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刀劍亂舞」的衍生同人
(2)BL要素有,大俱利×燭台切
(3)稱呼捏造,個人設定滿載,性格崩壞可能
(4)現代パロ
(5)少女漫(笑)的氛圍
(6)寫到現在才突然發現是非常自然的同居設定(淦
(7)算是《いつか、君は》同軸的短篇集,和前作沒有太大的關聯性



《Act.1 Before》

“咚”的一聲,感覺到有什麼人把頭抵在自己的背後。
無聲無息的出現嚇了光忠一跳,但理解來的人是誰之後,他頭也沒回的繼續專注手上的工作。

「怎麼了嗎?」像是回應光忠的詢問般,對方緩緩的將手環到自己腰上。
「……沒什麼。」嘴上這麼說,但大俱利的聲音透露出濃厚的疲憊感。
「辛苦了。」簡短的一句慰勞,熟知他性格的光忠也沒意思繼續追問下去,只是反手過去輕輕拍拍他的頭。
『又是這種把人當小孩子的動作……』覺得不滿的大俱利稍稍加重了手上的力道,將自己的身體更貼近對方,光忠身上清爽的香味讓他十分放鬆,也削減了浮上心頭的負面情緒,「…嗯…」
「啊,等一下…呵呵呵…這樣很癢耶。」呼吸的鼻息噴灑在頸間讓光忠敏感的縮起身,查覺到背後的人似乎已經半入夢鄉,他連忙聲道:「哇!算我拜託你,想睡的話先到沙發去吧,好嗎?」
「不要。」捨不得離開這份溫暖,大俱利相當乾脆的拒絕了光忠的請求。
「唔唔唔……」論體格差來說,要是光忠真的使力掙扎,大俱利絕對贏不過他,「可是這樣我就沒辦法做事了啊……」但他似乎完全忘記反抗的選項,只是露出一臉困擾的表情。
「要不然交換條件。」當然大俱利也沒好心到會去提醒他,「答應的話就不打擾你。」
「?」

結果兩人最後都來到了客廳。
先讓光忠坐下後,大俱利再理所當然的躺在他的大腿上。
這就是大俱利提出的條件,簡單的說就是所謂的”膝枕”狀態。
雖然是夢寐以求的情況,但卻一點都開心不起來。

「俱利伽羅還是和小時候一樣這麼愛撒嬌啊~」
「才不是。」
「是是是~~」

光忠如此解釋自己的行為讓大俱利感到非常挫敗。
緩緩用手掌順著頭髮的動作相當輕柔舒服,疲勞的身體被催起了睡意。
漸漸闔上的雙眼,清楚的映著光忠溫柔的微笑。

『和平常一樣的表情……』意識不斷不斷的下沉,半睡半醒的彌留狀態間,大俱利側過身,抓住光忠放在自己頭上的那隻手,輕輕的在手背上印下一吻。
「嗯?」儘管如此,光忠的態度還是沒有改變,「想睡了嗎?」
『唉…要是這個笨蛋能在多察覺一點我的心意就好了……』

默默的在心裡嘆口氣,懷抱著些許的遺憾,大俱利閉起眼深深睡去。



《Act.2 After》

打破了佇足不進的僵局,結束長年的單相思之後,兩人間相處的模式並未有太大的改變。
只要光忠有意識到自己是特別重要的存在,大俱利就已經心滿意足了。

「來。」
「嗯,謝了。」

一如往常的午茶時間,光忠動作俐落的遞上蛋糕和紅茶。
不過一個不小心,稍微碰撞了一下桌子,放在桌緣邊的叉子就這樣掉了下來。
聽到清脆聲響的兩人,都下意識的把手伸了過去。

「「啊。」」

一起生活而培養出的良好默契,他們剛好同時觸摸到了叉子和彼此的手。
但觸摸到的瞬間,光忠像是觸電般的連忙抓起叉子把手縮回。
不尋常的反應讓大俱利驚訝的抬頭看向他,只見對方紅著一張臉,似乎也對自己的舉動感到相當意外的模樣。

「呃、我、這……」光忠不安的視線四處游移,想要開口解釋些什麼,卻手足無措的無法好好講話。
『這是什麼意思?現在是怎樣?』看著他慌張的態度,大俱利的心裡突然升起一股不講理的衝動。

