紅色戰服為床的陸奧守,正蜷縮在和泉守的衣服上睡的一臉香甜。
意料外的畫面將這套服裝和房間的主人給震撼到一愣一愣的,但恍神中的他倒沒忘記要放輕聲音,慢慢來到陸奧守的身邊。

『……這種感覺,到底該怎麼形容才好……』

滿溢而出的愛憐感,緊緊揪住心頭。
獲得人身的時間不算長的他們,有很多很多情緒表現,還未能全部理解。
高揚的情感幻化出如櫻花花瓣般粉色的神氣飄落,本能的,和泉守毫不多想的伸手觸摸對方那不多作修飾卻柔軟的茶色頭髮。

「嗯……」不過這麼一摸倒是弄醒了淺眠的陸奧守,睡迷糊的橙色雙眸好不容易看清眼前的人影,他不禁短促的叫了一聲,「啊。」
「啊什麼啊,這是擅自進別人房間的小偷該有的態度嗎?」和泉守刻意裝出不滿的語氣,用手彈了他的額頭。
「嗚嗚…對不起啦…」
「聽國廣說你應該早就回自己的房間休息了,怎麼會睡在這?」
「……一時心血來潮。」
「齁齁…那現在這樣子又是怎麼回事?」
「唔……」總是直視他人雙眼說話的陸奧守,難得不安的撇開了視線。
「…………」
「不可以笑咱喔。」但抵不過和泉守在旁釋放的沉默的壓力,最後認命的開口,「看到你的衣服,咱突然很想念你的味道,所以…借用了一下……結果就…不小心睡著了……」邊躲進披肩裡,他心虛的越說越小聲。
「…………啊啊!!傻瓜!!快過來!!」
「?!」還躺著的陸奧守猛然被和泉守給抓住手,來不及反應就被他一把拉進懷中。
「怎樣?接觸到實物的感想如何?」
「呵呵……」被對方粗魯的動作嚇了一跳,但一想到這是他笨拙的愛情表現,陸奧守輕輕的泛起苦笑,伸手環上和泉守的背,安心的將頭枕在左肩上,吸入鼻間的是自己最熟悉也最喜愛的梅花清香,「哪還用得著說。」
「哼。」滿意的哼了一聲,和泉守也伸手把懷內的人緊緊抱住,享受分享彼此體溫的感覺。

「對了。」
「嗯?」
「歡迎回來。」
「……我回來了。」

看著陸奧守滿面燦爛的笑容,和泉守親吻了他的臉頰作為回答。

 

 
Fin.



後記:
寫到最後有種「你們兩個是誰?!」的感覺…orz
但還是很想寫甜蜜蜜的兼吉啊!!
我家的兼桑是個不太會說好話,卻會用行動徹底溺愛對方的好情人XD
然後陸奧是有些困擾,卻也很開心的接受對方全盤愛情的那一方XDD
所以這種「別人感」真不是蓋的^q^

堀川在我的心中,就是個在旁默默關注兼吉愛情發展的守護者,了不起的好助手。Σd(゚∀゚*)
說歸說,還是喜歡調侃一下兼桑這樣。(年上者的貫錄)

因為是臨時想到的小話,內容比前一篇文章要短得很多。
不過把我能妄想的內容全濃縮在一起了,純粹為寫而寫的關係,整篇文最難產的地方其實是標題啊……。

最後!!恭喜”戀華”(いずむつOnly)開了第二場!!
台灣到底何時也能有像日本一樣的規模呢……(癡人說夢)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某刀男廚
  • 啊啊啊好甜啊啊啊!!!(墨鏡
    能喜歡上同一對cp超棒!!!(#
    是說國廣他果然是兼桑專屬痴漢(夠
  • 寫的太甜還想說是誰的程度(爆)
    國廣在我心中比較像是兼桑的老媽啦XDD
    這個大兒子有太多地方需要他操勞了(淦

    翌日 於 2015/07/10 20:4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