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About This Site

‧內含「同人二次創作、BL、腐女子向」,若無法接受者,請速離
‧第一次來訪者,請參照Menu的「關於這個BLOG」部份
‧站內文章皆為本人所有,如有需引用轉載,請先行通知
‧連結自由,logo在Link集內
‧文章雜多,請愛用站內檢索

‧主要推廣:
【Nico動畫】歌手、實況玩家視聽心得
【其他作品】雜食中,基本冷門(哀)

‧更新紀錄(5月)

─關於同人創作─
‧二次創作文章,若涉及歷史,難免有錯誤的情況,對此還請見諒。
‧沒用到歷史資料的二次創作文章,則以原作為概念衍生。

‧站內A.P.H相關鎖碼提示:我國的誕生日?(4羅馬數字,俗稱雙○節XD)
‧站內Jikkyo同人創作規定請見右側連結(含密碼提示)


前言:
‧「おそ松さん」的衍生同人
‧BL要素有,交往前提的カラおそ
‧稱呼沿用日文,個人設定滿載,性格崩壞可能
‧チョロ松第一人稱視點,年中松為進行主體,末松也會些許登場
‧一松對チョロ松的稱呼是以ドラ松VOL.1為基準
‧對HAPPY HOMO很溫柔的和平世界



「我覺得上面兩個人,一定瞞著我們在偷偷交往。」
「是喔。」


在客廳把玩著手機的トド松突然如此說道。
但當時正忙著剪貼にゃーちゃん相關報導的我並不是很在意這件事,隨便聽聽應答了一聲。


第一,在六胞胎內出現情侶這件事,完全是天方夜譚。
就算我們當了2X年的新品童貞,可還沒飢渴到要對兄弟出手的地步,是說性向正常的話,對男人根本不可能勃得起來。


第二,就是カラ松對おそ松哥哥的態度,怎麼看都不像是情侶間該有的應對方式。


 


「……おそ松呢?」
「嗚喔?!」
「?!」


伴隨著磅磅磅粗魯的腳步聲,拉開拉門後,出現的是眉頭皺得死緊的カラ松。
陰沉的嗓音和鮮少在弟弟們面前露出的兇惡樣貌,著時的把我和一松嚇了一跳。
察覺到我們兩個的反應,カラ松才稍微收起了籠罩全身的低氣壓,但眼神仍不忘催促我快點回答。


「在二樓,幹嘛?おそ松哥哥是又幹了什麼好事嗎?」
「二樓嗎?了解。」
「喂!カラ松!有沒有聽到我的問題?喂!」


沒聽完我說的話,カラ松頭也不回的轉身往樓梯走去,腳步聲一樣是快又著急。
目送他離開之後,我忍不住重嘆口氣,把注意轉回本來正在閱讀的雜誌上。


「唉…那個混蛋長男,到底是又做了什麼事,讓カラ松氣成這樣。」
「…誰知道?反正八九成是從クソ松的錢包偷抽錢,結果被他發現了吧。」
「但也太頻繁了吧?每個星期都會發生個兩、三次,學習能力比猴子還低。」


一邊摸著懷裡的貓,一松邊回答我的疑問。
對賭博成癮的長男來說,把弟弟的錢包當作便利的ATM使用是家常便飯的事,事先當然不會知會一聲,事後報告的態度更是惡劣。
每個人都平均受過程度不一的災害,其中又以カラ松的災情最為嚴重。


雖然カラ松總是被我們兄弟嘲笑思考破綻、腦袋空空,事實上和其他人相比算是比較好說話的濫好人性格。
和おそ松哥哥的放任主義不同,カラ松的寬容幾乎到沒有自尊的地步。
或許就是因為這樣,おそ松哥哥才會老是選カラ松當下手的目標。
但人再寬容也是有限度的,カラ松對おそ松哥哥的態度顯得特別嚴格。
平常不會這麼簡單就對兄弟暴力相向的他,卻對自己唯一的哥哥毫不手軟。