除了接吻上床等更進一步的行為之外,基本上兩人平常的肢體接觸就十分親密。
在告白之前,不管大俱利做任何積極示好的動作,光忠的態度從來都沒變過,一貫的以親友的姿態去回應他。
沒想到,今天光是觸碰到彼此的手而已,就起了這麼大的反應。
雖明白這是光忠對自己有所意識的證明,不過一想到先前所有的辛勞,還是感到非常不滿。

「……」順手撿起還孤拎拎的躺在地板上的叉子,靜靜的放回桌上。
「…對、對不起喔,俱利伽羅,我不是故意的…」聲音聽起來有些膽怯,但終於鼓起勇氣正視對方。
「為什麼要道歉?」
「耶?」
「是為什麼事道歉?」
「這……」
「是弄掉叉子的事?還是碰到我的手後突然收回來的事?」
「…!!」聽到後者的詢問,光忠的肩膀明顯的抖了一下,「抱歉……」
「笨蛋,誰要你道歉了。」大俱利伸手用力捏了一下他的鼻子表示懲罰。
「好痛!」
「哼。」
「…我也想保持平常心…可是…」皺著臉摸摸被揉痛的地方,光忠輕聲的說:「沒辦法…碰到俱利伽羅的手,就突然緊張了起來…」
「我也被嚇到了。」
「嗚嗚嗚嗚…好丟臉…」注重形象的光忠,禁不住羞恥而低頭掩面。
「慢著。」大俱利抓住他的雙手,打斷對方的自我嫌惡道:「現在沮喪還嫌太早。」
「等、等一下…」

聽不出他話裡的含意,光忠瞪大了眼,只是愣愣的看著大俱利的臉緩緩欺近自己。
輕輕的、短暫碰觸的一吻,等大腦意識到柔軟的觸感時,已經來不及掙扎了。

「碰到像這樣的事你要怎麼辦?」離開對方的雙唇,大俱利少見的露出像個惡作劇的孩子般的微笑。
「哇、哇哇哇…!!」白皙的肌膚明顯的泛起了一層紅色,一時當機的腦袋還無法運轉,「剛剛、剛剛到底是?!」
「還不清楚嗎?」用雙手固定光忠的雙頰,他不介意再吻對方一次。
「哇啊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冷靜!俱利伽羅、冷靜!!」終於想起自己喪失的防禦機能,他慌慌張張的把對方的臉推開。
「呿。」
「真、真的對心臟很不好…」不管是大俱利少見的笑容也好、突如其來的親吻也罷,光忠抓著心跳不止的胸口道。
「吶,光忠。」手指輕輕抬起他的下顎,迫使他的視線與自己對上,「我是認真的。」
「唔…!!」和告白的時候相同,一旦被大俱利那雙金眸給捉住,光忠就覺得緊張的快不能呼吸。
「不單是這種簡單的親吻、還有其他的…」抬起下顎的手指順著脖子往下滑過喉結、鎖骨,緩緩的鬆開他的領帶和胸口前的一個釦子,刻意把話說的很含蓄,手部的動作卻十分大膽,「你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金色的雙眼藏不住捕食者興奮的情緒,大俱利的最後一擊順利的把光忠擊敗。
撐不下去的他,最後窩在對方的懷抱中,不滿的囁嚅道:「這樣說實在是太犯規了…」
聽到光忠抱怨的大俱利嗤笑出聲,滿足的不多作回應。



《Act.3 Future》

光忠有個珍藏著許多東西的"寶物箱"。
像是喜歡的小物件、照片、或小時候的玩具,難忘的回憶、特別的紀念,全都集結在這個箱子內。
在一天的辛苦過後,看著這些心愛的寶物,又會湧現明天也要繼續努力的元氣。

但就算再如何小心保存,物品終有壽命完結的一天。
箱子裡一個塑膠製的玩具戒指,經不起時間的摧殘,最後還是整個崩壞碎裂了。
雖然是無可奈何的事,不過這個小小的玩具戒指,對現在的光忠而言有著特別的意義。

『可惜歸可惜…壞掉了也沒辦法…』嘆了口氣,把碎片用衛生紙包起丟入垃圾桶。
「怎麼了?一臉失落的樣子。」經過的大俱利看到他落寞的模樣,不禁出聲問道。
「嗯…也沒什麼啦。」被這麼一問光忠反倒露出不好意思的表情,含糊的把話題帶過,「找到了一些讓人懷念的東西,但好像放太久壞掉了,所以只好丟掉。」
「……」
「呃…我、我還在打掃房間,先回去囉。」閃躲著大俱利疑問的眼光,他轉身迅速的溜進房間。
『真的是很不會說謊啊…』在心裡默默嘆息。

