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About This Site

‧內含「同人二次創作、BL、腐女子向」,若無法接受者,請速離
‧第一次來訪者,請參照Menu的「關於這個BLOG」部份
‧站內文章皆為本人所有,如有需引用轉載,請先行通知
‧連結自由,logo在Link集內
‧文章雜多,請愛用站內檢索

‧主要推廣:
【Nico動畫】歌手、實況玩家視聽心得
【其他作品】雜食中,基本冷門(哀)

‧更新紀錄(9月)

─關於同人創作─
‧二次創作文章,若涉及歷史,難免有錯誤的情況,對此還請見諒。
‧沒用到歷史資料的二次創作文章,則以原作為概念衍生。

‧站內A.P.H相關鎖碼提示:我國的誕生日?(4羅馬數字,俗稱雙○節XD)
‧站內Jikkyo同人創作規定請見右側連結(含密碼提示)


前言:
‧「おそ松さん」的衍生同人
‧BL要素預定有(超微量),不管怎麼掙扎都是カラおそ腦( ˘ω˘ )
‧純粹想看長兄夫婦的日常而誕生的暴走文
‧大致上都是平凡普通的溫馨路線
‧稱呼沿用日文,個人設定滿載,性格崩壞可能
‧Ending?那是什麼好吃嗎?
‧あんまり期待しないでください
未完,有氣力的話會繼續緩慢更新中





「為今天的勝利──」
「幸運女神賜與的恩惠──」
「「乾杯!!」」

在居酒屋的包廂內,おそ松和カラ松兩人暢快的將啤酒一口飲下。
眼前滿桌的佳餚的確令人食指大動,但全是平常他們根本點不起的奢侈品。
能夠如此不在意的大量揮霍,這得將時間追溯回5個小時前。

和平時一樣偶爾到釣魚場去垂釣的他們,不曉得為何今天的手氣特別的好。
才把餌給安好沒幾分鐘,おそ松的魚竿立刻有了動靜、接下來是カラ松,短短半小時個別輪流中魚十幾次。
看著如此豐富的結果,兩人不禁捧腹爆笑。
畢竟普通情況下,最多釣起一兩隻就算不錯了,完全沒有東西的時候也不算少數。

「搞不好今天是運勢正旺的日子。」
「就是說啊。」

趁著這股氣勢,拿著少少的1000元,兩人直接轉戰到柏青哥店。
理所當然的Fever Time停不下來,銀色的小鋼珠不斷不斷的從機台口吐出。
最後來鬧到整間店的客人都圍在他們的機台觀戰的熱況,店家則承受不了他們的連戰連勝,以維修機台的名義將他們送出門外。

獲得了先前10倍以上的資金轉換,確信今天不管做什麼都能得心應手的兩人,繼續將戰場移至賽馬、競艇、麻將館等地。
錢滾錢的倍率加成,才一個下午就賺進了驚人的6位數字,還順便締造了"紅藍雙子押注的對象就一定會贏錢"的赤塚市限定都市傳說。

「呼呼呼~滿足滿足~」
「啊啊,一切都要歸功於勝利女神對我們特別的眷顧。」
「不過這可不行讓那群鬣狗知道啊,嗅到金錢的味道我們可就慘了。」

おそ松心滿意足的用臉頰磨蹭塞滿白花花鈔票的錢包,カラ松同樣也是荷包滿滿的狀態。
不過麻煩在於要求一切"公平公正"毫無隱私的松野家,對於背叛者絕對不留情面。
有了トド松悲慘的前車之鑑,身懷大金是非常危險的事。
聽おそ松如此說道,カラ松便故作帥氣的從懷裡掏出了一張卡片。

「想也知道只有一個選擇,當然是送到有著嚴密保全設備的禁閉之地慎重保管……」
「簡單的說就是到銀行去對吧,我知道~我知道~」

掏出來的卡片是金融卡。
好在每個人都有各自的專用戶頭,只要不被發現存摺,暫時可以在安全的地方存放這一大筆錢。
……雖然對尼特族來說,這個可能永遠匯不進薪水的戶頭,純粹只是一個悲傷的象徵,沒想到會以這種方式發揮作用。