我還記得中學時,某次おそ松哥哥不在家的時候,我和トド松難得起了一次大衝突。
兩個人吵得不可開交還大打出手,那時出面制止我們的カラ松,一人一拳給了我們鐵拳制裁。事後我們兩個人因此整整昏迷了一個下午,吵架的記憶瞬間被打到九霄雲外。
那時的恐怖,到現在都還心有餘悸。所以還真佩服這個長男可以無畏他的怪力,一次又一次忠實自己的慾望,去挑戰次男的底線。


「話說回來,也太安靜了。」
「怎麼說?」
「如果真的是像我說的那樣,那クソ松上去之後一定會馬上和おそ松哥哥理論才對,但從剛才到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


這倒是挺奇怪的,我同意一松的想法。
如果對象是哥哥的話,カラ松絕對不會坐視不管,不管是動手動腳都要為自己的權益具體力爭。
可是上去到現在過了快10分鐘,一點爭吵的跡象都沒有,靜悄悄的,反而讓人覺得詭異。
不曉得為何,我突然在這時想起トド松前陣子說過的話。


「…トド松之前曾經說過,他覺得上面兩個人一定瞞著我們在偷偷交往。」
「哈啊?」
「很難相信對吧,我也覺得這是在開玩笑。」


安靜的一松忍不住瞪大了雙眼,驚訝的叫出聲來,本來抱著的貓嚇得從他的懷裡逃了出去。
貓離開之後,他隨即坐回雙腿併攏抱膝的姿勢,垂著頭,似乎在思考什麼。


「……チョロ松…」
「嗯?」
「老實說,十四松也跟我說過一樣的話。」
「哈啊?!」


這下換我叫出聲來。
到底是怎麼回事?!為什麼下面兩個人會同時有一樣的感想?!
比較懂得捕捉人心觀察入微的トド松先不說,連十四松都這麼認為的話狀況可就不一樣了。


「欸…真的嗎…不不不,可是我們是兄弟…這也太……」
「…………要去親眼確認看看嗎?」
「唔唔唔唔~~~」


突然的衝擊造成思考的混亂,感覺到全身的血液似乎瞬間離我而去。
忍不住頭痛的抱住頭低吟,在我煩惱到最高點的時候,一松怯怯的如此提議。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本能警告著我最好當作一切都沒聽過,可是逃避下去的話,上面兩個人的關係大概會一輩子在我心裡留下疙瘩。


但我何必要這麼悲觀呢?照常理來說這本來就是不可能的事嘛。
對,沒錯!


「走吧!不要放棄那些微的可能性!」
「慢著慢著…在說出"些微"兩個字的時候,就已經立起失敗flag了啊。」
「一松不去嗎?」
「嗯…嘛……要說在意也是挺在意的……」


我單手握拳重新打起精神站了起來,忽略了連一松都會吐我槽這樣天地異變的前兆。
於是我們兩個人就這樣躡手躡腳的悄悄往上走, 越來越靠近目的地的同時,豎耳聆聽仍是一點聲響都沒有,安靜的可怕。
最後來到房間門前,我和一松下意識的互看了對方一眼,緊張的嚥下一口口水滋潤乾燥的喉嚨,偷偷的將門拉開一個小縫從中窺視裡面的狀況。



一入眼簾的畫面,不禁讓一松發出壓抑過的咋舌聲。
這也難怪,好端端坐在窗台邊看書的おそ松哥哥被カラ松從背後抱住,頭抵在おそ松哥哥的右肩上,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不過抱在哥哥腰上的手圈的很緊,幾乎整個人都貼在哥哥身上。
似乎是早就習慣カラ松的行為,儘管被干擾,おそ松哥哥仍若無其事的繼續翻動書頁。


和預想中完全相反的狀況讓我有些意外。
不過站在次男的立場設想,不管怎麼努力維持和長男對等的關係,這個人終究是おそ松哥哥的"弟弟"。
和我們一樣,覺得累了、疲倦了的時候,還是會尋求おそ松哥哥給我們想要的安慰。