雖然這也是光忠的美德之一,有心事的話還是希望能夠和自己商量。
不過想歸想,光忠的性格也頗固執,如果真的不想說,大概怎麼逼問都不會說出口。
再說大俱利本身也沒打探別人秘密的興趣……

「………」



「結果咧?知道光忠沮喪的理由了嗎?」
「…不知道。」
「我想也是~只翻了垃圾桶的垃圾怎麼會看得出來呢~」
「我才沒有翻。」
「嘛嘛,別生氣。」就算被大俱利給狠狠瞪了一眼,鶴丸還是自顧自飄然的笑道,「但你還是打開垃圾桶看光忠丟了什麼多西嘛,這可是不爭的事實。」
「唔……」
「好啦好啦,不開你玩笑了。」鶴丸揮揮手轉移話題,「光忠和你對我來說就像是弟弟一樣,有煩惱的話當然是義不容辭拔刀相助囉。」
「嗯。」大俱利也放鬆表情點點頭。
「那,現在呢?」感覺到事情開始變有趣的他,露出一臉躍躍欲試的表情,「會找我出來,一定是有事要我幫忙的吧。」

勉強看出那些塑膠碎片似乎是戒指的形狀之後,至少了解事情的起因是什麼。
於是大俱利打算以此為契機,想送一件禮物給光忠。
禮物的挑選不是問題,問題在於要用哪種方式送給光忠才會使他開心。
太過直接反而無法傳達心意,甜言蜜語的詞彙裝飾對他來說又過於困難。

「齁齁…原來如此、原來如此,所以這時就要輪到我出馬了!」鶴丸信心滿滿的做出"交給我吧"的動作。
「…簡單就好,別弄奇怪的花招。」對他的樣子感到不安的大俱利忍不住出聲叮嚀。
「既然要做就要做的盛大點才好嘛~」
「住手。」非常切實懇求的重低音。
「呿,俱利伽羅真是個無趣的男人啊。」也沒意思去踩對方的底線,鶴丸只是不滿的嘟嘴碎唸。
「隨便你怎麼說。」隨即把話題拉回正軌,「到底要不要幫這個忙?」
「嗯~…那首先呢,我建議……」

經過1小時的作戰討論和構成,還有2小時臨時抱佛腳的演練。
現在做好萬全準備的兩人來到了家門口,不過還是有些舉棋不定。

「真的沒問題嗎……」態度總是坦然果斷的大俱利,皺著眉,少見的浮現一臉擔憂。
「安啦安啦,這是最簡單也是最能營造驚喜的辦法了。」鶴丸用力的拍拍他的背給予鼓勵,『這孩子,實在是對光忠很沒轍呢…』看著大俱利不自覺透露出的緊張,他在心裡竊笑著。

「呦!光忠,好久不見了!」
「哇~真的是好久不見!」靜靜的坐在客廳讀書的光忠,見到鶴丸的來訪顯得十分開心,「什麼風把你吹來了,這麼難得。」
「嘛,有些小原因。」邊說,鶴丸邊把默默站在自己身後的大俱利推到光忠面前,「總之先看看這個。」
「耶?」

雖然不曉得等會兒會發生什麼事,不過看大俱利一臉慎重的模樣,光忠也跟著正襟危坐。
配合著還坐在沙發上的光忠,大俱利蹲下去對上他的視線。
伸出握拳的左手,再用右手指著它,示意注意左手的樣子。
確認光忠意會自己的意思之後,右手比出"3"的手勢開始倒數,3…2…1…

"碰!"的一聲,紙花和彩帶突然從左手炸裂。
等到碎屑散去,大俱利將右手蓋在仍握拳的左手上,緩緩分開雙手後…
握拳的左手拿著一束紅色的鬱金香,其中一枝的梗上用絲帶繫著一圈銀色的戒指。