「好了!掩滅工作完成!」
「接下來還有打算要去哪嗎?」
「唔…大概沒地方好去了吧,基本上可以賭錢的地方都已經成了拒絕往來戶。」

意氣風發的走出銀行後,カラ松詢問おそ松的意見。
插手稍微思考了一下,一個下午到處去各種賭場征戰的他們,因為大贏特贏的緣故而吃上了禁止出入的規制。
心情依然十分亢奮的おそ松還不想這麼早回家,抬頭一看天色也不早了,於是如此提議:

「那我們就在外好好享受一下吧!難得贏了這麼多錢,不吃點好料的怎麼行呢!」
「Nice idea!我現在就立刻打電話回去向媽咪報備。」

聽おそ松這麼說,カラ松同意的一個彈指,立刻掏出手機向家裡回報。
想到之後的山珍海味,おそ松歡喜的攬住弟弟的脖子哈哈大笑。

「耶!!今晚不醉不歸!!哈哈哈~」





「嗯~~好吃!!拿著不勞而獲的錢吃的晚餐,吃起來特別美味啊!」
「全世界的勞動業者如果聽到哥哥現在說的話,大概會氣到吐血而死吧。」
「哼哼,運氣也是一種實力,像我這樣渾身魅力的人間國寶(預定),有這種結果是理所當然的。」

淺嚐了一口要價不斐的黑鮪魚生魚片,おそ松幸福的說道。
カラ松雖如此吐槽對方,但微微上揚的嘴角,也算是半分同意他的理論。

「不過話說回來,今天的手氣實在嚇人啊。」
「就是說啊,像是把人生這輩子最旺的運氣給全都用光了一樣。」

カラ松邊說邊朝快被兄長給掃過一半的生魚片出手,おそ松則跟著點頭讚同。

「從釣魚場開始,不管走到哪裡都是大豐收,像這樣的奇蹟可不是每天都有的。」
「該不會是暴風雨前的寧靜?一連串好事發生之後,接著就是一堆壞事找上門。」
「……又、又不是在演電影,カラ松你想太多啦!」
「……說、說的也是。」
「「哈哈哈哈~~~」」

突然這個想法從腦海閃過,沒想太多的カラ松輕鬆的脫口而出。
話一說出口,おそ松卻頓了幾秒,才用打哈哈的方式迴避話題。
但那短暫的瞬間沒被他給漏看,カラ松壓抑住不安應和對方。
空洞的乾笑聲充滿包廂,最後慢慢緩和下來。

「……」
「……」
「吶,這頓飯吃完就趕快回去吧。」
「啊啊。」

結果兩人的心裡留著疙瘩,簡單的聊了幾句就迅速將餐點吃完。
回家前,帶著些許的罪惡感和補償的心態,繞到某間有名的甜點店買了蛋糕當伴手禮。
因為到了很遠的地方,搭電車的回程花了1個多小時的時間。
終於抵達家門口,從外看起來是一片漆黑,雙親和弟弟們都應該已經先入睡了。
悄手悄腳的偷偷摸進屋內,將蛋糕給安放到冰箱後,兩人換上睡衣才輕輕鑽入六胞胎專用的被窩裡。
躺下之後,一整天的疲勞也跟著浮了上來,沒多久便進入夢鄉。





「唔唔唔…嗚嗚…好、好重……」

隔天,在被陽光給曬醒之前,おそ松最先感受到的是什麼東西加壓在身上的重力。
像是貓犬之類溫暖又柔軟的生物在上面亂爬,不過人口密度很高的松野家,除了一松的"朋友"之外,並沒有飼養任何寵物,而且在未許可的情況下,牠們也進不了屋內。
那這重量是源自哪裡?おそ松驅使著駑鈍的腦袋思考這個問題。
不過在一次毫不留情的彈跳之後,這個想法立刻煙消雲散。