……嘛,全部都是我個人的見解就是。
おそ松哥哥和カラ松兩人都屬於習慣肢體互動的類型,儘管距離比想像的要來得親暱些,還算是兄弟間的容許範圍,偶爾下面兩個弟弟也會像這樣撒嬌。
想說事情可以到此拍板定案的時候,おそ松哥哥終於有了動作。


「唉…」
「……」
「カラ松。」
「………」
「吶,カラ松…你這樣不說話,我怎麼會知道你想要幹嘛呢?」


無奈的嘆了口氣,おそ松哥哥把書隨手放在一旁。
先是輕輕的叫了カラ松一聲,他沒有回應,稍微動了一下,只是把將手圈的更緊而已。
應該是看出他沒有放手的意思,像在安撫小孩似的,おそ松哥哥再把聲音放柔,緩緩的把手添在カラ松的手臂上,好聲好氣的詢問。


「おそ松…」
「嗯?」
「おそ松、おそ松、おそ松…」
「呼呼呼~會癢啦~」


好不容易開口,第一聲叫的就是哥哥的名字。
一邊用臉頰磨蹭哥哥的肩膀,一邊不斷喃喃的叨唸著,おそ松哥哥臉上沒有一絲不悅的表情,反而還因為覺得搔癢的關係,嘴角帶著淺淺的微笑。


「おそ松…」
「唉呦,別發出那麼窩囊的聲音嘛,平常的自信都去哪了。」
「嗚嗚嗚嗚…說的這麼輕鬆,我都快因為おそ松不足而死了…」


從おそ松哥哥肩上抬起臉的カラ松,凜然的粗眉悲傷的垂成八字型,哥哥笑著用手指彈了一下他的眉心。
吃痛的皺起眉頭,但隨即又不滿的抱緊懷裡的おそ松哥哥表示抗議。

 

……………………嗯?

 

剛剛我聽到了什麼?
"おそ松不足"?
嗯?!


「嗚噁…」
「一松──!!」


反射性的轉頭看看一松會有什麼感想,但眼前的互動超過了他可以接受的範圍,口吐白沫似乎隨時都會受天寵召的樣子。
我忍不住發出壓抑過的悲鳴,猛搖四男的肩膀要他快點回神。


「現在就死還太早太年輕了!清醒點!」
「哈啊!……嘻嘻嘻,這毫不留情的力道不愧是チョロ松,麻煩下次用巴掌急救會更有效。」
「下次會直接放生,你放心好了。」


用力擰了一松的臉頰,他大大的吸了一口氣,總算是把魂給拉了回來。
不悔M松之名的他,顯得對我剛剛的"急救"非常滿意,露出恍惚的表情稱讚。
冷眼看待這樣的四男,我拍拍他的背,和他一起再次探看裡頭的狀況。


 

 

「呼哈!什麼"おそ松不足",住在同一個家裡怎麼會不足?又不是見不到面。」
「不一樣!Oh…為何上天要給我這樣的試煉…心愛的Honey明明就在眼前,我卻無法盡情的用言行表達我所有的愛意!」
「簡單的說,不能像這樣黏在一起很痛苦就對了?」
「Of course!」


幸好長兄兩人沒有聽見我和一松在外的騷動聲,對話還在進行下去。
カラ松誇張的表現讓おそ松哥哥噴笑出來,特有的說話方式聽起來就很煩躁,一松咬牙不屑的吐出「クソ松…」,在旁的我深表同意。


「カラ松,先放開我一下。」
「Honey!我都這麼說了,還想從我身邊逃開嗎?!」
「笨蛋,聽我得話就對了。」


おそ松哥哥大概也對カラ松感到不耐煩了吧,要求他先放人。
看不到哥哥表情的カラ松緊張的想將他挽留下來,おそ松哥哥稍微加重嗓音催促道,但語氣聽起來沒有斥責的意思,カラ松也只好不情不願的把手鬆開。