「這是送你的禮物,收下吧。」語畢,大俱利不由分說的將花塞進光忠手裡。
「…耶?耶?」還在狀況外的他呆愣的接過了剛剛的驚喜,不過大俱利似乎沒有繼續解釋的打算,光忠轉而用眼神向鶴丸求救。
「啊…我就知道這孩子只會把話說一半。」露出真沒辦法的表情,鶴丸補充道:「今天俱利伽羅找我出來,目的就是想逗你開心,之前看你好像因為什麼事情很失落的樣子,所以才特別準備了這套小魔術當作送禮演出囉。」
「這樣啊…」用手輕撫著水嫩的鬱金香花辦,將戒指卸下,簡單洗練的設計很符合光忠的形象,「謝謝你,俱利伽羅。」
「啊啊。」終於見到期望的笑臉,大俱利也跟著露出淺淺微笑。
「真的不是什麼嚴重的事,其實那些碎片、那個玩具戒指,是小時候俱利伽羅送給我的東西。」
「喔?」聽光忠這麼說,鶴丸短促的驚呼一聲。
「………沒有印象。」
「沒印象也是正常的。」看著大俱利認真思索的表情,光忠愉快的呵呵笑著,「連我自己都不太記得是什麼時候了,大概是上小學之前吧?」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也沒什麼好感傷的吧。」鶴丸問。
「嗯……」似乎是在苦惱該怎麼用言語表達自己的心情,光忠緩緩的開口道:「雖然只是小時候無心送的一個小東西,可是…在俱利伽羅和我告白之後…不管是怎樣的物品,都有了另一種不同的感情啊…」不好意思的搔搔臉,他大概沒有意識到這句話寄予了多少深厚的愛情。
「哎呀…真的是…」瞥了一旁被光忠的自白給擊破的大俱利一眼,鶴丸識相的只把話說到了一半,『…徹徹底底的傻情侶啊你們兩個。』



「好了!事情圓滿落幕後,礙事者也該退場囉。」
「怎麼會!都來這麼一趟了,我還沒有好好招呼你呢。」光忠連忙起身想把鶴丸攔下。
「免了免了,改天再找個時間好好聚聚吧。」不過鶴丸把他給壓了回去。
「真不好意思…」
「抱歉,國永,還讓你跑了一趟。」
「唉呦,幹嘛這麼見外。」爽朗的哈哈大笑,「在離開前呢,我來告訴你們一件有趣的事吧。」
「嗯?」
「……?」
「會選送鬱金香,是我給俱利伽羅的建議。而紅色的鬱金香,花語是"愛的告白"。」
「「!!」」聽鶴丸這麼一說,兩人不約而同瞪大了眼。
「花也送了、戒指也給了、再告白也確認了,之後的時間就交給你們年輕人去處理吧!再見囉!」

一口氣揭曉所有的謎底,鶴丸留下他們颯爽離去。

「就像是暴風一樣的人啊……」
「…當作是國永追加送上的祝福吧,反正也不是壞事。」
「呵呵呵,這麼說也是。」
「光忠。」
「怎麼了?」
「我愛你。」這次不是透過花語傳遞,想確實的靠自己表達。
「…我也是。」

 

 

Fin.

後記:
覺得分成短篇會太短,所以才硬湊成3篇連作合成一整篇。
沒想到會拖了這麼久才寫完…大概放了快半個月吧…不過完成之後的解放感真不是蓋的^q^
真的是想寫而寫的內容,大部分的簡單設定可以參考前一篇丟在後記的東西。
整篇寫的最愉快的其實是鶴丸的地方,比起光忠和大俱利兩人還更好揣摩描寫,因此Act.3寫的速度比前兩篇要快上很多XDDD

其他補上老樣子架構力不足,結果沒塞到文章內的我流設定:
‧鶴丸是兩人光忠和大俱利共同的友人,認識很久的時間了,也是兩人良好的理解者
‧光忠和大俱利相處的力關係,看起來是一半一半,不過兩人都認為是對方比較強XDDD
‧也都對對方的某些小舉動、或是某些發言很弱,(無自覺的)笨情侶沒辦法
‧之後為了回禮,光忠煩惱了好一段時間,找了打工處的同事─長谷部討論
 └但對長谷部而言,根本只是在聽他曬恩愛,完全是無妄之災XD

啊~就這樣,也許哪天這個系列我想到又會再寫新的也不定。
到時再說吧XDDD

 

 

《おまけ》事後兩人的會話文

「話說回來,你怎麼會想送我戒指?」
「…為什麼這麼問?」
「嗯~單純覺得,有這麼多飾品,怎麼會特別選了戒指?」
「……」
「…俱利伽羅?」
「……」
「你是不是在我走了之後,看了垃圾桶?」
「……」
「不說話我就當作默認囉?」
「……………超能力。」
「超能力?」
「超能力。」
「……」
「…………」
「………………是超能力的話就沒辦法呢。」

名為愛的力量的超能力(笑)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翌日 的頭像
翌日

Voyage─雲想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