「嗚…!!痛死啦──!!」
「「哇啊──!!」」

覺得內臟都快被擠出來的他猛然坐起身,隨後傳來兩聲慘叫。
一邊揉著還有些疼痛的肚子,おそ松不滿的瞪視著眼前的兇手。

「欸…?小孩子?」

翻落在身旁的兩個小身體摔個四腳朝天。
"難道是不曉得打哪來的私生子?!"的蠢念頭,在看到他們的臉後便瞬間消去。
兩人的年齡粗估大約4、5歲,左手邊的孩子不高興的把嘴抿成ㄟ字型、右手邊的孩子則裂著一張大嘴開心的嘻笑起來。
除了強調個人特色的這個部份外,他們的長相可說是一模一樣……同時也和おそ松熟知到不行的弟弟們的特徵十分相似。

「チョロ松…?十四松…?」

雖然不敢置信,但おそ松還是嘗試性的叫了弟弟們的名字。

「有!」
「有?」

明顯就是十四松的孩子高興的舉起了右手答覆,不了解為什麼十四松情緒為何如此高昂的チョロ松也跟著他一起舉手。

「唉呀…果然啊……」

嘛,在這個什麼事情都會發生的赤塚時空,偶爾出了點意外也沒必要大驚小怪的。
不過真的碰到了還是有些困擾,おそ松不禁頭痛的摀住自己的額頭。

「怎麼了?是肚子痛嗎?」
「啊,不是不是,哥哥只是在想事情,謝謝你喔,十四松。」
「嘿嘿嘿~~」

以為おそ松身體不舒服的十四松靠到他的身旁,擔心的窺視他的表情。
面對弟弟直率的關心,おそ松隨即回過神來露出微笑,摸摸他的頭表示感謝。

「只有十四松而已太卑鄙了,我也要!」
「喔喔喔!不要扯我的衣服,釦子要掉啦!」

羨慕起十四松的チョロ松抗議似拉扯おそ松的睡衣,但小孩子不會克制力道,用力過頭差點把睡衣的釦子都扯掉了。
自己的動作被阻止之後,覺得吸引不到注意力的チョロ松咬著下唇悲鳴出聲。
眼看弟弟就快哭出來了,おそ松趕忙伸出空出來的左手將他給攬進懷裡,輕輕拍著他的背安撫情緒。

「嗚……」
「好好好,チョロ松聽話喔,乖。」

三男、五男都變成這副德性,四男和末弟大概也不會好到哪去。
轉頭一看,趴在カラ松身上的孩子,手上拿著從書櫃哪裡翻出來的紅筆,張著渾圓的雙眼天真無邪的在他的臉上作畫。
蹲在另一側的孩子,蓬鬆的頭髮隨意亂翹,懷裡抱著超能貓的玩偶,興致勃勃的看著對方揮發創作。
而在這種混亂的情況下,カラ松依然不受任何影響繼續呼呼大睡,おそ松有時真的還滿佩服次男的粗神經。

「……哥哥要起來了,チョロ松可不可以先離開一下?」
「……」
「一下下就好了,吶?」
「……不要。」

雖然想過去把人給叫醒,不過窩在自己懷裡的チョロ松雙手緊抓著睡衣不放,說不離開就是不離開。
和平時三男那種激昂的態度相比,無法想像的任性模樣,到底還是對弟弟的要求沒辦法的おそ松,只好多費點力把人抱起來,再緩緩的挪到カラ松身邊。

「トド松、一松。」

聽到有人在叫自己的名字,兩人馬上停下動作來到おそ松面前。

「啊!我也要抱抱!抱我、抱我!」
「……我也要…」
「我也要!!」
「哇!等一下等一下!」

看到チョロ松被哥哥抱著,喜歡撒嬌的末弟立刻吵著要人抱他。
被トド松的反應感染,一松也拉著睡衣的衣角小聲的自我主張著,不甘寂寞的十四松更是從おそ松的背後直接撲了上去。
一口氣三個人都圍了上來,再加上像無尾熊一樣死攀在自己懷裡的チョロ松,完全無法招架的おそ松最後怒吼出聲:

「啊啊啊啊啊啊──!!快起床啦渾蛋次男!!」






「……所以說,現在到底是怎麼回事?」

好不容易叫醒他,兩人面對面的盤腿而坐。
低沉的聲音有些沙啞,剛睡醒的カラ松,眼神兇惡到可以殺人。
看過好幾次的おそ松到現在還是很不習慣,更別提身心都變回小孩子的弟弟們。
四個小不點現在都躲在他的身後,沒有哭出來已經是不幸中的大幸。

「嗯~在我說明之前,你先處理你那張臉再說。」
「欸…哈啊?!」

おそ松遞出濕紙巾和カラ松平時愛用的手鏡給他。
好在臉上的塗鴉是用水性筆畫的,用力的多搓幾下就清的差不多了。
在接觸到紙巾濕冷的水氣後,カラ松的表情也恢復到平常的模樣。

「清醒了嗎?」
「啊…嗯,早安。」
「早安。」

稍微笑了一下,弟弟們便解除緊戒狀態,紛紛探出頭。
和カラ松比較親近的十四松和トド松離開おそ松的背後,開心的一左一右坐到了他的腿上。
但他卻突然誇張的壓著胸口,嚇了おそ松一跳。

「嗚…!!」
「怎、怎麼了?」
「沒事…只是Brother們…嗚嗚…」
「啊……」

カラ松這麼一說,おそ松馬上會意的露出苦笑。
時常被弟弟們用言語或不合理的暴力攻擊的次男,幾乎沒什麼機會體驗到所謂手足間的親情。
難得可以如此直接的碰觸到弟弟們的好意,實在不能怪他會這麼感動。

「我了解你的心情,不過你也得注意一下弟弟們的反應。」
「OH…抱歉,嚇著你們了My little brother們。」

變小的弟弟們雖然不會對カラ松夾雜英文的說話方式,有任何抗拒或鄙視的態度,卻很容易被他的一舉一動給嚇得一愣一愣的。
經おそ松提醒,他馬上離開自我陶醉的世界,笨拙的摸著十四松和トド松的頭。

「…然後呢?所以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不知道。」

待狀況穩定下來,カラ松再次詢問道。
おそ松卻直接一刀兩斷的丟了不負責任的回答。

「你一開始不是說要解釋的嗎?!」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啊,原因無解。」
「おそ松……」
「喂,你這失望的眼神也太傷哥哥我的心了。」

差點忘了對方是個精神年齡才小六的奇蹟笨蛋,思考不了太困難的事,カラ松很不客氣的把心裡所想的全寫在臉上。
おそ松隨即不滿的反駁:

「你想想看嘛,昨天我和你在外賭錢賭了一整天,你不知道的事難道我就懂嗎?」
「啊,這麼說也是。」
「不過碰到這種奇妙的問題,也只能倚靠デカパン博士解決了。」

好在還有個萬能性足以媲美某藍色機器貓的博士存在。
如果有任何不可思議的疑難雜症,最先想到的就是到他的研究所去尋求協助。

「家裡蹲們!可以吃早餐了,快下來喔!」

在事情告一段落的同時,樓下傳來母親松代的呼喊。

「那麼吃完飯後就到博士那裡去吧。」
「了解。」
「…話說回來,你覺得媽媽看到這群小鬼們會作何感想?」
「這個嘛…媽咪都有辦法面對六個在家啃老的家裡蹲們了,就算現在其中四個回到了幼兒狀態,也沒差到哪去吧。」
「希望如此……」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訪客
  • 變小隻的弟弟坐在卡拉的腿上,這個畫面太可愛了
  • カラ松意外的很有爸爸感啊XD 雖然很痛XDDD

    翌日 於 2016/06/27 21:16 回覆

  • 訪客
  • 很喜歡大大寫的長兄組(///▽///)
    忍不住告白o(>﹏<)o
    謝謝妳,加油^_^
  • 謝謝><
    雖然這篇已經放置很久了,但我會想辦法努力完成的orz

    翌日 於 2016/06/27 21:1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