「呦咿~咻~」


站起來發出老人般的嘆詞,おそ松哥哥把身體轉了過去,從背對的姿勢跨坐到カラ松盤起的雙腿上。
理解他的用意後,カラ松開心的露出滿臉笑容,重新把哥哥給抱進懷裡。


「滿意了嗎?」
「那當然!…啊啊,おそ松的味道、おそ松的體溫…好久沒有感受到了。」
「哎呀~弟弟變得這麼變態,哥哥我好難過啊~」


おそ松哥哥摸摸カラ松的頭,他滿足的把臉埋進哥哥的胸口,用力的深吸一口氣道。
不曉得是不是覺得害羞,おそ松哥哥打哈哈的聲調聽起來有點僵硬。
但聽他這麼說,カラ松突然扁起嘴,嘟嚷著說:


「唔,不是"弟弟",是"戀人"才對吧,嗯~?」
「哈哈哈~變態這點不否認嗎?」
「就算是變態,也是おそ松限定的變態,安心吧。」
「…有什麼好得意的,這個笨カラ松。」


右手比成槍型,カラ松作做的朝おそ松哥哥的胸口開了一槍。
能夠充滿自信說出這種話的,我想全世界也只有カラ松一個人了。
佩服他厚臉皮的同時,也聽到一松在我身旁啐了一聲,不快等級似乎又再上升幾分。


「嘖。」
「…我知道你現在很想拿火箭筒轟個痛快,不過再忍耐一下吧,要是你真的出手,會連おそ松哥哥都一同遭殃。」
「好好…啊~好想殺人啊…對クソ松的發言到底有什麼好心動的…」


一松揮揮手,空氣中飄泊著壓抑過的殺氣。
但如他所說的,這一點都不羅曼蒂克的台詞,奇妙的打動了長男的心,おそ松哥哥的臉頰罕見的帶著淺淺的粉色。
難道カラ松也帶有像十四松菌那樣的病毒毒害了哥哥,扭曲了他的審美觀嗎?
我不禁發出乾澀的苦笑。



啊,是說剛剛カラ松說了"戀人"對吧?おそ松哥哥也沒有否定的樣子……
唔唔唔~~雖然從一開始的互動就很清楚明白了,我的本能就是不想接受上面兩個人真的在交往的事實啊!
無職尼特、同性戀愛、近親相姦,三重罪狀可不是開玩笑的。


「不過很抱歉吶,要你配合我的任性…」
「怎麼會!」
「雖然老是被下面幾個吐槽說"粗魯"、"神經大條",要面對現實,就算是我也沒這樣的勇氣啊…」


啊咧?
一轉先前開朗的語氣,おそ松哥哥的感覺和先前完全不同。
沒有平常那種唯我獨尊的長男氣燄,衰弱沒有自信的模樣,讓我和一松都不禁意外的倒抽口氣。


「一想到或許會被大家拒絕,我就…!」
「おそ松…」


把頭靠在カラ松的肩膀上,おそ松哥哥也伸手緊緊抱住他。
感覺到哥哥不穩的情緒,カラ松安撫似的輕輕的拍了他的背。


現在在カラ松面前的,不是"松野家的長男"、也不是"おそ松哥哥",只是單純的"松野おそ松"。
不安的他是以"自己個人"的身分,在カラ松面前吐露出心聲。
從來沒有在其他兄弟面前顯現過的脆弱,簡單的就對カラ松卸下了防備。


看哥哥不安苦惱的樣子,我馬上收回先前責備他們的念頭。
跨越層層障礙才成立的戀情,想必也讓兩人吃了不少苦。
這絕不是憑我的一己之見就能斬斷拆散的,トド松和十四松或許也是尊重長兄兩人的意思,只簡單的對我和一松透露出這樣的訊息。


「我知道,我都明白。」
「嗯。」
「我也不是故意想要讓你困擾,只是想再多點可以和你相處的時間。」


カラ松低沉的嗓音,一字一句都飽含著使人安心的魔力。
捧著おそ松哥哥的雙頰,用手指愛憐的磨蹭他低垂的嘴角,眼神裡透露出對哥哥的愛情還有疼惜。


「不能堂堂公布我們的關係,的確很可惜,但這並不會減輕我對おそ松所有的愛。」
「…嗯。」
「兩個人的世界,秘密的關係,也挺浪漫的不是嗎?」
「呵呵,你還真是樂觀啊~」


很像是カラ松特有的無計劃樂觀思考,不過也因為如此,才讓おそ松哥哥的心感到輕鬆自在。
或許和我有相同的想法,哥哥終於又笑了出來。


「未來的傳奇人間國寶,松野おそ松,不會這麼簡單就退縮的,等著看好了!」
「不會太勉強嗎?」


有些害羞的搓搓鼻子,おそ松哥哥露出一如往常充滿自信的樣子。
怕哥哥只是逞強,カラ松擔心的問。
不過おそ松哥哥俏皮的眨了一下右眼,理所當然的回道:


「滿足彼此的要求不也是戀人該做的事嗎,Darling?」
「唔唔唔唔~~~不愧是我的Guilty Angel Honey,果然我的おそ松最棒了!」
「嗚哇!在室內這樣很危險啦!」


忍不住激動的情緒, カラ松將おそ松哥哥攔腰抱起,高興的在房間轉圈。
嚇了一跳的おそ松哥哥反射性的斥責了他,但隨即也感染到カラ松的喜悅,開心的大笑出聲。
鬧了一陣子才好不容易冷靜下來的他們,很有默契的相視對看。


「カラ松…」
「啊啊。」


おそ松哥哥的聲音像是浸滿蜂蜜的砂糖般甜蜜,聽得我不禁頭皮發麻,打了個寒顫。
短短一聲的呼喚,カラ松勾起了然於心的笑容,緩緩的將臉湊近。



接下來會發生的事不用多說,連戀愛素人的我都明白。
知道上面兩個人在交往的事實就很足夠,我可沒興趣再繼續追究下去。
迅速的將門拉上,再順手拖走從後半段已經陣亡許久的一松下樓。


啊啊~就精神方面來說,真的是個多災多難的下午。
沒想到長兄兩人會是這樣的關係,在心裡感嘆的同時,卻意外的沒有太大的厭惡感。
以常識人自居的我,最終仍逃不過松野家奇妙的氣場影響,很快的接受了答案。
不過回想長兄兩人的互動,客觀來說實在是肉麻到不行。
明明沒有吃下任何甜食,但胸口那種甜膩的感覺遲遲無法散去。


果然,現充什麼的還是早早爆發吧──!!

 

 

 

Fin.


 

後記:
這篇文章的誕生經緯是這樣的…
→想寫第三人視點的カラおそ
→那就選チョロ松吧!
→也把一松加近去好了,湊年中
→用チョロ松第一人稱視點描寫如何?
→被現充光波轟炸的年中
→把想寫的東西通通塞進去就對了
→為什麼會變這樣(困惑now)

總之就是在「啊啊啊啊喔喔喔喔喔」這樣的感覺中把文章完成的(抽象)
沒有計畫的一直把想塞的東西塞進去,不過通通寫出來我也就滿足了,雖然寫到最後個性好像通通都跑掉就是^q^

最後的最後再放上段的蛇足↓

 

 

 

 

 

 

 

 

 


【蛇足】
‧長兄外的弟弟全員登場
‧恢復到普通的第三人稱描寫



「結果如何?」
「完全的黑判定。」
「我就說吧~」


回到樓下,先前外出的トド松和十四松正坐在客廳玩野球盤。
看チョロ松和一松的樣子,瞬間了解他們兩個是去確認長兄關係的傳聞是否為真,於是隨口問道。
而チョロ松兩手一攤搖搖頭述說結果,トド松得意的誇讚自己的觀察力。


「不過這麼明顯,鈍松哥哥到現在才查覺也太遲了吧,果然是經驗值零的戀愛素人。」
「說誰是鈍松啊?!每次約會都失敗的無情雙面怪獸!」
「呿,我說的也是事實啊。」


慣例的進行一小段無防禦的言語互毆後,トド松不滿的嘟起嘴補充。


「カラ松哥哥不管在眼神還是態度上,對我們和對おそ松哥哥完全就不一樣。像他這樣直腸子的人,想藏根本藏不住。」
「是嗎?在你和我說之前,我都只覺得那是カラ松對おそ松哥哥特別嚴厲而已。」
「唉呀~所以我才說チョロ松哥哥是鈍松,聽好了,那只是表面而已,表面。」


トド松到現在都還是十分了解自己搭擋的性格,面對チョロ松的疑問,他揮手駁斥。


「太過刻意反而顯得突出,的確おそ松哥哥有時也是挺欠揍的,但會表現出不一樣的態度是因為"特別",對一個人有特別不同的看法時,態度和言行自然就會跟著改變。」
「嘿~原來如此,Totty還真有你的。」
「不要這樣叫我!」


終究是捕捉人心的達人,チョロ松佩服的表示認同。


「那トド松,對上面兩個真的交往的這件事,你是怎麼看的?」
「沒什麼,反正長兄兩個幸福開心就好了不是嗎?」
「……背後的本心呢?」
「能夠少了兩個社會競爭者,當然沒有不支持的道理啊☆」
「這個雙面怪獸…」


トド松裝可愛的眨眼回答。
優等生般的標準答案,背後安定的有著辛辣補充說明,チョロ松不屑的啐了一聲。


「那十四松呢?你是怎麼發現的。」
「我?我呢,是從おそ松哥哥那邊看出來的喔!」


チョロ松把話題轉到十四松身上,像是被老師點名的學生般,十四松舉起手很有活力的說。


「雖然沒有カラ松哥哥這麼好懂,不過就像トド松說的一樣,因為"特別",おそ松哥哥才會那麼喜歡老是找カラ松哥哥麻煩。」
「……我們家的長男,連戀愛智商都只有小六程度嗎?」
「總比零經驗好囉。」
「閉嘴。」


十四松的觀察力也不下於トド松仔細,過長的衣袖掩住嘴角,很少看到他如此認真的樣子。
不過聽過他的分析,チョロ松不禁呆愣於おそ松幼稚的行為。
トド松則忍不住從中插嘴奚落三男,使他惱羞的吐出暴言。


「和カラ松哥哥一起的おそ松哥哥,每次看起來都特別的開心耀眼,所以我想尊重他們兩個人的意思。」
「十四松…」


雖然五男是六胞胎裡面最複雜、最難理解的哲學性人種,但他純粹的心意讓チョロ松非常感動。


「還有,多虧哥哥們的關係成立,這次的新刊比往年都來得大受好評喔!」
「哇啊啊啊啊──!!到底是怎麼了啊松野家!!」


收回前言,純粹的心意是純粹在別的地方。
十四松帶著燦爛的笑容拿出封面疑似長兄兩人的薄本,忽略右下角可能是R-18的標示字體,感覺到最終防線被擊垮的チョロ松整個人跪了下來,用力搥打地板宣洩自己憤恨的情緒。


「啊,請給我一本。」
「好喔~多謝惠顧!」
「慢著慢著這裡不是Comike,還有一松你真的要讀?!」


不曉得何時從復活的一松,自然的從帽T口袋掏出松果代替錢幣購買。
而十四松也很習慣的將書交過去,再熟練的把東西收入自己的口袋裡。
吃驚的チョロ松連忙問道,結果反而遭到一松鄙視的白眼。


「哈?說什麼傻話,チョロ松。身為長兄Boy(カラおそ派),哪有錯過的到理?」
「長兄Boy?!」


一松深刻的兄弟愛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但包容到這種地步,チョロ松還真不想知道。


一輪問下來,看樣子兄弟對長兄兩人修成正果都毫無異議,甚至還會大肆慶祝也不一定。
所以不要再感到不安了,おそ松哥哥、カラ松,快點說吧!別小看弟弟的接受力了。

 



《作業用BGM:ラブ・ストーリーは突然に クリス・ハート翻唱版》

 

創作者介紹

Voyage─雲想

翌日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宮月明(ミン)
  • 長兄好萌\\\\\\

    不過我個人是偏愛色松的\\\\\\(喂
    沒想到一松原來是這種屬性啊。(跪地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